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五百零五章 灭口
    清癯老道脚踩着一片硕大的青色荷叶,低头俯视着沈落,口中轻嗤一声:

    “哼,雕虫小技。”

    说罢,其单手猛地一挥衣袖,两道青色旋风立即从其袖袍中鼓荡而出,与那两道漩涡水刃撞击在了一起。

    “砰砰”两声爆鸣响起,半空青光炸裂,两道水刃也随之爆裂开来

    沈落见状,眉头紧皱了起来,也明白了自己与那老道的差距,心中便已经萌生了退意。

    那名清癯老道双眼微微一眯,手掌骤然一挥,其鼓荡的衣袖中,顿时有一道金色华光疾射而出,在半空中化作一条金色长绳,朝着沈落捆缚下来。

    沈落脚下月光残影闪动,身形早已经暴退开来,与此同时,手掌挥动间,袖中同样疾风大作,一柄蛇形长剑飞射而出,直奔老道而去。

    剑身蓝光陡然暴涨,如一条蓝色蛇蟒在天空游弋,数息间就抵近了老道身前。

    “这点能耐,也敢独自来此送死?”老道见这飞剑临近,眼中讥讽之色更甚,抬掌朝前猛然拍出。

    只见其掌心光芒吞吐,一道巨大的青光手印凭空浮现,直接抵住了沈落的飞剑。

    沈落一边躲避金色长绳追击,一边催动长剑突进,可剑尖前方的虚空中好似凝结了一层青光壁障,任凭他如何鼓动法力,却始终无法寸进。

    就在这时,他忽然嘴角一咧,掐诀的手掌朝旁一挥,那蓝光涌动的长剑上,顿时传来“咔”的一声轻响。。

    只见两道纤细蓝光突然从长剑之上分离而出,一左一右绕过青光手印,如两条蓝色小蛇一般,以迅雷之势骤然蹿出,疾掠向老道头颅。

    “子母剑!”

    老道眉头一挑,眼中却无意外之色? 只是口中突然爆喝一声? 周身衣衫骤然鼓胀而起,以其自身为中心? 一股强横气势瞬间炸裂开来。

    两柄蓝色小剑顿时撞上了一堵无形气墙? 非但没能突刺进去,反而被打得倒飞了开来。

    老道见状很是满意? 手中青光再次暴涨,正打算一鼓作气上去? 将沈落这冒失闯进来的家伙一举灭杀? 神色却突然一变,猛然低头朝身下望去。

    只见一道赤红剑光不知何时,早已经绕到了他的身下,此刻正光芒暴涨朝着上方突刺而至? 那剑尖上似乎还突兀地亮着一道青光。

    老道这才醒悟过来? 方才的子母剑两次攻击,都不过是障眼法,身下这突袭而来的赤色飞剑才是真正的杀招。

    只是等他明白过来时,已经为时颇晚,那道飞剑的赤红光芒? 已经透过他脚下的青色荷叶显露了出来。

    下一瞬,一截剑尖就从荷叶中透了出来? 朝着他的小腹位置直刺了过去。

    老道眼中怒意一闪,另一只手掌掐了一个古怪法诀? 手掌周围便有青光喷涌,瞬间凝成了一面圆形光盾? 朝着突刺而来的纯阳剑胚砸了下去。

    剑尖抵近之时? 那道青光突然炸裂? 一声雷鸣轰然炸响!

    那道裹在纯阳剑胚尖端上的落雷符突然碎裂,一道手臂粗细的雪白雷电骤然蹿出,击打在光盾上的瞬间,炸开无数电丝。

    老道只觉得手臂一麻,掌心中的圆盾光芒迅速黯淡了下去。

    “咔”的一声轻响。

    青色圆盾瞬间碎裂,赤红剑光一穿而过,眼看就要刺穿老道的小腹。

    可就在此时,老道身上的灰白道袍光芒大作,一道太极双鱼图纹从中生出,如一层水幕般挡在了他的身前。

    纯阳剑胚的尖锋刺入双鱼图纹,只将其内压下陷,却未能一举刺穿,僵持在了那里。

    “这老家伙保命手段可真是不少。”沈落暗骂了一声,体内四条法脉同时亮起,连同着丹田内的法力一起鼓荡而出。

    前方的母剑和纯阳剑胚同时发出尖锐剑鸣,“铮铮”作响地突刺向老道。

    与此同时,“嗖嗖”两声锐响传来,方才被击退的两柄子剑也再次倒飞而回,从左右两侧刺向老道的太阳穴。

    眼看飞剑距离老道头颅不过寸许距离时,其前冲之势却突然一止,极速退了回去。

    不仅如此,就连纯阳剑胚和母剑也同时收起了攻势,飞回了沈落身边。

    他目光警惕地扫视了一眼四周,头顶上金光一闪,金甲仙衣也随之浮现而出。

    虽然一直与这老道一人交战,沈落的心神却一直留意着在场的所有人,就在刚才,他突然发现岸上广场法阵旁的那一对男女,身形突然一阵虚化,消失了。

    他这才惊醒,发觉先前那两人不过是幻影而已。

    “小家伙很警惕嘛……”这时,一个男子嗓音在他身侧数十丈外显现而出,正是那身着锦袍的矮胖男子,脸上依旧挂着和蔼笑容。

    “苍木老道,你不是吹嘘你一人就能处理吗?怎么这小子还活着?”另一边,那婀娜女子的身影也随之浮现而出,却是开口嘲讽道。

    “女钏,你别说风凉话,这小子没看起来那么好对付。”那老道却也不恼,开口说道。

    “苍木道友,我们已经探查过了,这小子的确是一个人来的,周围没有其他修士。”矮胖男子目光落向苍木老道,说道。

    “好,钱通道友,那就一起出手,尽快灭了口。”苍木老道点了点头,说道。

    “不急,反正有女钏道友在,不怕他脱逃,我对这小子有些兴趣,就让我戏耍一下再说。”名为钱通的矮胖男子“呵呵”一笑,说道。

    说话间,其大步向前一迈,手掌朝前一挥,袖间立即有一道金光喷涌而出。

    沈落定睛一看,就见金光之中赫然现出一枚金光灿灿的金元宝,并随风而长,几个呼吸间就变得有如房屋一般大,朝着他当头压了下来。

    沈落心中念头急转,脚下光影闪动,立即就要施展斜月步离开,可是那金元宝上却突然有大片金光笼罩而下,里面生出一股莫名的无形力量,将他牵绊在了原地,竟不能挣脱。

    “嘿嘿,金钱的诱惑,可不是谁都能抵挡的,有时候你是想逃也逃不掉。”钱通手抚着下巴,满脸笑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