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四百八十八章?再遇书生
    “小子,你以为凭借那半吊子的驯鬼法能收服本将军,还早了一百年呢!说起来还多亏了你不断刺激,我的灵智才能迅速开启,多谢你了。”将军鬼物哈哈大笑,言谈几乎和常人无异。

    沈落闻言,面色一沉。

    他这些时日不断用驯鬼术和这头将军鬼物沟通,本以为已经将其驯服大半,但看这情况,那鬼物之前一直在假装,反在利用他助自己开启灵智。

    “是吗?你的灵智已经大开,那很好,一头开启了灵智的凝魂期鬼物,应该能卖出一个很好的价钱。”他并未生气,反而含笑传音道。

    将军鬼物好像被一把捏住脖子的鸭子,大笑声戛然而止。

    “小子,我们做个交易如何?我助你解决长安城的鬼患,你放我自由。”将军鬼物沉默了一会,提出一个建议。

    “不可能,你这样的凝魂期鬼物一旦脱困,必定会对无辜生灵下手,还是老实待在我的乾坤袋内吧。。”沈落想也没想,一口拒绝。

    “你……哼!你以为凭借这个破袋子,真能困住本将军!”将军鬼物勃然大怒,身上鬼气爆发,冲击禁锢着它的乾坤袋禁制。

    乾坤袋震颤起来,泛起丝丝黑光。

    “你做什么,真想死吗?”沈落眼中杀气一闪,手按在乾坤袋上,一掐剑诀。

    纯阳剑胚从他袖中射出,一闪而逝的飞入乾坤袋内,并未引起附近人的注意。

    一进入乾坤袋,纯阳剑胚立刻红光大放,更浮现出丝丝红莲业火,剑尖点在将军鬼物眉心处,凌厉的剑气“嗤嗤”作响。

    将军鬼物顿时一动也不敢动,涌起的鬼气也缓缓收敛,因为灵智大开而产生的些许得意消失的一干二净。

    沈落如今已经进阶凝魂期,又有专克鬼物的红莲业火,要杀它当真再容易不过了。

    “仅此一次,下次再敢捣乱,休怪我剑下不留情。”沈落冷冰的声音传来,纯阳剑胚“嗖”的一声向上飞去。

    “小子,算你狠!我可以助你解决长安城的鬼患,不过你要弄些阴气进来,助我修炼。”将军鬼物冷哼一声,语气软了下来。

    “可以。”沈落权衡了一下,点头答应。

    他如今虽然有了神识,可论对阴气的感应,还是不如这将军鬼物,而且此獠只要愿意和他交流,他就另有法子将其收服,纯阳宝典内记载的驯鬼之术,可不止一种。

    “好,小子,那我就助你找到这头鬼物,不过杀了它后,此鬼体内的凝阴之物可要归我!”将军鬼物说道。

    “行。”沈落爽快点头。

    “记着你的话,前面不远处有一团阴气痕迹,正是那鬼物留下的。”将军鬼物说道,指点了一个位置。

    沈落朝那里望去,并未发现什么,于是将法力运于眼中,朝将军鬼物所指之处望去,口中不禁轻咦一声。

    只见那里的地上出现一团极淡的蓝色水渍痕迹,丝丝极淡的阴气从水渍中散发而出。

    他对阴气的感应远不如将军鬼物敏锐,分别不出差别,只是那怜香刚刚说看到了的是滴着水的无头鬼,将军鬼物应该没有撒谎。

    “还能感应到别的阴气水渍吗?”沈落朝周围看了几眼,没有发现别的蓝色水渍,追问道。

    “当然,向前走。”将军鬼物傲然说道,指点沈落朝前行去。

    走了一段距离,果然又发现了一团水渍阴气。

    “想不到你还有些本事。”沈落笑道。

    “那是当然。”将军鬼物轻哼一声。

    一人一鬼继续向前追寻,很快来到城东一座木桥附近,桥下是一条颇大的河流,哗哗流淌。

    此处距离沈落现在居住的常乐坊不远,这条河流他知道,名字颇为古怪,叫金光河。

