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四百八十五章?再遇老道(求月票)
    “阁下慷慨解囊,真是慈悲心肠。”沈落若买下此鱼,也是打算放生,对着书生颇为心折,上前拱手道。

    “曾经我也如砧板鱼肉,任人宰割,不过感同身受罢了。何况……终究是我没有尽到……的责任。”中年书生淡淡说道。

    沈落脸色一怔,这书生此话何意?

    中年书生似乎无意和沈落多说,叹息了一声,转身走开。

    那青年渔夫看着中年书生的背影,眼珠一转,将旁边的渔具一背,匆匆走开。

    没了热闹可看,围观之人纷纷走开。

    沈落却没有动,等人都走光,将背在身后的手拿了出来。

    他的指间捻着一枚金鳞,正是那中年书生买鱼之物,刚刚用法力暗中从渔夫怀中取来此物。。

    不过他也放了十两银子进去,没有白拿。

    “不会错的,这是龙鳞!”他将金鳞贴在眉心处,仔细感应,眼中闪过一丝锐芒,喃喃说道。

    这不仅是龙鳞,而且鳞片上还缠绕了一丝极淡的阴气。

    “这书生有些古怪,跟上去看看吧。”沈落抬头朝那书生远去方向望去,身形一晃追了上去。

    一道人影从旁边一条巷子里慌张的冲了出来,眼看便要撞在他身上。

    沈落目光一瞥,脚下为用旋力,朝旁边闪避,勉强避开来人,但还是碰到对方手中之物。

    哐当一声,那人手中捧着的酒坛掉在地上,摔了个粉碎,一股浓郁酒香散发开来。

    “我的百日醉!哪里来的小崽子走路不长眼,敢撞本道爷!”那人是一个身穿灰袍的老道,一看酒坛摔碎,顿时指着沈落怒骂。

    沈落脸一沉,正要说话,眼睛突然放出光芒,拱手行了一礼:“大师,是您啊!许久不见了。”

    这灰袍老道不是别人,正是那日在百花山下,指点他寻找千年灵乳的算命和尚。

    看这情形,这位算命大师又换了一个身份。

    “你是?”灰袍老道被沈落弄得一愣,面露困惑之色。

    “大师已经不记得在下了吗?当日唐秋县百花山下一别,想不到今日竟在此相会。”沈落笑道。

    他当日在唐秋县城找了这人许久,可惜没能找到,想不到今日在这里碰到,心中惊喜,顿时将追踪中年书生的事情抛诸脑后。

    “哦,我想起来了,是你啊,我那日给你算的卦象可还准吗?”灰袍老道打量沈落两眼,很快也想起了他。

    “大师卦象通神,按照您的指点,在下已经顺利找到要找之物。”沈落谢道。

    “本大师的算道师承上古大能鬼谷子,卦象自然灵验无比,不过公子你面盛命虚的情况比上次相见时更加严重啊,莫非找到的那东西没有起作用?”灰袍老道得意一笑,然后打量沈落面色,惊讶的说道。

    “大师慧眼,一眼就看出在下的情况。”沈落叹道。

    他随即目光一闪的看向灰袍老道,正要说什么。

    几个身高马大,手持棍棒的大汉从巷子里冲了出来。

    “找到了,偷酒贼在这呢!”

    “快围住了,别让他跑了。”

    几人叫嚷着围住灰袍老道。

    “糟糕,光顾着说话,忘记逃跑!小子,看在我替你算过命的份上,你可要救我这一回。”灰袍老道懊恼的一拍脑门,躲到了沈落身后。

    “几位这是做什么?”沈落正有事要求这老道,立刻上前对几个大汉道。

    “你是谁?这老道贼胆包天,青天白日竟敢偷进我们酒庄盗酒,我们要抓他去见官,旁人别多管闲事。”一个膀大腰粗的壮汉怒道。

    “诶,偷啊贼啊多难听,酒酿出来不就是让人喝的吗,再说你们酒庄将那么多好酒摆在院子里晒太阳,香味那么浓,这哪里忍得住。”灰袍老道从沈落背后探出头,叫嚷道。

    “混蛋!还敢强词夺理!”壮汉大怒,上面便要抓人。

    “几位,不就是拿了一坛酒吗,何必动粗,那酒多少钱,我替他付了。”沈落被老道弄的哭笑不得,拦下壮汉。

    “你替他付?这老道偷的是一坛百日醉,还把酒庄里另外三坛酒打碎了,一共十五两银子。”壮汉看了沈落一眼,说道。

    “给你。”沈落取出一锭银子丢了过去,足有二十两之多。

    “这位公子阔气,看在你的面子上,这事就算了,走。”壮汉掂了掂手里的银子,挥手带着其他人走掉。

    “小子,这回多谢你了,刚刚经过那个酒庄,闻着里面的酒香实在浓郁,手头又刚好没钱,就进去顺了一坛,想不到竟被发现了!哈哈,幸亏遇到了你。”灰袍老道松了口气,向沈落谢道。

    “这没什么,大师既然囊中羞涩,这些银子先拿去使着吧。”沈落取出一锭五十两的大银,递给老道。

    “那老道就不客气了,不过我也不好白要你的银子,你身体有恙,我再替你算一卦吧,这银子就当是卦金如何?”灰袍老道说道。

    “在下求之不得,那就麻烦大师了。”沈落正有此意。

    只是在这里不好算命,灰袍老道当即拉着沈落进了附近一座清净的茶馆,取出竹筒和铜钱,推算起来。

    老道算了一卦,眉头微皱,沉默不语,似乎遇到了什么难题,又摇筒卜了一卦。

    沈落眼见此景,没有打扰。

    可这一卦算完,灰袍老道仍旧沉默不语,又算了一次,这才停手。

    “前辈,我的命相如何?”沈落见老道停手,急忙问道。

    “怪卦!好多年没遇到这么怪的卦象了,我的天罡神算竟然看不清阁下的命运。”灰袍老道面露惊讶之色。

    沈落听闻这话,眉头不禁一蹙。

    “公子莫急,我虽然没算清你的命数,不过刚刚连起三课,却窥破了几处玄机,你只需按照我说的做,定然能逢凶化吉,打破眼前困局。”灰袍老道说道。

    “还请前辈指点。”沈落拱手道。

    “从卦象上,你之后需做三件事,第一件是见到了哭泣的女子,需得将此符贴在她的后背之上。”灰袍老道从袖子里取出一张黄色灵符,递给沈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