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四百八十九章?龙首
    “我只是扔些金子而已,这些人自己跳了下去,与我何干。”中年书生单手一抖,“唰”的展开扇子,悠然说道。

    沈落知道此人不怀好意,当即也不理他,顾不得暴露身份,抬手朝下方河面虚空一抓。

    下面河面“哗啦”一响,十几只水掌浮现而出,抓向已经跳进河内的十几个人,便要将他们强行送上岸。

    可就在此刻,整个河面突然波涛汹涌,十几道触手般的黑气从河里冒出,巨蟒一样缠住了那些水掌,不让其靠近河内的百姓。

    而河内那些百姓眼中泛起一层血红光芒,满脸狂热之色,对于周围的斗法竟然恍如未见,纷纷朝着河底潜去,似乎被某种迷魂之术控制了心智。

    沈落面上变色,朝旁边的中年书生望去,脸色惊色更重。

    因为刚才还好好站在旁边的中年书生,此刻竟然凭空消失不见。

    他一直用神识感应周围的情况,竟然没有察觉那书生什么时候消失的。

    “那人果然有问题。。”他有些懊恼的跺了跺脚。

    只是现在不是追寻那中年书生的时候,河内的这些黑气邪气森森,一看就不是好东西,这些黑气阻拦他营救河内百姓,河底肯定发生了重大变故,必须尽快将那些人救出来。

    沈落纵身跃出,朝着河内扑去。

    河内黑气大盛,又射出十几条粗大黑色触手,狂舞不已,朝着一卷来。

    “哼!”

    沈落冷哼一声,身下亮起一道赤色剑光,托住他的身体朝旁边闪电般横移,躲开了这些黑色的抓摄。

    与此同时,他两手飞快掐诀,指间蓝光大放。

    轰隆隆!

    河面剧烈波动起来,形成一个二三十丈大小的漩涡,将河底冒出的所有黑色触手尽数卷入其中。

    闷雷般的水响从漩涡中心传来,更迸发出强悍的撕扯之力。

    嗤啦之声不断!

    河底冒出的黑色触手尽数被撕裂,化为道道黑雾飘散,但河中那些百姓却安然无恙,沈落操控水流竭力避开了那些人。

    虽然如此,那些人也被水流卷的四散。

    沈落正要再次凝聚水掌,将那些百姓送上岸。

    就在这时,嗡嗡的剑鸣巨响突然从河底传出,一道足有百丈粗细的金色光柱从河底腾起,直冲向天,光柱内还有无数大大小小的剑影闪动,更爆发出一股凌厉无比的剑气波动。

    沈落法力催生的漩涡,以及残留的黑气剿灭被这股剑气轻易消灭。

    河内那些百姓也瞬间被剑气斩碎,惨叫之声也来不及发出一下,就化为一片片肉泥。

    而沈落也被金色光柱波及,好在他反应极快,立刻御剑向后倒射而出,同时祭出金甲仙衣,护住全身。

    “铛”的一声巨响,一道粗大剑影从金色光柱内闪现,斩在钟形护罩上,将他连同护罩击飞出去。

    直飞出十几丈的距离,沈落才稳住身形,他头顶的金甲仙衣嗡嗡颤抖,身周的钟形护罩剧烈颤动,上面更出现一个巨大的斩痕,但并未被彻底斩破。

    沈落面上露出喜色之色,金甲仙衣的防御力竟然出乎其预料的强大,刚刚那道剑影远超凝魂期层次,隐隐能比拟出窍期修士的一击,竟然被此钟挡了下来。

    他随即看到染血的河水,脸上笑容僵住,神识朝下面一探,面色瞬间变得铁青。

    “不好!”沈落低声怒吼。

    他并不怨恨河中剑阵,这剑阵只是无智无识的死物而已,被触发后自动运转,这才斩杀阵内百姓。

    他恨的是那中年书生,让这么多百姓枉死于此。

    可那白衣书生不见踪影,他心中纵有怨气,也无处发泄,只能强行按捺下来。

    “这金色光柱怎么回事……里面那些剑影好像形成了一座剑阵,莫非这就是书生口中所说的斩龙剑剑气所化之法阵?不过魏征为何要在此处设下这座法阵?而且那书生为何要引百姓下河,触发剑阵?”沈落心中无数疑惑念头翻滚。

    河内斗法的动静远远传播开来,附近很多百姓聚集过来。

    “快看,那有一位仙师大人!”

    “这金光是啥,好吓人啊。”

    河岸附近的百姓对沈落和河中金色光柱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不过有些胆大的人却认为河中金光是有宝物即将出世,竟然毫不迟疑的跃入河中,朝剑阵游去。

    金色剑阵刚刚虽然击杀了十几人,可那些人尸首沉入河底,而且金色光柱太过耀眼,遮掩住了染血的河水,其他百姓并未看到。

    “诸位,那金光危险,莫要靠近!”沈落急忙喝道,抬手对着河面一点。

    “哗啦”一声,河中腾起两道数丈高的水墙,挡住了那几个不知死活的百姓。

    就在此刻,金色剑阵内异变再生,突然射出一道道粘稠的血光,浓浓的血腥之息弥漫开来,更有连绵不绝的的吼叫声从金色剑阵内传出。

    这吼声虽然不是很响,但似乎蕴含着震慑人心的力量,附近百姓两手捂耳,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这才意识到危险,想要朝远处逃离。

    可他们的双脚好像钉在了地上一般,无论如何使劲也迈不开脚步,身体完全不受自己控制。

    沈落自然也听到这个声音,头脑有些眩晕,只是他运起法力护住身体后,眩晕之感就飞快消退。

    而且,他觉得这个吼声,有些莫名的熟悉。

    岸上百姓的困境,他自然也注意到了,可他也无能为力,正要御水将这些人送到远处。

    “吼!”

    金光剑阵内的吼叫之声突然响亮了十倍,沈落胸口也突然挨了一记重锤,面色为之一白。

    而岸边百姓更是惨叫一片,足有数十人倒地不起,抱头惨叫。

    金色剑阵内的河面如同沸腾般剧烈翻滚,一个足有马车大小的事物缓缓浮现而出,竟然是一个硕大的金色兽头。

    这兽头布满了金鳞,头顶长着两根珊瑚状的金色犄角,眼若铜铃,下颌生须,竟然是一颗龙首。

    只是这龙首上浮现出一层血光,看起来非常邪异。

    “龙头!”沈落神情大变。

    “孤之龙首果然在此!魏征小儿,你真真无耻至极!”金色光柱附近虚空一动,那个白衣书生的身影凭空出现,冷笑一声后,两手虚空一抓。

    两道黑光从其掌心射出,化为两只房屋大小的黑色龙爪,直接没入金色光柱内,抓向那颗龙首。

    光柱内的剑阵立刻生出感应,无数大大小小的剑影金光大放,斩在两只黑色龙爪上。

    一连串“乒乒乓乓”的巨响声炸开!

    黑色龙爪顿时被劈的黑气翻滚,震颤不已,却没有被立刻斩灭,仍旧强行探入金光剑阵内,朝着里面的龙首抓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