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四百九十五章?镇服
    只见乾坤袋内,将军鬼物满脸痛苦之色,身上鬼气更在剧烈波动,飞快变得松散。

    他急忙想要收住铃铛,可此铃根本不被他控制,还在自顾自地在那里震响。

    就在此刻,将军鬼物脸上的痛苦神情突然飞快消退,变得茫然起来,眼神空洞无神,好像突然被抽走了所有灵智一般,和之前河岸那里的鬼物一样。

    沈落因为之前又一直在用驯鬼术试图驯服此鬼,驯鬼术的影响还在,对于其此刻的状态感应得更加清楚。

    将军鬼物的灵智被那铃声影响,彻底变得混混沌沌,丧失了一切抵抗之力。

    “这铃铛竟然这么厉害,这家伙可是货真价实的凝魂期厉鬼,在这铃声面前全无抵挡之力,只不过里面残余的能量不多,最多还能敲响一两次吧。”沈落虽然是第二次见识铃声的作用,仍旧暗暗感叹。

    “此獠如今变得灵智昏聩,正好施展驯鬼法,将其彻底收服!”他突然想起一事,立刻将乾坤袋拿在手中,两手泛起一层黑光,车轮般掐诀起来。

    无数黑色符文从他指尖射出,暴雨般涌进袋内,渗透进将军鬼物的脑袋。

    将军鬼物此刻灵智放空,身上鬼气也变得异常松散,丝毫没有抵挡驯鬼之术,任凭沈落施法。。

    黑色符文轻易进入将军鬼物脑袋深处,而后凝聚到一起,逐渐形成一个黑色符文,和通灵役妖之术的通灵印记很相似。

    其实驭鬼也好,役妖也罢,原理是一样的,都是在对方体内种下自己的印记,从而操控对方。

    他心下暗喜之余,两手继续飞快掐诀,黑色符文缓缓变得完整,眼看便要成型。

    就在这时,屋内回荡的铃声突然减弱,随即彻底消失,将军鬼物空洞的眼神泛起波动,开始恢复清明。

    “糟糕!”沈落感应到这个情况,心下咯噔一下。

    他的驯鬼之术只是初学乍练,若是让将军鬼物恢复神智? 肯定会挣脱出去。

    他一咬牙? 再次敲响了铜铃,叮当的铃声再次响起。

    将军鬼物听到铃声? 身体一抖? 刚恢复一点的眼神再次变得空洞起来,呆立在了那里。

    沈落暗自松了口气? 两手继续掐诀。

    几个呼吸之后,他嘴角露出一丝笑容? 掐诀的双手一停。

    将军鬼物额头之上泛起一阵黑光? 一个完整的黑色符文在其中浮现而出。

    铜铃响声缓缓停歇,很快再次消失。

    随着铃声的消失,铜铃上突然泛起一层黄芒,摇曳了几下后铃铛突然重新化为了之前的黄色符箓? 并且“嗤啦”一声? 自行燃烧起来。

    沈落伸手想抓,可黄色符箓飞快化为了灰烬,随风飘散。

    见此情形,他叹了口气,无奈放下了手。

    “怎么回事?我无法控制身体了!”

    不多时? 乾坤袋内的将军鬼物也恢复了神志,立刻察觉到了自己身体的异样? 满脸惊恐地喃喃自语。

    “我用驯鬼之术在你体内种下了神魂印记,从今往后? 你就跟在我身边,好好为我效力? 我自不会亏待你。”沈落通过神识和将军鬼物沟通? 同时掐诀对着乾坤袋一点。

    袋内缠绕着将军鬼物身体的无数黑丝尽数松动? 飞快融入乾坤袋内。

    将军鬼物恢复了自由,可听了沈落的话语,先是一愣,而后现出狂怒之色,正要做什么。

    可它额头的黑色符文突然亮起,一股奇异的力量侵入其意识中,操控住了它的神智,让其不由自主的产生出对沈落的臣服之心。

    将军鬼物脸上怒色慢慢散去,变得茫然起来。

    但没有茫然多久,其眼中再次泛起怒色,接着额头印记又一次亮起,将其怒气再次平复。

    它的表情如此反复变化多次,最后终于平静下来,半跪在袋中,显然已然彻底臣服,朝沈落行了一礼:

    “参见……主人。”

    沈落将将军鬼物的神情变化看在眼中,暗赞纯阳宝典上的驯鬼之术精妙。

    “很好,从今以后,你就叫鬼将吧。”他取出暗红骷髅等三鬼的阴气核心,扔进乾坤袋。

    “多谢主人厚赐!”鬼将接下三物,面现喜色,再次拜谢。

    沈落不仅消除了一大隐患,更得了一个凝魂期的强大帮手,心下不觉有些兴奋。

    他将神识退出乾坤袋,闭目养神,恢复施展驯鬼术消耗的神魂之力。

    就在此刻,一个身穿大唐官府服饰的侍从来到门外,恭声道:“陆先生,国公大人请您和沈公子前去大殿见他。”

    沈落听了这话,起身朝内室看了一眼后,扬声道:“好,我们马上就过去。”

    侍从看到厅内只有沈落一眼,迟疑了一下后,答应一声,转身离开。

    沈落来到内室,陆化鸣还在闭目酣睡,显然没听到外面的动静。

    “陆兄,快起来,国公大人在传召我们。”他推了推陆化鸣。

    可陆化鸣睡的极沉,竟然还是没醒。

    沈落眉头一皱,修炼之人,哪怕只是炼气期,睡眠都极浅,稍微有些动静都会醒来,更别说是凝魂期修士。

    “陆兄!”他加大了力道。

    陆化鸣身体一震,坐了起来,缓缓睁开了眼睛。

    他的眸内浮现出一层白光,眼神看起来空洞异常。

    “陆兄……”沈落心中一惊。

    陆化鸣豁然转首看来,一掌朝沈落脸颊劈下,一股如有实质的掌风怒涛般汹涌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