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四百九十九章 玄阴开脉
    “抱歉,事关家父生死,小女子刚刚失态,还请沈道友勿怪。”马秀秀随即意识到举止不妥,面孔微红的说道。

    “马姑娘关心家人,人之常情而已。”沈落如此说道。

    “多谢沈道友体谅。”马秀秀谢了一声。

    她拿了忆梦符,似乎急着返回,很快便告辞离开。

    沈落目送此女身影远去,这才转身,朝另一个方向徐徐走去。

    ……

    长安城东,常乐坊。

    临近傍晚,坊市间华灯初上,映照得整条街道一片通红,街巷两边的酒肆楼阁里传来阵阵乐器奏鸣声和杯盏碰撞声,依旧是热闹非凡。。

    坊间较小的街巷里,一排排夜市食肆和小摊已经纷纷摆了出来,道旁到火炉锅釜上冒着暖白的烟气,到处传来杂乱的吆喝声。

    沈落行走其间,心思却一直飘游天外,他脑海里还在反复回味着白天与龙魂战斗的景象,心中倍感憋屈和郁闷,若是以他梦境中的境界和身手,断然不会是那般不敌的境况。

    这么一想,他想要尽快提升实力的念头,就变得越发热切起来。

    只是身上的二元真水已经消耗完毕,想要靠此物继续提升境界是无法做到了,只能再想想别的办法。

    “水盆羊肉,热腾腾的羊汤,软乎乎的肉……”这时,街边的吆喝声混合在一股浓郁的香气中,打断了他的思路。

    早已经过了辟谷期的沈落,竟然破天荒地被勾动了馋虫,坐在街边的食肆里,要了一碗热气腾腾的水盆羊肉,大快朵颐起来。

    路边小商贩与熟客们东一嘴西一嘴地闲聊着,有人扯到了近来城里妖魔鬼怪层出不穷的乱像,大都感慨长安城也不安稳了。

    有的抱怨世道不好,有的安慰自有官府照应,有的则称都是高来低去的神仙打架,跟他们平头老百姓关系不大,各种心思说法皆有,莫一是衷。

    沈落只是默默听着,没有插嘴说什么,心里却也是感慨万千? 当真等到那场惊天魔劫降临的时候? 这座天下的生灵,哪有一个可以置身事外的?

    吃饱喝足之后? 他付了账? 站起身打了个满足的饱嗝,离开摊位往自己住处走回去。

    沈落心里已经拿定了一个主意? 开始修炼玄阴开脉决,尝试开辟新的法脉? 从而提升自己的修行速度。

    “丹药真水毕竟是外物? 只有自身资质改善,才是真正上进之途。”沈落叹息道。

    先前已经粗通了一部分大开剥术,又有梦中修炼玄阴开脉决的经验打底,他多少还是有些信心? 能够开脉成功的。

    即便无法一次成功? 也有大开剥术来修复受损静脉和血肉创伤,风险都在可控范围,更何况如今他身上还有疗伤圣药乳灵丹。

    此丹可是号称只要不死,哪怕是吊着最后一口气,也能将人从垂死之境救回? 并修复任何伤势,可谓是一件保命利器。

    回到独院后? 沈落径直回了房间,开始闭目打坐。

    调息良久后? 他缓缓睁开双眼,手腕一翻? 取出一只红色瓷瓶放在身前? 而后又取出那只乾坤袋? 握在手中。

    尽管沈落对于玄阴开脉决的诸多运行细节,早已在脑海中回顾了千百遍,但真要施行起来还是有些担忧,必须做好万全准备。

    只见其手掌一挥,乾坤袋口缓缓打开,一缕黑色烟雾从中飘飞而出,紧接着那名凝魂期鬼将的身影也随之浮现了出来。

    “参见主人。”鬼将刚一现身,便冲着沈落抱拳说道。

    “不必多礼,今日叫你出来,是有一事要你帮忙。”沈落摆摆手道。

    “愿为主人肝脑涂地,还请尽管吩咐。”鬼将没有直起身,继续说道。

    军伍之辈多重信义,一旦收伏之后,往往更加忠诚,很显然这鬼将也不例外。

    “我要练一门秘法,需要借用你身上的阴煞之气,可能会对你造成些损伤,不过事后自会想办法补偿你的。”沈落说道。

    “主人之事,万死不辞,何敢求什么补偿。”鬼将毫不迟疑的说道。

    “好了,一会儿你只需盘膝静坐,其他事情一概不用理会。”沈落说道。

    “诺。”鬼将抱拳道。

    一语说罢,它便直接盘膝坐下,双手伏在膝上,如雕塑一般纹丝不动。

    沈落见状,双目微凝,视线落在了自己的小腿上。

    回到现实后第一次尝试玄阴开脉,他不打算直接从十二正经上入手,而是打算像梦境中一样,从那条阴跷脉的旁支经脉上开始尝试。

    毕竟这是他第一条以《玄阴开脉决》开辟成功的法脉,在此脉上失误最多,同样积攒的经验最多,能够避免很多不必要的错误。

    看了片刻后,沈落并起双指,如刀一般开始在自己的小腿上刻画起来,不多时便有一片花纹繁复的血色符纹法阵浮现其上。

    沈落看着其上如蚁兵一样排布的细微血珠,满意地点了点头,口中轻诵玄阴开脉法诀,并指朝着身前不远处的鬼将上虚空一点。

    其指尖上旋即迸射出一线白光,打在了鬼将身上。

    鬼将浑身猛地一颤,旋即如筛糠一般颤抖起来,双眼向上一翻,嘴巴无力地张了开来,一股浓稠的黑色雾气从其口中喷涌而出,朝着沈落流淌过来。

    “和六陈鞭中的阴煞之气似乎不太一样?”沈落迟疑道。

    当日六陈鞭中流出的阴煞之气乃是凝实的浓黑光线,而并非眼前这般的黑色雾气。

    沈落只是微微蹙了蹙眉,倒也没有多想什么,引着那缕浓稠黑雾朝着自己的小腿上落了下去。

    雾气覆盖住小腿的瞬间,顿时如同恶鬼嗅到了血食,竟是不用沈落牵引,便疯狂地朝其中钻了进去,只是沈落腿上的符纹很快亮起乌光,将这股阴煞之气制衡在了体表。

    紧接着,融入了黑色雾气的法阵开始运转起来,一股如同虫蚁噬咬的又麻又痛的感觉立即袭来,令沈落眉头不禁紧皱了起来。

    尽管他对这种感觉并不陌生,但还是无法做到完全平静。

    不过很快,他就稳住了心神,毕竟此刻正是蚁纹噬脉的关口,必须保持脉息不断,并在蚁纹牵引之下与阴煞之气相互结合,不可有丝毫分心。

    然而片刻之后,一股尖锐疼痛突然席卷而至,他的这条旁支经脉,还是断了。

    沈落忍着剧痛,连忙运转起大开剥术,紧急修复那条经脉。

    等到修复完成后,便又开始继续调动阴煞之气,再次尝试开辟此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