    “那是?”他正要督促将军鬼物继续寻找,目光突然一闪。

    只见前方桥上站着一个白衣人影,正是那个白衣中年书生。

    “阁下,又见面了。”沈落心中念头转动,走上前去,含笑说道。

    “是你。”中年书生看到沈落,面上露出一丝惊讶。

    “在下正在追查一只无头鬼怪,一路追踪水迹至此,不知阁下站立于此多久了,可曾有什么发现?”沈落暗暗打量中年书生,问道。

    “不曾。”中年书生移开视线,继续眺望下面的河流,淡淡说道。

    “阁下身法如此惊人,也是修仙中人吧,那水迹就在这附近消失的,阁下真的毫无察觉?那敢问阁下又为何会在此驻足?”沈落眉头微皱的问道。

    “多年前,我曾到此一游,如今时隔多年,前来缅怀一二罢了。”中年书生语气平静的说道。

    沈落听书生这么说,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应。

    这个书生绝对有问题,可他一点也看不出来,而且对方有可能是修为高深之辈,他也不敢贸然试探。

    “今日你我多次相遇,也算有缘,我有一桩逸闻,不知你有没有兴趣听听。”中年书生突然看向沈落,说道。

    “哦,阁下请说。”沈落不知此人为何有此一说,决定静观其变,点头说道。

    “这长安城百年来太平无事,全因东西两侧都有镇邪之物,西有大雁塔,东也有一至宝,你可知道是何物?”中年书生把玩手中折扇,问道。

    “在下不知,还请阁下赐教。”沈落面露诧异之色,摇头说道。

    “那便是斩杀泾河龙王的斩龙剑。魏征死后,将剑气化为阵法,镇在此地,我在长安城中寻觅良久,才找到剑气所在。”中年书生看向下方河面,眸中放出骇人的精光。

    “斩龙剑!泾河龙王!”沈落身体一震,竟然有和那泾河龙王有关。

    就在此刻,一道人影从桥下奔了上来,背上背着一个鱼篓,里面装满了活鱼,正是之前那个坐地起价的渔夫。

    “可找到你了,这位老爷,嘿嘿,我刚刚又钓了一筐鱼,您看要不要买下来放生啊?”年轻渔夫讨好的问道,将背后鱼篓放在书生身前。

    沈落看到此人这般贪婪,还如此利用别人善念,双眉不禁蹙起。

    “呵呵,凡人如此贪婪,却得享太平,不公!不公啊!”中年书生仰天大笑,面露怨愤之色。

    “唉,你到底买不买!不买我可就卖给千金楼去做红烧鱼了!”渔夫看到书生突然如此,大是不耐。

    “何必那么麻烦,看到这袋金子了吗?既然你这么想要钱,那你就去找吧,谁找到就是谁的。”中年书生从怀中取出一个小袋,里面竟然装满了金灿灿的金锭,向桥下一扔。

    袋中黄金立刻洒落而出,噗噜噜,下饺子一样落进了河内。

    “啊!金子!”青年渔夫两眼冒光,失声大叫。

    “阁下这是做什么?”沈落敏锐的察觉到有些不对,沉声问道。

    中年书生只是大笑,并不解释。

    他这番举动动静颇大,那些金子都金光闪动,附近不少人都看到了。

    “金子!那人在扔金子!”马上有人奔了过来。

    “那是我的金子!”渔夫焦急怒吼,不顾桥高,直接纵身从这里跳入下方河中。

    “兄台,且慢……”沈落正要阻止,可渔夫已经跳了下去。

    附近其他人看到这一幕,也纷纷急不可耐,争先恐后也跳进河内寻找金子。

    “阁下究竟是什么意思?为何要引那么多百姓入水?”沈落豁然看向中年书生,厉声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