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四百九十二章?援兵
    沈落一边运转大开剥术恢复小腿的伤势,一边手掐剑诀,赤光一闪,纯阳剑胚凭空浮现而出,他手腕再一抖。

    “哧溜”一声,纯阳剑胚化为一道十几丈的赤色剑虹,上面更浮现出一层赤红火焰,斩向暗红骷髅等三头鬼物。

    沈落修炼了纯阳剑诀,催动纯阳剑胚的速度快了不少,剑虹划过一道环形光圈,几乎同时斩在三鬼身上。

    三头鬼物显然没有预料到沈落的反击来的如此之快,虽然它们竭力躲闪,仍旧被剑虹所伤。

    血红鬼物被斩掉一条左臂,青面僵尸胸口被斩出一道巨大伤口,露出了里面的内脏。

    暗红骷髅站的地方距离沈落最近,两只手掌被纯阳剑胚削掉。

    三鬼的伤口处都沾染了些许红莲业火,此火是所有鬼物的克星,和刚才的暗红骷髅发出赤色火焰一样,飞快从伤口处朝它们身体其他部位蔓延。

    三头鬼物急忙各自施展手段,试图扑灭身上的红莲业火。

    沈落又岂会让它们得逞,手中剑诀一变,宏大的赤色剑虹立刻分裂,化为数十道小些的剑虹,暴雨般斩向三鬼而去。

    可这三头鬼物实力不弱,又没有像先前的幽魂鬼物那样,作死将纯阳剑胚吞进肚子,他纵然竭尽全力,仍旧被纠缠住,一时半会无法脱身。。

    河岸两边,已经有好几个百姓跳进了河内,来到了金光剑阵附近,飞蛾投火般直接扑了上去。

    金色剑影闪过,当即便有几个百姓被斩成两截,鲜血四溅,横尸当场。

    原本缠绕在几人身周的黑气融入尸体中,尸体飞快变得漆黑,然后直接爆裂而开,化为一团团黑红色的血污粘在了金色光柱上。

    光柱内金光闪动,剑气勃发,立刻将血污震飞大半,可仍旧有一片暗红痕迹牢牢吸附在上面。

    原本光芒耀眼的金色光柱立刻微微一黯,里面剑影运转也迟滞了一些。

    “哈哈!有用,果然有用,愚蠢的人族,成为孤龙首脱困的祭品吧。”中年书生的大笑声从黑气中传出,周围的黑气大起,朝着金光剑阵涌去。

    这次的黑气和之前不同,看起来更加凝厚,几如液体一般,眨眼间跨越了十几丈的距离,将金光剑阵团团包裹,从几块暗红血痕朝着里面渗透。

    金光剑阵立刻一亮,数十道粗大剑影斩向周围的黑气,将黑气斩的数十道口子。

    可这些黑气立刻弥合,继续朝金光剑阵渗透,金色光柱再次变得黯淡。

    “何方妖人,竟敢在长安城放肆!”一声惊雷般的怒喝从远处传来,声音未落,数道遁光便从远处飞射而至,显现出四道身影。

    沈落激战中转头望去,面上露出惊喜之色。

    四人中为首的一个正是陆化鸣,其他三人也都穿着大唐官府的服饰,看着修为也都不弱。

    几人并非是从大唐官府方向飞来,而是从城门口那里来的,似乎刚刚回城,注意到这里的动静,前来查看。

    “沈兄!这是怎么回事?”陆化鸣立刻认出了沈落,扬声问道。

    “陆兄你来得正好!这黑气中是泾河龙王的鬼魂,不知他用了什么办法竟然从那封印中逃了出来,正要用邪术驱使百姓血祭河中剑阵,取出里面镇压的龙首,万万不可让其得逞!”沈落一边和三鬼交手,一边简单的将事情的经过说了出来。

    陆化鸣等人听闻沈落此言,神情都是骤变。

    “几位,我听程国公说过,这金光河中藏有魏公亲自布下的金光剑阵,镇压一件邪物,看来就是这龙首无疑。”陆化鸣身后的一个身形高挑,秀丽文雅的年轻女子说道。

    另外两人是两个青年男子,一个眉清目秀,唇红齿白,另一个身形粗壮,虎背熊腰。

    两个青年男子不识得沈落,原本还有些疑虑,听了文雅女子这话,再无怀疑,便要扑向木桥的泾河龙王所在。

    “等一下,我和林师妹对付泾河龙王鬼魂,王,孙二位师弟去阻拦两岸百姓下河!”陆化鸣突然拦住其他人,飞快的说道。

    “好。”其他三人似乎对陆化鸣很是信服,立刻答应,分别射出。

    “蝼蚁之辈,拦下他们!”中年书生的声音从黑气中传出。

    附近鬼物立刻尽数扑出,将陆化鸣四人拦截下来,厮杀在一起。

    而两岸被操控百姓身上的龙形黑气此刻突然变大了不少,行走的速度也随之加快,纷纷小跑的跳进河内,朝金色光柱扑去。

    噗噗噗!

    转眼间又有不少百姓陨落而亡,然后尸体爆裂,化为血污侵染在金色光柱上。

    沈落眼见此景,心下大急。

    就在此刻,一道明亮黄光从岸边一个被操控的百姓身上亮起,那人身形立刻停下,正是留香阁那位名叫怜香的少女。

    一道黄符从其身上飞起,绽放出明亮的黄芒,然后黄符一变,化为一枚明黄色的铜铃。

    叮当……叮当……

    清脆的铃铛声从铜铃上发出,声音不大,但远远的传递了出去,河流两岸都能听到。

    两岸被操控的百姓听到这个声音,迷茫的神情出现点点波动,似乎要清醒过来,迈出的脚步也尽数停顿在了那里。

    相反,附近的鬼物听到这个声音,表情却尽数变得迷蒙起来,如同被施了迷魂术一样,呆立在了那里。

    正在和沈落交手的三头鬼物也是一样,突然呆立在了那里,一动不动。

    虽然不知发生了何事,但他面色一喜,手中剑诀急催。

    纯阳剑胚一晃之下化为无数赤色剑影,好像漫天剑雨笼罩下来,将暗红骷髅等三鬼笼罩在其中,猛然一绞。

    三鬼在红莲业火前脆弱无比,顿时被绞成粉碎。

    三件蕴含浓郁阴气的事物从它们身上掉出,却是一截暗红肋骨,一根血色弯角,还有一颗黑黄珠子。

    沈落翻手将三物收起,立刻催动纯阳剑胚斩向其他鬼物,目光却望向那半空的铜铃。

    “那符箓怎么变成了铜铃?对了,灰袍老道说铃声响起,就摔碎那翠绿玉石。”沈落猛然想起之前灰袍老道的话,立刻翻手取出那块翠绿玉石,朝着地面狠掷。

    “砰”的一声!

    玉石摔的粉碎,竟然化为大片绿色气体。

    绿气一出现,飞快朝木桥上的黑色法阵扑去,竟然融入其中。

    黑色法阵上的符文顿时被染成绿色,自行反向运转起来。

    木桥附近的那些鬼物身形突然变得透明,闪动了几下,尽数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