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四百九十六章?怪梦
    沈落面上如遭刀割,呼吸也被迫停,大吃一惊,脑袋一歪,勉强躲过这一掌,同时脚下月影光芒闪动,朝着旁边横掠开去。

    “砰”的一声,陆化鸣这一掌打在后面的墙壁上,砖石垒砌的墙壁竟然被击出一个大洞,屋内的家具更好像落叶一样被震飞出去。

    沈落不胜骇然,陆化鸣这一击之力,比他平日表现的实力强大了数倍。

    “陆兄,你怎么了?”他扬声呼喊。

    可陆化鸣仿若未闻,全身泛起一层白光,身影“嗖”的一下消失不见。

    沈落眼见此景,急忙再度施展斜月步朝旁边横掠,可他身形刚动,陆化鸣便鬼魅般出现在了身前,身后拖着一道长长的白色尾光。

    陆化鸣以手臂代剑,朝着沈落横斩而出。

    一道宏大白光从其手臂上射出,几乎充塞了整个房间,横扫千军之势劈向沈落。

    白光所过之处,一切事物也被一斩两段,竟然被剑气还要凌厉。

    沈落面色一惊,急忙向后急退,同时两手猛然一挥。。

    黄,绿两道光芒闪过,却是翠绿玉如意和金甲仙衣同时浮现而出,光芒大放的迎向白光。

    一声金铁交击巨响炸开!

    翠绿玉如意和金甲仙衣尽数被震飞,连翻数个跟头,沈落身体也是大震,蹬蹬向后连退两步,好在凌厉的白光也被震碎。

    可不容他喘息分毫,陆化鸣的身影鬼魅般出现在他身后。

    陆化鸣的手臂之上又泛起明亮无比的白色光芒,比之前的更胜,再次狠狠斩出。

    沈落顾不得震惊,两手再次一挥。

    一枚黄色小印在其身后滴溜溜的浮现而出,上面黄芒狂闪之下,“轰隆”一声,五座土黄色山峰凝现而出,和真正的山峰几乎没有差别,散发出山岳般雄浑的气息。

    进阶凝魂期,五岳山形印这件极品法器的威力,终于开始发挥出来。

    五座山峰刚刚形成,白色光芒便飞射而至,怒涛般斩在五座山峰上。

    “轰”的一声巨响!

    看起来坚不可摧的五岳山形竟然被斩出一道贯穿近半山体深痕? 无数裂纹浮现其上? 并且飞快变大。

    沈落心下骇然,闪电般转身? 两手按在山峰上? 体内法力蜂拥注入其中。

    五座山峰上泛起一层黄光,上面的裂痕停止扩散? 晃动的山体开始稳定下来。

    可他身后白影一花,陆化鸣闪现而至? 其手臂上的白光更胜? 几乎将其半个身体都淹没在了其中,散发出的气息又强大了数倍。

    沈落面露惊骇之色,向后转身。

    可不等他转过身来,陆化鸣手臂已经抬起? 上面的白光喷涌而出? 形成一道擎天巨剑,便要斩出。

    沈落额头泛起一层冷汗,右手赤红剑芒大盛,纯阳剑胚闪现而出,一团红莲业火熊熊燃起。

    而他的左手边银光一闪? 银玉琢浮现而出。

    纯阳剑胚和银玉琢都是攻击法器,并不擅长防御? 可是翠绿玉如意和金甲仙衣被震飞,五岳山形印这个样子也用不上? 他只能拼尽全力抵挡此击了。

    就在此刻,陆化鸣身形突然僵住? 空洞的眼眸泛起色彩? 身上白光却飞快消散。

    沈落眼见此景? 暗暗惊讶,却也不敢放松。

    几个呼吸后,陆化鸣彻底恢复了过来。

    他看着一片狼藉的房间,以及狼狈不堪的沈落,呆了一下。

    “沈兄,你没事吧?”陆化鸣奔到沈落旁边,满脸歉意地说道。

    沈落见其彻底恢复过来,这才放心,翻手收起了纯阳剑胚和银玉琢,又将被震飞了翠绿玉如意和五岳山形印收回来,这才说道:“还好,陆兄你刚刚怎么了,好像变成了另一个人。”

    陆化鸣面露迟疑之色,低下头来。。

    “陆兄既然有难言之隐,那不说也罢。”沈落没有勉强,摆手道。

    “其实也没有什么要刻意隐瞒的,况且我差点伤害了沈兄,必须给你一个交代。”陆化鸣抬起头来,展颜一笑的说道。

    “我的身体有些异样,睡着之后有时会梦到很多奇怪的东西,变成另外一个实力强大的人。”不等沈落回应,陆化鸣继续说了下去。

    “梦中变成另外一个人?”沈落闻言一怔,这和他有些相似。

    “是的,而且我一旦做起这种梦,现实中的身体会不受控制,擅自行动,有时会像刚才那样,攻击身边的人,而且会发挥出远超我本人的力量。”陆化鸣苦笑的说道。

    “怎么会这样?程国公知不知道此事?”沈落问道。

    “师傅也说不清楚我为何会如此,所以我只有尽量少睡觉,万不得已时也尽量远离众人入睡。只是这次去阴岭山古墓,连续战斗了几天都没有休息,回来之后又喝了酒,竟然忘了沈兄在此,不知不觉睡着了,真是抱歉。”陆化鸣再次致歉道。

    “没什么,难怪程国公不许你喝酒,原来是这个缘故。”沈落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笑道。

    陆化鸣尴尬的挠了挠头。

    “好了,不说这些,刚刚程国公让人过来传讯,要召见我们,快过去吧。”沈落说道。

    “那我们快走,师傅最讨厌别人迟到!”陆化鸣急忙说道。

    两人整理了一下仪容,顾不得收拾屋里的情况,快步来到外面。

    两人在屋子里大战了一场,沈落以为外面已经来了很多大唐官府的人,正在想怎么解释,可屋外竟然一个人也没有。

    不仅如此,来到外面,他才看的更清楚,屋内虽然被二人交手打的稀巴烂,可从外面看,陆化鸣的这个住处几乎完好无损。

    “为了防止我入睡时身体胡闹,造成不必要的损失,这间住所的四面外墙都是用特殊材料建造而成,还附带了一些禁制,里面的动静传不到外面来的。”陆化鸣看出了沈落的疑惑,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沈落这才明白过来。

    接下来,二人离开住处,很快来到之前去过一次的大唐官府主殿。

    主殿这里的摆设和之前还是一样,不过主座上除了程咬金,那个黄木上人也在。

    沈落二人急忙上前见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