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四百九十四章 挑拨
    “我若没有记错,上次的那个任务,除了陆贤侄,还有一个姓沈的散修牵扯其中,应该就是沈落小友你吧?”旁边的背剑男子突然含笑开口。

    此人身形高大,容貌威武,但说起话来,给人的感觉却很是和善。

    “宫前辈博闻强记,在下当日确实和陆道友一同参与了此事。”沈落迟疑了一下,点头说道。

    方才陆化鸣又暗地里传音过来,大致介绍了一下其他人的姓名,重点介绍了黄木上人身旁的二人,这背剑男子名为宫滇,旁边的宫裙少妇名叫尹一仙,都是大唐官府的供奉。

    “沈小友对于泾河龙王鬼魂脱困一事,可有什么头绪?”宫滇问道。

    “在下也是一头雾水,实在想不明白。”沈落摇头苦笑。

    宫滇看着沈落,眸中深处泛起一层水波般的异芒,轻轻荡漾。

    宫裙少妇和黄木上人脑袋轻转,都看了过来,宫滇微不可察的摇了摇头。。

    “算了,现在追究泾河龙王如何从地府脱困已经没有意义,当务之急是如何对付他。”黄木上人摆手道。

    “上人说的是。”宫滇颔首。

    “诸位前辈,这里虽然没有晚辈说话的地方,不过晚辈心中有一个疑惑,不知当说不当说。”一个声音突然响起,却是青华仙子身旁的武姓青年走了出来,恭声说道。

    沈落看到这人突然跳出来,心中泛起一丝不好的预感。

    “你是普陀山的武鸣贤侄吧,有什么话但说无妨。”宫滇笑道。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这位沈道友当日参与了地府任务,今天又在所有人之前发现泾河龙王踪迹,晚辈感觉太过巧合了些,不知诸位前辈以为如何?”武鸣继续保持恭敬的神态,轻声说道。

    此话一出,在场众人身体微微一震,看向沈落的视线泛起一丝怀疑。

    沈落心中一震,豁然看向武鸣。

    “在下只是说出心中所想之事,绝没有诋毁沈道友的意思,还望沈道友见谅。”武鸣毫无胆怯地迎着沈落的视线,一脸谦逊之色。

    “是吗?我还以为武道友是因为之前在宛丘城,被我击败而怀恨在心,蓄意报复呢,没有私心就好。”沈落含笑说道。

    武鸣面上露出一丝惊怒,但下一刻便隐藏起来。

    虽然他的神情变化只是一闪而逝? 但在场众人都是修为高深之辈? 如何会漏掉,对于沈落的怀疑稍减? 看向武鸣的视线则多出几分意味深长。

    “好了? 此事之后再说,先回大唐官府。青华道友? 眠月道友,二位也一同过去? 商议一下此事吧?”黄木上人开口? 语气带着一丝不悦,尤其看向那武鸣时,更是大为不满。

    作为大唐官府的高层,最不愿看到的便是手下人心不齐? 彼此勾心斗角。

    “是? 听凭黄木前辈安排。”青华仙子和眠月居士察觉到黄木上人的不悦,急忙答应。

    青华仙子还狠狠瞪了武鸣一眼,武鸣低头退到了一旁。

    “宫滇,你精通探查之术,留在此处带人探查一下四周? 看看可还有什么不妥之地。”黄木上人对旁边的宫滇说道。

    “是,上人放心。”宫滇点头答应。

    接下来? 黄木上人带着所有人朝大唐官府而去,沈落也被要求一同过去。

    “沈兄莫担心? 黄木上人目光如炬,不会相信小人的挑拨之言的。”陆化鸣来到沈落旁边? 低声说道。

    “我自然相信黄木上人? 不过我也觉得此事太凑巧? 接连两次撞上那泾河龙王。”沈落微微苦笑。

    “别这么说,幸好你今日遇上此事,否则会有更多百姓受害,那样的话,陛下也会怪罪下来,说起来,你又一次帮了我大唐官府的大忙。”陆化鸣感激的说道。

    “凑巧罢了,陆兄,你们出城是去了阴岭山脉?”沈落笑了笑,然后想起一事,问道。

    “是的,那里的古墓内的厉鬼突然暴动,外出伤人,花了好些时日,才终于将那些鬼物驱赶了回去。”陆化鸣一副疲累不堪的样子。

    沈落前不久刚从古墓里出来,有心多问一些阴岭山古墓的事情,只是因为武鸣的关系,他现在身负勾结鬼物的嫌疑,若让众人知晓他前不久曾经去过阴岭山古墓,只怕又要多生事端,只好忍住。

    “说起来,沈兄修为大进,已经踏足凝魂期了,可喜可贺。”陆化鸣上下打量沈落一眼,笑着说道。

    “运气好,侥幸突破而已。”沈落笑道。

    二人一边赶路,一边闲聊。

    一行人很快回到了大唐官府,黄木上人先和青华仙子,眠月居士等人去了主殿,似乎有重大事情要商量,让陆化鸣先带沈落下去休息,之后再召见他。

    陆化鸣带着沈落回到自己住处,一进屋,陆化鸣便抱着酒壶解馋,沈落也陪着喝了一些。

    不知是因为太劳累,还是酒劲上头,陆化鸣竟然没多久便趴在桌子上睡了过去。

    沈落将其送进内室的卧房休息,自己在外面的客厅闲坐,细细回想今日的整件事情的经过。

    这是他自从踏入修仙界,一直保持的一个习惯,总结遇到的事情,查找自己的不足之处,只有不断提高自己,才能在步步危险的修仙界走的更长远。

    “之前情况紧急,都没有来得及好好看看此物。”坐了一会,他突然想起一事,翻手将黄色符箓所化的黄铜铃铛取了出来。

    沈落神识没入其中,面上很快露出惊讶之色。

    这铃铛内竟然没有禁制,而且品质也没有什么特殊之处。

    他眉头微蹙,这铃铛能让鬼物失神,他原本以为是一件品级颇高的法器,谁知竟然只是一只普通的铃铛。

    不过这个铃铛也并未全无特别,铃铛内部蕴含一股奇异的能量,只是量并不多。

    沈落微一沉吟,运起法力敲响此铃。

    叮当……叮当……

    清脆的铃声在屋内回荡,很是好听,他感觉不到不妥之处。

    “嗯?”他目光一动。

    铃声响起后,铃铛内的那股奇异力量一下消耗了很多。

    “小子……快住手……啊……”一声痛苦的惨叫声却从他腰间的乾坤袋内传来,却是那个将军鬼物发出。

    沈落急忙将神识没入其中,面上现出惊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