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四百八十四章?放生
    马车轱辘前进,沈落望向昌平坊方向,暗忖不知道谢雨欣有没有回来。

    他这次是想去找谢雨欣,打算将《炼身秘典》送给她,以报其多次相助自己的恩情。

    当初他得到秘典,就有心送给谢雨欣,只是那时他在躲避聚宝堂,唯恐昌平坊那里住处被监视,一直没敢过去。

    如今他修为大进,已经不太在意聚宝堂。

    而且,沈落也想请谢雨欣帮他留意一下二元真水的线索。

    马车行过一条条街区,来到一条沿河的道路,过了这条道,就到昌平坊了。

    就在此刻,沈落面色突然一变。

    沈落身上的乾坤袋表面突然浮现出一层黑光,传出兴奋的嘶吼声,正是那头将军鬼物。

    这半年来他修炼之余,也在用驯鬼术调教这头将军鬼物,已经颇见成效,今日怎么突然暴动。

    沈落急忙施展驯鬼之术,好不容易才让将军鬼物平静下来。。

    “仙师大人,可是有事?”矮汉车夫似乎听到车内动静,拉缰停下车子,问道。

    “没事,昌平坊就在前面,送到这儿就够了。”沈落朝外面望了一眼,跳下马车。

    “仙使大人……”矮汉车夫迎了上来,欲言又止。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只是修仙界并非什么好所在,而且你的资质并不适合这条路,去吧。”沈落岂会不明白车夫跟了他一路的目的,淡淡说了一句,迈步向前行去。

    矮汉车夫失魂落魄看着沈落远去,在原地呆立了良久,这才怏怏驱车离开了。

    沈落沿着河边向前走去,同时暗暗打量周围。

    他刚刚施展驯鬼术,安抚将军鬼物时,也得知了它突然躁动的原因,将军鬼物感应到了同源的鬼气,而且那鬼气非比寻常,这才引得将军鬼物骚动。

    “莫非有厉害鬼物潜伏在这附近?”沈落心中暗忖,将神识也朝周围扩散而开。

    刚刚进阶凝魂期,他的神识笼罩范围还很窄,只有不到十丈。

    神识扩散范围虽然不远,可他对周遭的感应比之前灵敏了很多,尤其是对气息的波动的感知,比之前敏锐了十倍。

    可是无论他如何运用神识感知,都探查不出异样。

    “那鬼气在何处?”沈落神识和将军鬼物沟通。

    “那鬼气只是一闪而逝,现在我也感应不到,似乎是消失了。”将军鬼物并未被彻底驯服,过了一会才慢吞吞的回应道。

    “那你不早说。”沈落气急,却也没把那将军鬼物怎样。

    这头鬼物倔强无比,他之前甚至用红莲业火胁迫其臣服,但这将军鬼物竟然宁死不屈,他也没有办法,总不能真的杀了这头鬼物。

    既然那鬼气消失,沈落也不打算在这浪费时间,朝昌平坊走去。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啊,锦鲤天天见,神鱼不常见!”一声响亮的吆喝声从前方传来,却是一个青年渔夫在当街卖鱼。

    “神鱼?”沈落停住脚步,看了过去。

    青年渔夫身前的摆着一个木盆,里面放着一尾金色鲤鱼。

    这鲤鱼颇为不凡,嘴边生着两条金红长须,鱼鳞通体呈现金黄,在阳光之下闪闪发光,如同黄金一般。

    只是这鱼似乎离水很久,嘴巴有气无力的张合吞水,看起来快要死了。

    “我佛慈悲,施主你既不给这鱼一个痛快,又不将其放生,将其在此展览,于心何忍呐。”旁边一个身穿短小僧袍的小和尚面露慈悲之色,向渔夫行了一礼,劝说道。

    这小和尚看起来只有八九岁,唇红齿白,看起来非常漂亮。

    “少废话,这锦鲤通体金黄,可给我赚了不少围观钱,小师父你要是看不下去,那你就买了呗,只要三两银子。”渔夫嘿嘿笑道。

    “这……”小和尚哪有那么多钱,小脸通红。

    “去去去,没钱别在这打扰我做生意。各位,不买也可以看看呀,神鱼下凡,见者有福呀!”渔夫将小和尚推到一边,继续叫卖。

    “这鱼……”沈落眉尖一动。

    虽然极淡,但这条金色锦鲤体内产生了一丝妖气,即将开启灵智,可惜却被捕。

    “三两银子拿去,这鱼我买了。”他走了过去,取出一小锭白银递给渔夫。

    这锦鲤即将开启灵智,也算是一头灵物,就这么死掉太可惜了。

    “这位贵客好眼光!不过我觉得三两银子有点便宜了,应该……对,十两银子,少一个子我也不卖!”渔夫看到沈落这么爽快就付钱,眼珠一转,一脸市侩的笑道。

    “你坐地起价!”沈落眉头皱起。

    “哎呀,这位客官您可是菩萨心肠,少吃一顿饭,这钱就有了,十两银子真的不多,就当发善心了。”渔夫毫无廉耻的笑道。

    沈落面色一沉,十两银子他虽然不在乎,可也不会让一个凡人随意敲诈。

    “你看我这块金鳞可值十两银子?”就在此刻,一个清朗的声音响起。

    啪嗒一声,一块金光闪闪之物扔到了渔夫脚边,却是一块铜钱大小的金色鳞片。

    “这是……”沈落眼中闪过一丝惊色,朝说话之人望去。

    一个白衣书生缓步走了过来,此人看起来四五十岁左右,手持一柄折扇,三缕短须垂在胸前,看起来异常儒雅。

    那渔夫麻利的捡起金鳞,用手指弹了一下,发出清脆的声音,竟然是纯金之物。

    “哎呦,值,那是太值了!先生,这鱼是你的了。”渔夫将金鳞朝怀里一揣,朝那书生连连作揖。

    白衣书生也不理那渔夫,将那尾金色锦鲤连盆端走,径直走到附近的河边。

    出乎众人预料,白衣书生将盆中的锦鲤,哗啦一声,倒进了河内。

    “唉,这人怎么回事,十两银子买回来的锦鲤,就这么扔了。”

    “你懂什么,人家这是心存善意。”

    周围之人窃窃私语。

    “去吧,莫再入瓮。”白衣书生没有理会附近众人,喃喃说了一声。

    河中锦鲤转头看向白衣书生,点了点脑袋,然后钻进了河中,消失不见。

    众人眼见此景,纷纷称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