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四百九十章?龙魂
    沈落立刻注意到中年书生那边的情况,他亲自领教过金光剑阵的威力,中年书生竟然能和此剑阵正面抗衡,实力之强,绝非他能比拟。

    可这河中金光法阵正气堂堂,镇压的龙首应该是邪恶之物,万万不可被取走。

    他朝大唐官府方向看去,那边仍旧没有人过来,显然还没有注意到这里的情况。

    他微一咬牙,翻手取出青色短斧,冲着中年书生凌空一劈。

    一道道粗大青色雷电从短斧上飞射而出,瞬间凝聚到一起,形成一道水桶粗细的青色雷电,好似一条雷电怒龙,张牙舞爪扑向中年书生。

    沈落如今进阶到了凝魂期,已经能将青色短斧的威力彻底催生了出来。

    可中年书生前方黑影闪过,一头四五丈高的黑色幽魂鬼物浮现而出,张口一吸。

    粗大青色雷电一闪没入鬼物口中,竟被一口吞掉,没对对方造成丝毫伤害的样子。

    “什么!”沈落眼睛微微瞪大。

    短斧蕴含的青色雷电虽然没有红莲业火那么厉害,可对鬼物也颇有克制功效,竟然被此鬼一口吞掉。。

    这略一耽搁,那两只黑色龙爪已经强行突破光柱内的无数剑影阻挡,抓住了剑阵内的龙首,正要向外一拉。

    “嗡”的一声冲天剑啸声响起,一柄足有数十丈大小,造型极奇的金色剑影在剑阵内浮现而出,金光灿灿,剑气冲天。

    巨大剑影还散发出一股浩浩荡荡的斩魔气息,一出现立刻凌空斩出,劈在两只黑色龙爪上。

    只听嗤啦“”一声,两只黑色龙爪如同纸糊一般被轻易斩灭,化为了黑气被金色剑芒蒸发。

    中年书生也被一剑劈飞,落在了那座木桥之上。

    沈落眼见此景,心中一喜,微一沉吟后,也落到木桥上。

    不过他没有靠中年书生太近,落在二三十丈外。

    那黑色幽魂鬼物也飞射而下,落在中年书生身旁,用猩红的眼睛盯着沈落,充满警告之意。

    “魏征果然厉害,他已去世多年,这金光剑阵竟然还如此厉害,让孤不得近身。说不得,只能按照那些人的主意,让这些贪婪的人族献上性命,为孤破阵了。”中年书生看着河中金色光柱,并未因为被击飞而沮丧,面色平静的自言自语道。

    “阁下究竟是什么人?要用如此残忍的手段破解此阵?你对一条锦鲤尚有慈悲自信,却如此罔顾人命,也不怕有报应!”沈落远远听闻对方的自语,面露怒容,沉声说道。

    “哼!魏征小儿斩孤在前,以金光剑气震孤之龙首于河底在后,这李家天下顺应天命,难道我那泾河族人们便都该躺于砧板吗?”中年书生冷声说道。

    “斩孤?龙首?你是那泾河龙王的鬼魂!不对,当日在地府,我们明明将你封印了!”沈落恍然明白这人身份,可仍旧有些难以置信说道。

    “人族小子,孤今日有大事要做,看在你当日曾经出手助孤脱困的份上,孤今日便不取尔性命,识趣的快些退去,再纠缠下去,休怪孤手下不留情。”中年书生并未回答沈落的话,冷冷说了一句。

    然后中年书生便不理沈落,盘膝在桥面上坐了下来,口中念念有词。

    他身上黑气大放,很快将其身形彻底淹没,并且如水涛般汹涌翻滚起来。

    一阵阵晦涩不明的咒语声从黑光中传出,似乎在施展某种秘法,金光剑阵内的龙首停止了吼叫,其周身浮现出一股黑气,和那些血光交织在了一起。

    “轰”的一声,好像火上浇油一般,那些血光立刻大盛。

    龙首双目也浮现出道道血光,仿佛活过来一般,从里面不断撞击剑阵。

    龙头不再吼叫,河岸两边的百姓顿时恢复了行动,哪里还敢在这停留,连滚带爬的朝远处逃去,很快便走了个精光。

    出乎沈落的意料,中年书生并未阻止这些百姓逃命,继续诵念咒语。

    缠绕在其身周的黑气突然在地面上蔓延而开,转眼间将周围十几丈范围内都染成了黑气。

    黑气浓郁无比,看起来好像在地面开了一个巨大黑洞,令人心惊。

    沈落心中暗惊,身形立刻向后飞退了一段距离。

    黑气中浮现出无数黑色符文,迅疾凝聚在一起,眨眼间形成一座法阵图案,闪动不已。

    一道道鬼影从法阵内冒了出来,眨眼间出现了数十头鬼物,将中年书生团团包围在中间。

    这些鬼物的气息都颇为强大,皆在辟谷期之上,尤其几个鬼物,身上鬼气异常庞大,绝对是凝魂期层次,沈落也感觉不太清楚。

    “鬼物越来越多了,这里这么大的动静,大唐官府不可能感觉不到,怎么还没有人过来。”沈落心中焦急。

    单凭他一个人,可没有办法对付这么多鬼物,更别说阻止那中年书生收取阵内的龙首了。

    就在此刻,哗哗的脚步声从河岸两边传来,却是一大群百姓涌了过来。

    “你们在做什么,此地危险,快离开……”他心中大急,大喝道。

    可话刚说到一半,声音便顿住。

    那些百姓神情茫然,身体上都缠绕着一道黑色气流,好像一条小龙一般,围绕着他们的身体飞快盘旋,显然被人用异术操控了。

    这些人对沈落的声音毫无反应,脚步沉重的向着河内的金色剑阵走去。

    沈落终究做不到看着这么多百姓死去,暗骂一声,纵身朝着那些百姓飞掠过去。

    可他身形刚动,眼前黑影闪动,那头幽魂鬼物闪现而至,身法快的不可思议,真的浑如鬼魅一般,一只乌黑鬼爪直插他的胸口。

    沈落心中一惊,双脚浮现出两道月影光芒,人凭空消失不见,让幽魂鬼物抓了空。

    他的身影下一刻出现在数丈之外,手中青色短斧又一次一斩而出。

    噼啪雷鸣之声大起,一道粗大青色雷电再次电射而出劈向幽魂鬼物。

    与此同时,沈落另一手掐动剑诀一点,一道赤红剑光从他身上射出,正是纯阳剑胚,从另一个方向迅疾如电的斩向幽魂鬼物。

    幽魂鬼物眼中闪过一丝轻蔑,和之前一样张口一吸。

    一个漩涡般的黑色光环在它口中出现,发出一股磅礴吞噬之力,附近空气刮起大风。

    青色雷电和纯阳剑胚好像两只鱼儿,嗖的一声没入幽魂鬼物口中,被其吞入腹中。

    幽魂鬼物体内是一个黑色空间,看起来和乾坤袋内有些相似,无数细丝般的黑气在此处飘荡,层层将青色雷电和纯阳剑胚包裹在内,飞快朝里面侵蚀。

    青色雷电迅速飘散,仿佛溶解在了这处空间内。

    而纯阳剑胚上面也缠绕着一根根黑丝,被牢牢禁锢,黑丝也在朝着剑胚内部侵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