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四百八十三章?车夫慕仙
    沈落心中清楚,只要能突破这个关口,就能使用玄阴开脉法,开辟法脉。

    而关于无名功法的修炼,同样还算顺利,通过利用剩下的那一些二元真水,其修为再次突飞猛进,快速朝着凝魂中期挺进。

    只可惜,二元真水前不久已然用光了。

    没有了外物相助,他凭借自己的资质,打坐修炼,修为进展慢得如同龟爬,他实在忍耐不了,才有了之前那一幕。

    “不行,时间紧迫,无名功法的修炼不能停下,大唐官府势力庞大,还在聚宝堂,博物行之上,应该有二元真水的消息,去找陆化鸣问问看吧。”沈落心中暗暗盘算了一番,从水桶中站了起来。

    二元真水乃是珍贵之物,并非有仙玉就能买到,这样的珍宝一旦现世,立刻就会被各大势力珍藏起来,凭他自己的力量去寻找,找到的希望极其渺茫。

    虽然又要麻烦陆化鸣,但此事关乎他的性命,只能日后再还其人情了。

    沈落换了一身衣衫,又施展捏骨易容之术更换了容貌,这才出门叫了一辆马车,向大唐官府行去。

    他透过马车窗户朝外面望去,脸上现出几分惊讶。。

    此时已接近入秋,天气凉爽,本该热闹的长安城内街道上的行人,却比之前寒冬腊月还少了很多,而且大都是行色匆匆,一副担惊受怕的样子。

    “车夫,长安城似乎冷清了很多,发生了什么事情吗?”沈落向车夫问道。

    “公子您是外地来的吧,不知道城内各处的闹鬼之事?最近城里各个坊区都闹得沸沸扬扬,大家都很害怕,不敢出门了,外地客商听到风声,自然也来的少了。”车夫是个三十出头的矮汉,有些话痨,沈落刚问了一句,他就喋喋不休的说了一堆。

    “闹鬼?”沈落一怔。

    “是啊,大概从一个月前开始,城内各处不时出现鬼怪伤人的事情,一开始那些鬼物只在晚上出现,最近听说有人白天也被鬼物所伤,官府已经下令全城戒严,所以街上人才这么少……”矮汉车夫絮絮叨叨说道。

    “出了这样的事情,大唐官府难道不管吗?”沈落没想到自己闭关的这段时间,城内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

    “自然是要管,只是最近距离长安城不远的阴岭山也出了大事,很多鬼物冒了出来,四处杀人伤人,听说大唐官府的很多仙师都被派遣到了那里,留在城内的仙师人数不多,虽然他们四处探查,可一直没能解决这里的鬼患。”车夫说道。

    “阴岭山!”沈落听了这话,心中咯噔一声,暗道莫非是那座古墓内的鬼物出了问题?

    沈落念头转动,继续询问城内的鬼患之事,还有阴岭山的情况。

    矮汉车夫整日在城内各处行走,打听到了很多小道消息,正愁无人分享,沈落的追问正中他下怀,当即将各种不分真假的消息一股脑都倒了出来。

    沈落越听,心中越惊。

    长安城这里的情况,隐约间,和当年建邺城那里非常相似。

    “莫非又有人暗中捣鬼?这里可是长安城,有大唐官府坐镇,谁敢在这里放肆!”他面上神色还算镇定,心中念头却在翻滚。

    至于阴岭山那里的情况,这个车夫知道的不多,只知道不仅大唐官府的过去,化生寺,普陀山的修仙之人也赶了过去,情况似乎很严重。

    两人说话之间,马车很快来到大唐官府附近。

    沈落在距离大唐官府驻地还有一段路程的地方下车,给了车费打发车夫离开后,来到大唐官府门前,正要禀明来意。

    “咦,你是沈公子,莫非又来找陆先生?”一个青年守卫似乎认出了沈落,率先开口说道。

    沈落抬眼看去,说话之人正是上次来为他通报的那位青年守卫。

    “想不到阁下还记得沈某,真是在下的荣幸,不知陆兄可在?”他笑了笑,然后说道。

    “沈公子这次来的不巧,陆先生数日前被派遣去了阴岭山,尚未回来。”青年守卫摇首说道。

    “这样啊,不知他何时能回?”沈落眼神一沉,追问道。

    “这个在下就不清楚了,只是听说阴岭山那里情况颇为严峻,估计陆先生要等一段时间才能回来,沈公子找陆先生有何要事?方便的话,在下可以替您转达?”青年守卫有些歉意的说道。

    “也没有什么,只是有段时间未见,过来拜访罢了。”沈落如此道。

    他和青年守卫随意闲聊了两句,并没有探出太多有用信息,很快告辞离开。

    一离开官府驻地,沈落面色便沉了下来。

    陆化鸣不在,他和大唐官府其他人也不熟,想要打听二元真水的事情就难了。

    “公子原来是到大唐官府,您莫非也是一位修仙之人?”沈落没走多远,轱轱的马车声传来,却是那个矮汉驾着马车从后面跟了上来,看来似乎一直没有走开。

    “沈某确实也是修炼中人,有什么问题吗?”沈落问道。

    “没,没,只是小人从小仰慕仙道,可惜一直没有仙缘,这才到长安城做一名车夫,赶了这么一年多马车,终于拉了一位仙师!”矮汉车夫忙摆手,满脸兴奋地说道。

    沈落没有说什么,转身离开。

    “仙师大人,您要去什么地方?小人送您去吧,不要路费,刚刚您给的钱,小人也退给您,能拉仙师大人是在下的荣幸,怎么能收钱。”矮汉车夫再次驱车跟了上来,从怀中取出方才的车费。

    “不必了,这是你应得之物。”沈落摆了摆手,继续快步前行。

    “仙师大人,您刚刚问了那么多鬼患的事情,莫非要去除鬼?小人田不多,对长安城各个地方非常熟悉,消息也很灵通,肯定能帮上您的忙!”矮汉车夫继续紧跟了上来,套着近乎。

    沈落本不想理会这人,可这个矮汉车夫出乎意料的粘人,跟了他好几条街,让他有些哭笑不得。

    这人虽然粘人,却很有分寸,并未做让沈落厌恶的事情,而且其崇拜仙道的样子,竟让其不觉想到了过去在家中病恹恹的自己。

    “那好吧,你且送我去城南昌平坊。”沈落看着此人殷切的目光,最后还是跟上了此人的马车。

    “得嘞,您坐好。”矮汉车夫兴奋驱车向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