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四百八十六章?金不换
    沈落接过灵符,上面曲曲折折绘刻了几道符文,弯弯扭扭,全无玄妙可言,好像信手涂鸦之作。

    他默运法力注入其中,符箓也没有一点反应。

    “在下定然照做,那第二件事呢?”沈落微一默然,将符箓收了起来,追问道。

    “至于第二件事,日后你若是听到铜铃作响,就要将你身上的一块翠绿玉石打碎。”灰袍老道继续说道。

    “翠绿玉石……”沈落再次愣在那里,是指翠绿玉如意?

    “不对,翠绿玉如意并非玉石所制,它用的材料是苍青玄晶,并非玉石,卦象上说的莫非是那件东西?”他神识没入琳琅环内。

    琳琅环的角落里摆放着一块翠绿之物,正是他在阴岭山古墓内得到的那件蕴含阴气的玉石。

    “那第三件事情呢?”沈落心中转着这些念头,继续问道。

    “第三件事,若有人为其父亲向你求饶,你不可心生恻隐,手下留情。”灰袍老道说道。。

    “我知道了,多谢大师指点。”沈落听了第三件事情,更加困惑,但出于对灰袍老道的信任,仍旧点头答应。

    “卦既算完,老道就告辞了。”灰袍老道起身朝外面走去。

    “不知大师您居住何处?小子日后定当前去拜访。”沈落急忙追了上去,问道。

    “何必问这许多,若是有缘,你我自会再见,若是无缘,又何须再见。”灰袍老道哈哈一笑,大步出门。

    “九天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这繁华表象下的暗流汹涌,任谁也难独善其身啊。”灰袍老道纵声高歌,引得茶馆内的客人纷纷举目看去。

    沈落停住了脚步,呆了一下,等其回过神来,灰袍老者已经不见了踪影。

    他追出茶馆,外面也没有了老道的身影。

    站在繁华的街道上,回想老道最后的那句话,沈落眼神有些恍惚。

    魔劫即将来临,不说这繁华的长安城,就是整个大唐,南瞻部洲,甚至诸天万界,都会被卷入其中,无人能够幸免。

    唉!

    他叹了口气,世事如此,自己今后何去何从呢?

    沈落默立了片刻,很快打去精神。

    不管未来如何,先做好眼前的事情吧

    他又变换了一个容貌,进了昌平坊,来到谢雨欣的隐秘居所,但这里已经人去楼空,外面那个叫周铁的铁匠也不见了踪影。

    沈落失望之余,也松了口气。

    看这情况,谢雨欣应该已经平安返回长安城,上次外出没有出事。

    只是此女这么一搬走,两人之间的联系便断了,今后不知何时才能相见。

    找不到谢雨欣,沈落也就没有在此多留,很快离开了昌平坊。

    接下来,他并未回家,而是来到之前遇到中年书生的地方,取出那枚龙鳞,给影蛊嗅了嗅。

    “找到这个人。”他低声说道。

    影蛊咕咕叫了两声,鼻子在空气里狠狠嗅着,然后四蹄一动,向前飞射。

    沈落嘴角露出一丝笑容,紧跟在了后面。

    片刻之后,他来到城内一条繁华坊区平康坊,在一家酒楼门前停住脚步。

    影蛊对沈落叫了两声,跳进了绿色小袋呢。

    “在这里吗?千金楼。”沈落看了一眼酒楼匾额,目光为之一动。

    他听说过这个酒楼,在长安城很有名,尤其楼中一道名菜‘葫芦鸡’,名臣魏征大人也赞不绝口,生前时常来吃,宫廷的宴席也传唤过这道菜。

    沈落对饮食颇有所好,一直想要过来尝尝,可惜都没得空,今日阴差阳错竟来到了这里,当即走了进去。

    现在正是吃饭的时候,酒楼里客人颇多,一楼大堂还有人在说书,一派热闹的景象。

    “客官,您里面请。”店小二急忙迎了上来。

    沈落目光便周围望去,很快便发现了那个书生,正坐在大厅角落的一张桌边自斟自饮。

    他没有立刻过去,找了一张空着的桌子坐下。

    “客官您要吃些什么?”店小二热情的问道。

    “给我来一个你们这里驰名的葫芦鸡,然后再来两个特色的小菜,一壶好酒。”沈落敲了敲桌子,说道。

    可店小二听了这话,面上露出一丝为难之色。

    “怎么,怕我没有钱!”沈落哼了一声,取出一锭银子放在桌上。

    “小人万万不敢这么想,只是我们楼里做葫芦鸡的掌勺师傅前几天撞鬼,就此一病不起,现在是几个小徒弟在后厨顶着,其他菜还好,可这葫芦鸡味道就要差几分了,客官您多担待。”店小二急忙赔笑的说道。

    “撞鬼?怎么回事?”沈落目光一凝。

    他来追踪那中年书生,竟然又遇到了闹鬼之事,长安城内的鬼患已经这般严重了?

    “这个小人不太清楚。”店小二挠头说道。

    “你们酒楼谁知道这个事情,烦请小哥帮我问一下。”沈落有心问清楚此事,取出一小块银子赏给小二。

    “我们楼里的伙计金不换是掌勺师傅的侄儿,他前几天一直请假,不过刚才我看到他了,客官你稍等,我这就去把他叫来。”店小二得了赏钱,乐呵呵的跑开。

    不一会,店小二就拉着一个十五六岁,青衣短打的少年过来。

    “客官,他就是金不换,闹鬼的事情他知道的最清楚,有什么话就问他吧。”店小二说道。

    “我还以为有什么事呢,又说这个,你们这些人烦不烦,就因为酒楼掌勺的是我叔叔,就一个个都来问我,我今天过来是向老板提前预支点薪给我叔叔治病的,不是来满足你们好奇心的。”叫金不换的小伙计似乎被很多人问过此事,一脸不耐烦的样子。

    “你和客人怎么说话呢。”店小二不满的训斥道。

    “无妨,金小哥孝心可嘉,你叔叔治病需要多少钱?这些可够?”沈落没有生气,取出一小锭金子放在桌上。

    店小二看得眼睛都直了,这锭金子起码有五六两,换成白银可就是六十两。

    金不换也瞪大了眼睛,不过随即摇头道:“多谢客官,您可真是太仗义了,您这钱我要不得,不过,您问的事,我肯定知无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