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五百零八章 脱身
    就在钱通脸上笑意越来越盛之时,异变突生!

    沈落突然猛地一抬头,双目之中顿时闪过一抹光芒,手中法诀停止掐动,口中轻轻吐出了一个字:“去”。

    其话音刚落,钱通就发现自己身前亮起了一大片耀眼红光,一丛丛赤红火焰腾腾飞升,如凤仙花一般绽放了开来。

    他起先猛地一惊,但很快就发现这火焰虽然看着炽烈,但似乎并没有灼热温度。

    正疑惑间,一道纤细的火苗,突然上窜而出,直奔他的双眼而来。

    钱通心中猛然惊觉,神魂也一阵激荡,像是看到了最恐怖地武器一般,他下意识的抬手一扔,将纯阳剑胚扔了出去。

    沈落见状,心念随之一动,纯阳剑胚周身缠绕着赤红火焰,则立即迸射而至,直接贴着他的身侧,刺穿入了那粘稠黑液当中。

    纯阳剑胚方至,那粘稠黑液顿时被其上火焰点燃,直接烧穿出了一个大洞。

    剑胚前掠之势不止,火焰燃烧不息,黑色粘液中的大洞便越来越深,沈落身外裹缠的粘液被火焰波及,也纷纷化作一缕缕烟气消失不见了。

    “这是……红莲业火?”钱通这才猛然醒悟过来,眼中不禁闪过一丝惊惧之色。

    此等火焰来自地府炼狱,最是克制阴魂鬼物,对修士神魂同样极有威胁,一旦不小心被其侵入识海,神魂便会被烧灼一空,只留下一具空壳尸体。。

    所幸纯阳剑胚中的红莲业火数量有限,他才有机会扔掉剑胚,捡回一条命。

    沈落脱身之后,立即施展斜月步穿入纯阳剑胚打开的通道,在跃出煞鬼身体的瞬间,被纯阳剑胚接住,化作一道赤色虹光,极速远遁而去。

    钱通忙于收拾残局,只能眼睁睁看着他的背影远去,心中郁怒不已。

    而等苍木道长和女钏发现的时候,也已经为时已晚。

    钱通好不容易等到火焰全数熄灭,才将煞鬼收了起来? 就看到苍木老道和女钏已经了疾掠了过来。

    “钱通? 这是怎么回事?”苍木老道面有怒容,喝道。

    “被那小子摆了一道? 他身上藏有红莲业火? 差点伤到了我。”钱通面色凝重,说道。

    “红莲业火?”女钏眉头一皱? 神色也很不好看。

    “我想他很可能和地府有关,说不定就是地府派上来调查的。”钱通继续说道。

    他这一番言语? 成功将苍木老道两人关注的焦点? 从沈落逃走一事转移到了地府探查上。

    “若真是如此,这里就不能继续待了,得重新换个地方才行,至少转移到城南大安坊那边才行。”苍木老道面色阴沉? 良久后才说道。

    “即便如此? 钱道友你也难辞其咎。”女钏冷冷看了他一眼,说道。

    钱通点了点头,没有辩解什么,心底对沈落的恨意,却是越发深刻起来。

    另一边? 沈落一边忍受着体内渗入的阴煞之气侵扰,一边全力催动着纯阳剑胚极速飞掠? 尽快逃离了这片区域,往城东的常乐坊的方向飞遁而去。

    沿途可见城中到处烟火弥漫? 大量百姓正在城中守军和官府之人的护送下,朝着城北的方向溃逃而去。

    他一路到了宣化坊? 都没敢停留? 等回到常乐坊自己的院落前时? 才落身下来。

    坊内此刻一片死寂,街巷之中只有死尸,却根本看不到一个活人。

    沈落心中隐隐有些不安,闪身进入府邸中,略一查看后,才稍稍放下心来,院内布置的法阵都还完好,可见并无外人闯入。

    就在这时,一个嗓音忽然从墙角一处阴影中传来。

    “主人,您回来了。”

    紧接着,鬼将的身影从中闪身而出,来到了他的身前。

    “常乐坊这边发生了什么事?”沈落皱眉问道。

    “主人,你走之后,又有大批鬼物杀了过来,我尽力斩杀了一些。后来官府带人杀了过来,护着残余百姓朝城北皇城方向退去了,我就回了园中等你。”鬼将说道。

    “你做的很好,先回乾坤袋内吧,里面积攒了不少阴煞之气,你且吸纳炼化了再说。”沈落点了点头,说道。

    “是。”鬼将应了一声,身形一缩,便飞入了乾坤袋中。

    而后,沈落目光一扫院子,手腕一转,从琳琅环中取出数面三角阵旗,在院中布置起来,眼下情况有变,只靠原先的简易法阵,恐有不逮。

    做完这一切之后,他才缓步走回房内。

    才刚坐下,沈落的胸口便猛地一阵起伏,“哇”地喷出一口瘀血来。

    他连忙盘膝坐好,双手掐诀开始运转法力调息起来,纯阳剑胚因为先前消耗过剧的缘故,调动了好几次都没有反应。

    沈落只好缓了半刻钟,才再次尝试起来。

    这次剑胚倒是没有再沉寂不动,而是开始在其经脉之内,窍穴之间缓缓游走穿梭,将其内侵染的阴煞之气一点点逼出体外。

    对于这点阴气,沈落也没浪费,全都收纳入了乾坤袋中。

    就在这时,屋外忽然传来一阵异响。

    沈落立马警觉,立即站起身,来到墙边推窗向外望去,就见院内布置的法阵正有异动传来,似乎有阴煞鬼物正在朝这边靠近。

    “不对,按时辰算,此刻应该已过了巳时,早该天光大亮了才对?”沈落忽然猛一抬头,朝高空望去,只见天幕之上,黑色浓云覆盖,竟是不见半点天光落下。

    那浓云压城,距离地面并不算太高,里面可见阵阵阴风卷动,煞气盈天。

    沈落正惊疑间,院内的法阵反应越来越大,开始亮起阵阵水蓝光芒。

    “轰”的一声响!

    门楼旁的一面院墙忽然崩塌,一道丈许高的漆黑身影冲撞而入,却是一具浑身生满铜锈的披甲僵尸冲了进来,一脚踩在了院内地面上的法阵中。

    只见法阵上连接着的数面三角小旗“哗啦”作响,纷纷在法阵牵引下掠向那披甲僵尸,将其团团围住后,“砰砰”的全都炸裂开来。

    一团团黄色火焰从小旗上喷涌而出,瞬间就将披甲僵尸吞没了进去,剧烈燃烧起来。

    那僵尸慌忙拍打身上火焰,却根本无济于事,反倒引得火焰缠绕在了周身各处,烧灼得它惨嚎连连,浑身冒起腥臭黑烟。

    沈落见状,抬手一挥,一道赤红剑光转瞬即至,又飞快掠回。

    披甲僵尸头颅应声掉落在地,惨嚎之声戛然而止。

    然而,其先前弄出的动静不小,已经有不少阴煞鬼物开始朝着这边聚集过来,沈落心知此处已经不能再留了,便打算立即前往程国公府邸。

    他稍作收拾之后,立即离开了小院,一路往城北方向疾驰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