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五百零七章 不守信用
    “你说的不错,若非是我主动献出剑胚,哪怕你杀了我剖尸也是无济于事。只是我要怎么相信你,在拿到剑胚的时候,会遵守约定放我离开?”沈落略一沉吟,如此回问道。

    “人为刀俎,你为鱼肉,眼下你除了相信我,还有别的选择吗?”钱通闻言,却是丝毫不在意,不紧不慢地问道。

    “道友若是如此说的话,那我宁愿鱼死网破,也不要被阁下算计。”沈落没有丝毫迟疑,直接说道。

    沈落说完这句后,识海空间陷入了一阵寂静。

    “这位道友,何必如此?我与那两个炼身坛的家伙不同,可没有什么一心为圣主的抱负,我只是个生意人,唯图利耳。只要你肯老老实实,毫无保留地将剑胚交给我,那我就有障眼之法,让你活着逃走,毕竟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的道理,不用我说,道友应该也清楚的。”片刻之后,钱通的声音再次响起,带着几分蛊惑的说道。

    “果然又是炼身坛在搞事情。。”沈落心中一动,暗自思量起来。

    “道友,你可没有太多时间考虑了,那两个家伙也不是好忽悠的。”钱通见沈落不说话,便催促道。

    “只要我交出剑胚,你就真的肯放我走?”沈落眉头紧皱,传音问道。

    “做生意,自然是以诚信为先,况且这也是合则两利的事情,我干嘛不肯?”钱通见他有所动摇,立即笑着说道。

    沈落听罢? 犹豫片刻后? 问道:“你且说说,如何能让我安然逃离?”

    “这个简单? 只要你交了剑胚给我? 我便会让煞鬼放出一道空隙,你掩藏住了气息? 自顾逃走便是。他们俩要催动大阵,不会疑心此处的。”

    说话间? 钱通抬手一挥? 那些缠绕在沈落周身的黑色粘液也纷纷退散开来,给他留出了一个方圆丈许的活动空间。

    “既然阁下这么有诚意……我自然也不必为了一柄剑胚就白白丢了性命,只是我这剑胚一旦放出来,就有法力波动外放? 会被他们知晓的。”沈落有些担忧的说道。

    “这个无妨? 我也进到煞鬼体内,只要剑胚不出煞鬼身体,就被我收起来,他们也就无从察觉了。”钱通似早计划好了一切,迫不及待的说道。

    “还是道友心思缜密? 那就如此吧。”沈落传音说道。

    其话音刚落,周围的黑色粘液再次倒退? 身外活动的空间也随之扩大了数倍。

    这时,煞鬼腹部位置忽然分裂开一道口子? 钱通的身影瞬间闪了进来,与沈落隔开数丈? 笑着望了过来。

    “还不知道友如何称呼?”钱通开口问道。

    “在下姓沈? 不过是碧水门内的一个无名小卒而已? 不值一提。”沈落抱了抱拳,说道。

    他先前一直使用水法,故而假称自己是碧水门之人。

    “哦,你是碧水门弟子?”钱通闻言,有些诧异道。

    沈落点了点头。

    “如此说来,咱们还算有些渊源,我与你们门内一位长老关系莫逆,今日放了你,也算是情分所在。”钱通脸上笑意更浓,开口说道。

    “敢问道友是……”沈落故作疑惑,问道。

    “在下阴财神钱通,不知沈道友可曾听过?”钱通问道。

    “原来是财可通鬼的钱通道友,久仰久仰。”沈落马上抱拳说道。

    对于此人的名头,他还当真听说过,知道其是一名转发死人财的鬼修,只是平日里传言中都说他是个独来独往的散修,没想到竟然也入了炼身坛的麾下。

    “既然都有旧识,沈道友也该放心了吧?咱们还是快点交易,时间太久恐引来苍木道人他们的疑心。”钱通脸上笑意不减,口中催促道。

    “我也正有此意,钱道友不妨先打开一点缝隙,我再将剑胚交予你,如何?”沈落朝周围看了一眼,神情间有些迟疑的说道。

    说罢,他手腕一转,纯阳剑胚便悠然浮现在了他的掌心,只是其表面光芒内敛,几乎没有多少法力波动传出。

    钱通的目光落在剑胚上,顿时一亮。

    “既然沈道友已经拿出了诚意,我也没有什么好婆婆妈妈的。”说罢,他并指在身前一划,前方的黑色粘液便分裂开一道纤细痕迹。

    “多谢了。”

    沈落道谢一声,抬手一挥,将纯阳剑胚抛向钱通,身影也同时一闪,急忙朝那道裂开的缝隙疾掠而去。

    纯阳剑胚在虚空之中缓缓飘过,看起来没有丝毫攻击力。

    钱通面色一喜,便要伸手去抓。

    只是在剑胚临近钱通的瞬间,剑胚之上忽然响起一声剑鸣,仿佛突然活过来了一般,亮起一道赤色红光,“嗖”地一下,直射向了钱通心口。

    钱通对此似乎早有所料,脸上没有丝毫慌张神情,一只手继续不紧不慢的抓向飞射而来的剑胚,另一只手则朝着沈落这边一挥。

    沈落刚冲到那处缝隙前,那里便乌光一闪,重新愈合完毕,四周反有浓黑粘液再次扑了上来,如活物触手一般,将他周身缠绕了进去。

    一股股强烈的阴煞之力再次如波涛般汹涌而来,朝着他的体内侵袭进去。

    另一边,“铮”的一声金属交击之声响起,钱通的手上不知何时戴上了一只银色的金属手套,竟是一把攥住了纯阳剑胚。

    任凭纯阳剑胚上光芒如何闪动,却始终无法挣脱。

    “嘿嘿,沈道友,非是在下不守信用,实在是你不守信用,恶意偷袭于我,那就怪不得钱某人破坏交易了。”

    钱通望向沈落,脸上笑意越来越肆意。

    沈落闻言,并没有言语相争,只是冷冷地注视着对方,双手却在袖中悄悄掐动着什么。

    “好了,剑胚到手,也就不用跟你废话了,送你上路罢。放心,看在几分情面上,会给你个痛快的。”钱通见沈落没有答话的意思,顿时也失去了兴致。

    说罢,他竖起一手,虚空猛地一握。

    对面的黑色粘液顿时收紧,狠狠地挤压起沈落的身躯来。

    伴随着阵阵“咔咔”声音作响,沈落的胸骨都被压得内陷了下去,脸上因痛苦而扭曲,似乎连呼吸都无法做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