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506.第五百零六章 私下交易
    沈落见逃脱不开,身形猛地一扭,整个人如陀螺一般在水面旋转不定,一股股法力波动随着他的动作外放而出,引得方才稍稍平稳的湖面再起惊涛。

    只见他力从身起,猛然攥紧一拳朝着高空砸了过去,体内法力顿时如江河上涌,狂冲而出,被他法力搅动的湖水浪涛也随之极速卷动,猛然冲上天空。

    拔地而起的水浪剧烈旋转,如同一条青色苍龙,一头撞在了下坠而来的金色元宝上,直将其打得金光巨颤,摇晃不已。

    可其下落之势却只是稍稍一缓,便又继续倾轧而下。

    “这小子于水法一道,倒是当真不弱。”钱通感受到自己法器上传来的剧烈波动,也有些讶异道。

    说罢,他手中法诀再次一掐,朝着空中的金元宝隔空一点指。

    那明晃晃的金元宝上,开始浮现出一抹黑气,并且迅速蔓延开来,将整个元宝侵染成了乌黑之色。

    “嘀嗒”

    沈落忽然觉得额头一凉,一滴黑色水液忽然从头顶上方无声无息的滴落下来。

    一缕阴煞之气顿时渗入他的眉心。。

    紧接着,“嘀嗒”之声接连响起,那只化为乌黑之色的金元宝迅速融化,一场黑雨降落下来,瞬间将沈落整个人都淹没了进去。

    沈落还来不及掐出避水诀,整个人就被粘稠的黑色液体包裹,周身各处皆有森然的阴煞之气,透过他的皮肤,朝他体内钻去。

    他眼见于此,心中却并无惧意,眼中反倒有些喜色。

    其心念电转间,体内法力催动,腰间悬挂的乾坤袋立即袋口敞开,其中乌光大作。

    一缕缕缠绕在他体外的阴煞之气顿时疯狂涌动,被乾坤袋口搅动的乌光吸纳,开始快速流入其中。

    “呵呵,果然是有乾坤袋在身上,苍木道友,女钏道友? 一会儿杀了此人? 这件法器大家伙可都别和我抢。”钱通眼见于此,面上喜色更甚? 大声叫嚷道。

    “啧啧? 那种鬼气森森的东西,也就只有你才喜欢。”女钏斜瞥了一眼? 嗤之以鼻道。

    “钱通道友,别玩太过了? 赶紧料理了他? 咱们还有正事要做。”苍木老道皱眉说道。

    钱通听闻此言,面上神色也收敛了几分,露出一丝凝重之色。

    紧接着,就见其手腕一转? 掌心中随即浮现出一张暗紫色的符箓? 上面符文古怪,顶端以“冥”字开笔,末端则绘有一张阴森鬼脸。

    只见其随手一抛,那张紫色符箓就笔直飞出,落入了黑色水液当中。

    “腾”的一声响? 紫色符箓上蹿出一团火苗,剧烈燃烧了起来? 一道浓重的黑色影子从符纸火焰中凭空生出。

    其现身之后,四周的黑色水液立即纷纷涌入黑影当中? 很快凝聚出一头体型庞大的漆黑鬼物,浑身散发着浓郁死气? 张口朝着沈落吞咬了下去。

    鬼物大口一张? 足有十数丈高? 里面一道漆黑漩涡浮现而出,极速旋转起来。

    沈落刚想施展斜月步逃离此处,其腰间的乾坤袋却突然极速鼓胀起来,里面隐约可见一道道浓郁阴气冲撞不已,似乎是受到了漩涡感召,拉扯着他朝巨口而去。

    他目光一凝,体内法力快速运转,朝着相反方向猛冲开去。

    可另一边,钱通的身影已经骤然闪至,脸上笑眯眯地朝他一掌拍出。

    沈落连忙运起法力抵挡,却仍是不敌,被一掌打退,倒飞了回去,身后的巨大鬼物已经张口一吞,将他整个人吞入了腹中。

    “入了我这煞鬼的腹中,用不了片刻,就会被煞气侵蚀,消磨掉神魂灵智,沦为一具行尸走肉,这样带回总坛的话,圣主也能多出一具尸蛊,也算是物尽其用了。”钱通拍了拍手,颇为自得道。

    “既然已经拿下了他,你就再照看一会儿,我跟女钏继续催动玄阴大阵,单凭阵法自己运转从幽冥地府召唤鬼物,速度终究还是有些慢了。”苍木老道徐徐说道。

    “没问题,你们放心去吧。”钱通点了点头,说道。

    “钱通道友,除了那件乾坤袋确定是你的无疑,其他东西你可别想着私藏,咱们完事之后再行分配。”女钏烟波一转,笑着说道。

    “那是自然。”钱通眼珠子一转,口中“嘿嘿”笑道。

    女钏闻言,手掌一挥,四周方圆百丈外的虚空中幽光一闪,浮现出一根根纤细无比的黑色晶线,彼此之间纵横交错,看起来就和蛛网无异。

    紧接着,其食指上的一枚黑色戒环乌光一闪,那张蛛网便立即收缩而回,掠入戒环内,消失不见了。

    等到其与苍木老道回到岸上,钱通眉头微微一挑,眼中闪过一丝狡黠之色。

    只见其笼在袖中的手掌忽然一掐,捏了一个古怪法诀,双眼之中随即亮起一圈淡金色的光芒,朝着煞鬼体内探查而去。

    他先前所说想要乾坤袋的确不假,但其实心中有一件更想要的东西,便是沈落在最开始与苍木老道交手时,曾短暂展露过的那柄赤红飞剑。

    他在那飞剑之上,察觉到了一丝异样气息,所以才阻止其他两人出手,想利用煞鬼之躯作为掩护,独吞那件宝物。

    随着其双目中的金色光芒亮起,煞鬼体内的状况也立即显现在其眼中。

    此刻,沈落正被无数黑色粘液,沾粘住了手脚和后背,周遭阴煞之气不断侵蚀,他整个人苦苦挣扎,却怎么都脱不开身。

    “这位道友,咱们打个商量如何?只要你肯交出一样宝物,我就可以故作失手,放你安然离去。”就在这时,沈落脑海中突然响起了钱通的声音。

    与此同时,不断入侵他的阴煞之气,也突然微微一滞,停了下来。

    “你想要什么东西,杀了我不一样也能自取,何必与我商量?”沈落知道这是对方在表达诚意,遂也停止了挣扎,冷静问道。

    “这件东西不一样,乃是孕育于你体内的那柄剑胚,一旦你身死,这东西恐怕也难保存下来吧?”钱通的嗓音再次响起。

    沈落眉头微微皱起,这家伙贪念不小,竟是想要打他纯阳剑胚的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