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四百九十一章?恶战群鬼
    沈落并未变色,嘴角反而露出一丝诡笑,手中剑诀蓦然一变,指尖红光大放,虚空一点而出。

    纯阳剑胚上“呼啦”一声,浮现出一团赤红火焰,正是红莲业火。

    那些黑丝被红莲业火一烧,立刻寸寸断裂,化为黑气飘散,剑胚顿时恢复了自由,上面的剑光立刻大盛,更有红莲业火掺杂其中,狠狠向前一斩而出。

    “嗤啦”一声!

    幽魂鬼物惨叫一声,背脊位置被斩出了一道丈许大的裂口,从中溢散出缕缕鬼气。

    沈落单手一挥,手中青色短斧一劈而出,再次发出一道粗大青色雷电射出,打在幽魂鬼物身上。

    青色雷电爆裂而开,将幽魂鬼物小半身躯撕裂吞没,化为黑气飘散。

    而幽魂鬼物体内的纯阳剑胚并未飞出,灵光一闪下,朝着另一个方向狠狠一斩。

    “嗤”鬼物身上再次出现一道更大的剑痕。

    幽魂鬼物身体彻底爆裂,化为了虚无,尚未溢散的鬼气中浮现一颗黑色圆珠,散发出惊人的阴气。

    “快!将此珠给我!”乾坤袋震动不已,里面的将军鬼物发出兴奋的大叫。。

    沈落挥手将圆珠摄入手中,随手扔进乾坤袋内后,身形不停的继续朝岸边百姓射去。

    嗖嗖!

    又有两只鬼物拦在前面,却是一只仅有孩童大小,头生双角,股后长尾的血红鬼物和一只身高两丈,青面獠牙的僵尸。

    两只鬼物身上鬼气不弱,达到了凝魂期层次,比起之前的幽魂虽然不及,却也没差太多。

    二鬼阻拦在前面的同时,也分别发出了攻击,血红鬼物一只爪子血光大放,虚空一抓。

    一只数丈大小的血色鬼爪脱手射出按向沈落,散发出闻之欲呕的浓郁血腥之气。

    青面僵尸则直接飞扑而出,硕大拳头上现出一层刺目黄芒,狠狠一击而出,一股磅礴巨力狂涌而至。

    沈落立刻一催头顶金甲仙衣,一个钟形护罩浮现而出,迎向二鬼的攻击。

    “铛铛”两声巨响,血红鬼爪应声碎裂,青面僵尸也身躯大震,被震飞出去。

    不过二鬼的实力毕竟强大,钟形护罩也嗡嗡鸣响,沈落身处其中身体也为之一震。

    他暗叹一声,纵然有金甲仙衣在手,可他资质平庸,法力和同阶存在相比还是差了一截。

    就在此刻,他身后灰影晃动,一具暗红骷髅鬼魅般凭空出现。

    暗红骷髅只有常人大小,眼中闪动着两团幽绿色光芒,身躯甚至有些破破烂烂,可身上的鬼气却异常庞大,远在血红鬼物和青面僵尸之上,就是和之前的幽魂鬼物相比也胜上一筹,几乎达到了凝魂期巅峰。

    且它身上的鬼气异常狂暴,好像火药一般。

    骷髅两只骨手在胸前虚张,赤光一闪,它手掌之间浮现出一团磨盘大小的赤色火球,里面更有隐现一个狰狞骷髅头颅。

    阵阵奇异的炙热气息从中一卷而出,好像深埋地底千万年棺木燃烧形成,不仅奇热无比,又带着怨毒的气息。

    赤色火球一凝聚,暗红骷髅两手立刻一推,巨大的赤色火球流星般射出,根本没有给沈落丝毫反应的时间,狠狠打在钟形护罩上。

    “轰隆”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

    一股蘑菇状黑红火云冲天而起,将钟形护罩淹没在了里面!

    木桥附近地面地震般颤抖起来,滚烫气浪一卷而开,将附近地面刮掉了一层,无数碎石弩箭般射出,朝四面八方射去。

    黑红火云深处,钟型护罩剧烈颤抖,飞快变得稀薄,上面更咔嚓一声,现出数道裂纹。

    沈落脸颊被震的苍白,双手一阵眼花缭乱的掐诀,然后死死按在护罩上,体内法力不计消耗的注入其中。

    钟型护罩黄芒大起,停止变薄,那几道裂痕也飞快弥合。

    不过在裂痕弥合前,仍旧有一缕赤色火焰飞了进来,落在沈落小腿上,瞬间将其衣服烧穿,竟然融入小腿内。

    沈落全心全意都在维持金甲仙衣,注意到这一缕火焰的时候,火焰已经融入他的体内。

    “噗”的一声,一丛赤色火焰在他腿上浮现,周围的皮肉迅速变得焦黑,更发出嘶嘶的声音,似虫鸣,又似毒蛇吐信。

    赤色火焰似乎能吞噬血肉精气,飞快变大,朝周围扩散而开。

    “糟了!”沈落心中咯噔一下,急忙运起法力阻拦赤色火焰的侵蚀。

    可这火焰看似寻常,却如同跗骨之蛆般牢牢吸附在他的血肉中,法力竟然阻挡不住它的扩散。

    “这是什么火焰,这么厉害!对,用大开剥术!”沈落面色阴沉,急思对策,脑海中灵光一闪,运转起了尚未练成的大开剥术。

    一团柔和白光在他小腿伤口周围出现,将其笼罩在内,赤色火焰顿时被阻挡住,不再蔓延。

    他缓过一口气,立刻运起全身法力朝小腿汇聚,一团耀眼蓝光在他腿上浮现,将赤色火焰层层包裹在内,狠狠一冲。

    “嗤嗤”声中,赤色火焰顿时被扑灭。

    沈落松了口气,运转大开剥术恢复受损的身体,面色突然一僵。

    他的大开剥术已经练成了剥皮,割肉,刻骨三个阶段,皮肉,骨头上的伤没什么,他一运起大开剥术,那些伤立刻开始好转。

    可一股火焰之力已经侵入进了他小腿的足少阴肾经,足少阴肾经飞快萎缩。

    沈落大急,顾不得尚未掌控大开剥术中的梳理经脉,全力运起大开剥术之力,不顾一切的朝经脉注去。

    经脉内剧痛起来,好像有万根钢针扎刺,以他坚韧的心性也忍不住闷哼了一声。

    可这剧痛袭来,也让他的头脑突然变得清晰起来,大开剥术的所有内容在他脑海中闪现而出,如江河决堤一般翻涌着。

    沈落刹那间似乎打破了某个瓶颈,对大开剥术的理解瞬间达到一个全新层次。

    大开剥术之力顺利注入足少阴肾经内,足少阴肾经上泛起一层白光,原本微缩的经脉顿时飞快复原。

    庞大的法力随即蜂拥而至,将经脉内的这一缕火焰之力泯灭。

    沈落心中一喜,大开剥术的瓶颈竟然被他在战斗中误打误撞突破,达到了梳理经脉的程度,这下可以修炼玄阴开脉法了。

    只不过,在那之前,需要先结束眼前的战斗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