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四百八十七章?泾河龙王
    “金小哥不必客气,这些金银对我来说不算什么,劳烦你将令叔遇鬼之事和在下详述一遍。”沈落说道。

    “没问题,叔叔出事的时候,正在厨房做菜,听说那时候城西的大雁塔那边好像出了什么动静,反正等我过去找他时,他就哆哆嗦嗦地蹲在地上,说着什么有鬼,怎么叫都叫不醒!”金不换说道。

    “哦,你叔叔可有说那鬼物是和模样?”沈落追问道。

    “那倒没有。”金不换摇头。

    “那令叔现在情况如何?”沈落再次问道。

    “我叔叔之后就魂不守舍的,呆呆的也不说话,连看了几个大夫也没见好,唉……”金不换忧心忡忡的叹道。

    “在下略通医术,之后可否让我去替你叔叔诊断一下?”沈落双眉一挑,说道。

    若其叔叔是被鬼物所害,他倒可以趁机看出些那鬼物的端倪来。。

    “客官您懂医术?”金不换有些怀疑的看着沈落。

    “小兄弟你今日来是否时常感到左肩酸痛,晚间还会手脚麻痹?”沈落神识在金不换身上扫过,感知到其左肩气血运行有些不畅,含笑说道。

    “您怎么知道?”金不换惊奇的说道。

    “医者望闻问切,很多事情自然一看便知。”沈落说道。

    “客官真是神医,稍后一定替我叔叔看看。”金不换再不怀疑,激动的说道。

    “好说。”沈落微微点头,瞥到那中年书生起身向外行去,当即挥退二人,起身迎了上去。

    “阁下,我们还真是有缘分,又见面了。”

    “是你?你也来听这唐皇骗得三十年阳寿的故事?”中年书生看到沈落,微笑说道。

    “骗三十年阳寿?”沈落一怔。

    他刚刚只顾和店小二以及那金不换说话,并未留意店内说书人说的什么,只隐约听到什么“游地府太宗还魂,做水陆超度往生”的话语。

    “那唐皇答应泾河龙王替他求情,却言而无信,二人在地府理论,地府一众贪图富贵,不但重惩泾河龙王的鬼魂,还给唐皇添了三十年阳寿,哼!”白衣书生面露怨愤之色。

    “泾河龙王!”沈落闻言一惊。

    当日在地府,那胡庸要放出的不就是什么泾河龙王的鬼魂,程咬金对此事也讳莫如深,不肯多说。

    “哦,看来你不知道泾河龙王之事,也对,唐皇做下此等孽事,自然不许人到处宣扬,这楼内说书人也只敢说些当年之事的零边碎角,实在无趣。”白衣书生冷笑一声,似乎觉得和沈落言谈无趣,迈步继续朝外面走去。

    “阁下留步。”沈落闪身再度拦住此人。

    “你还有何事?”白衣书生皱眉。

    “在下有一事不明,还请先生为我解惑,先生先前买鱼所用金鳞,不知是从何处得来?”沈落拱手问道。

    “我从何处得来,跟阁下有何关系?”白衣书生用纸扇敲打掌心,淡淡道。

    “若是寻常金银,在下自然不会管,只是这枚金色龙鳞上携带极深的鬼气,恐与长安城鬼患有关,还请阁下务必告知。”沈落说道。

    “哦,你竟然能感应到那是龙鳞,眼光不错。只是你想知道这些,就自己去调查好了。”白衣书生长笑一声,身形一晃消失,出现在了千金楼外面,然后朝城东而去。

    沈落面上变色,立刻全力施展斜月步紧追。

    可那书生身法浑如鬼魅一般,比沈落快出太多,几乎在眨眼间便消失在前方人群之中。

    沈落前紧追几步,无奈停下。

    不过他有影蛊在手,并不担心会追丢对方,只是这人的身法让他心惊。

    “那白衣书生身上绝对没有法力波动,竟然有如此迅疾的身法,难道其是修为远超于我的高人?”他心中暗道。

    “鬼啊!不要过来!”就在此刻,一声女子尖叫之声从前方传出。

    “白日闹鬼!”沈落一怔。

    “就是这个阴气,那个鬼物又出现了!”乾坤袋内的鬼将再次骚动起来,低吼道。

    沈落神色一变,顾不得惊世骇俗,身形飞射而起,朝着声音源头追去,眨眼间掠入一座高大阁楼建筑。

    阁楼入口处挂着一块写着“留香阁”的牌匾,似乎是一家风月场所。

    沈落神识蔓延出去,很快找到了声音的源头,来到阁楼内的一处临窗的房间中。

    “鬼啊……不要靠近我……快来人救救我……呜呜……”房间之中蹲着一个宫装少女,满脸泪痕,两手在身前惊恐的挥动,似乎在驱赶什么。

    “这位姑娘,发生了何事?”沈落拱手问道。

    “我什么都没看到!我什么都没听到!呜呜……我好害怕……”宫装少女似乎被吓傻了,完全无法沟通。

    沈落见此,两手在少女面前拂过,十指跳跃,做天花乱坠状,施展一门稳定心神的法术。

    宫装少女的表情随着沈落的手印变幻,勉强缓和一些,不再那么惊恐,抬头看着沈落。

    “姑娘无需害怕,在下并非歹人,只是听到姑娘呼声,赶来一看,姑娘刚刚说看到了鬼,这青天白日的,真的有鬼吗?”沈落停止施法,再次拱手道。

    “奴家……奴家刚才看到有鬼从这楼下走过!还是一个无头鬼!那鬼身上滴着水,一直念叨着‘我的头,我的头在哪……’真是吓死我了,呜呜……”宫装少女有些茫然的说道。

    可一说到鬼物,少女又慌乱起来,两手捂脸,再次呜呜哭泣。

    “怜香小姐,怎么了?咦,你是什么人?”一个身穿翠绿衣衫的侍女从外面奔了进来,看到沈落,面露惊讶之色。

    “诶,什么偷啊贼啊的多难听,酒酿出来不就是让人喝的吗,再说你们酒庄将那么多好酒摆在院子里晒太阳,香味那么浓,这哪里忍得住。”灰袍老道从沈落背后探出头,理直气壮的叫嚷道。

    “混蛋!还敢强词夺理!”壮汉大怒,上面便要抓人。

    “几位,不就是拿了一坛酒吗,何必动粗,那酒多少钱,我替他付了。”沈落被老道弄的哭笑不得,拦下壮汉。

    “你替他付?这老道偷的是一坛百日醉,还把酒庄里另外三坛酒打碎了,一共十五两银子。”壮汉看了沈落一眼,伸出一只手掌说道。

    沈落从怀中摸出一锭银子丢了过去,足有二十两之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