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四百八十二章?命不久矣
    “不知菩提祖师他老人家,是何等境界?”沈落对此一直心存疑问,忍不住问道。

    “真仙之上还有太乙,菩提老祖他已然超越太乙,达到了天尊境界,再往上者也就只有更高一层的大天尊境,便都是立教称祖的超脱之辈了。”金甲天将继续说道。

    “菩提祖师果然是他心目中所想的,那种高出天际的存在。”沈落闻言,心中赞叹。

    “沈落,你破境飞仙和历经天劫一事,消耗了大量天地灵气,时间已经快来不及,只能加快速度了。”这时,金甲天将神色忽然一变,开口说道。

    “什么时间来不及了?”沈落顿时愕然,连忙问道。

    只是他还没能等到回答,就被一阵金光笼罩,身影便已经再次出现在了那片战斗空间。

    在他对面百丈外,已经站着一个身形高达十丈,浑身皮肤青靛的古怪天将。。

    其生得豹头环眼,赤眉红须,上身不着寸缕,下身金甲遮蔽,腰间系有一块蛮狮扣带,手上拎着一柄双面斧,身后则还飘着一缕彩带,看起来威风凛凛,气态不凡。

    “这莫非是……巨灵神?”沈落看着这战将模样,忍不住轻叹道。

    其身形面貌,气态威势,手中兵刃,赫然与传说中的巨灵神一模一样。

    沈落再一查看其身上散发出来的法力波动,更是忍不住紧皱起了眉头,竟赫然达到了真仙境后期层次。

    “这还怎么打?”沈落心中顿觉有些无奈。

    先前他以大乘巅峰对战真仙初期的雷部天将已经是侥幸至极了,眼下又要以真仙初期境界对战真仙后期,哪里有半点胜算?

    然而已经到了这里,即便他想逃避,也根本没有退路可走。

    沈落收敛了一下心神,手中握紧六陈鞭,双目凝视着对面的巨灵神,体内黄庭经功法已经暗自运转了起来。

    不过,令他有些疑惑的是,那巨灵神自打出现以后,就一直没有丝毫动作,就连双目也一直紧闭着,若非其身上散发出来的恐怖气息做不得假,沈落甚至要将其当成一尊雕像了。

    沈落略一犹豫,向后稍稍撤开了一步。

    就在他有了动作的一瞬间,巨灵神的双目突然睁了开来,两道神光湛然而出,身上一股强横气势发散而出,手中双面斧骤然横斩而出。

    只见斧刃光芒一闪,一道巨大无比的青色斧横扫而出,直将虚空一斩为二,从中分出一道明显的沟壑,直奔沈落而来。

    沈落心知不可力敌,双脚猛然跺地,身形凌空而起,跃至斧影上方,足尖虚空一点,脚下便有月光虚影散落开来,其身形凭空一转,陡然消失在了原地。

    只是一个呼吸间,巨灵神身后虚空中便有一道人影突然闪现,自然正是沈落。其双手之上金光凝聚,紧握着六陈鞭朝着巨灵神的后颈重击了过去。

    “咚……”

    就在此刻,一声沉重的撞击之声响起,却是那巨灵神手握双面斧猛地一杵地面,斧柄砸落在地时,立即有一层金色光圈荡漾开来,笼罩向了四周。

    沈落在接触到这层光圈的瞬间,身形陡然一僵,整个人被一股无形巨力禁锢在了原地,一时间竟是无法动弹。

    他心中一紧,连忙运转龙象之力,想要以力破法,可这时却有一道劲风当头袭来,眼角余光便看到一道斧影直奔自己面门落了下来。

    “呼”的一声响动。

    沈落眼前一道血光亮起,旋即又彻底黑暗了下去。

    沈落缓缓睁开眼睛,迎入眼帘的是熟悉的屋顶和床帷幔帐。

    “回来了吗?”他松了口气。

    经过上一次入梦,他已经习惯了多次战死,快速返回现实的情况,手臂一撑床面想要坐起来。

    然而,他的手臂像是灌了铅一样,沉重无比,浑身各处更传来的剧烈酸痛感,以及一阵强烈的困倦之意。

    “该死,果然在梦中死亡太多次,就会变成这样。”沈落对这个情况已经有所准备,强忍着周身的不适,起身坐好。

    他没有休息,立刻强运法力,从琳琅环中取出一枚恢复乳灵丹和一枚淡绿色丹药服下。

    这淡绿色丹药是一种恢复元气的丹药,名为风水混元丹,从辰纲的储物扳指内找到的,药效还当初胡庸的恢复丹药之上。

    按照上一次醒来后的经验,他体内马上就会出现一股力量吞噬身体的元气和寿元,他此刻服用这两种丹药,是希望能够凭借丹药之力,缓解这种吞噬。

    沈落勉强运功炼化两枚丹药,丹药缓缓化为两股暖流,在他体内游走。

    可不等他再继续炼化丹药,视野骤然变得一片模糊,周围的一切开始天旋地转。

    而他的体内隆隆作响,出现了一个无底空洞,发出疯狂地吞噬之力,吞吸着他的生命力。

    沈落急忙运功催动体内两股丹药之力,试图填充体内突然出现的无底空洞,可惜根本没有用处。

    那无底洞根本不理会丹药之力,继续吞噬他的生机。

    “果然不行吗……”他痛苦的呢喃。

    一股比之前强烈了十倍的痛苦袭来,潮水般将他淹没,撕扯着他的意识,似乎要将其拉扯成好几截。

    沈落全身如同筛糠般颤抖起来,却发不出半点声音,周围的一切迅速变得模糊,他的眼前一黑,再次陷入无尽的黑暗,又昏睡了过去。

    不知过去多久,他眼皮颤动,幽幽醒来。

    外面已经变得漆黑一片,没有一丝星光,黑的有些渗人。

    沈落盘膝坐起,不知是不是服用了两枚丹药的缘故,他此刻除了感觉身体有些无力,没有其他不适之感。

    他默运无名功法,闭目仔细感应体内情况,良久之后才睁开眼睛,长叹了口气。

    这次的情况和上次一样,他体内生机被大量吞噬,寿元再次大幅减少,只剩十来年左右。

    沈落面露苦笑之色,本以为进阶凝魂期,可以不用再为寿元的事情犯愁,现在一场梦境下来,自己再次重返命不久矣的光景。

    而且,和上次寿元骤减后的情况不同,他如今已经想不到别的延寿灵物,想要延长寿元,只能通过突破境界来达成。

    只是,他刚刚才进阶到凝魂期,凭借他在现实中的平庸资质,想要再有突破,谈何容易。

    “本想缓一缓再尝试在现实中开脉,可我现在寿元严重不足,只能冒些险了。”沈落心情低落了一会,眼神很快恢复了坚定。

    想要快速提高实力,首先要解决自身的资质问题,此事别人或许做不到,得到了“玄阴开脉法”的他却可以。

    他先起身在院内各处查看了一番,没有发现异样之处,这才放心回屋,重新盘膝坐下。

    要施展玄阴开脉法,必须先练成大开剥术。

    此术明文规定需要到出窍期才能修炼,可他在梦境中已经将此术修炼到小成,对这门秘术的了解也达到了很深刻的地步。

    大开剥术之所以要到出窍期才能修炼,是因为施展此术需要庞大的法力作为根基,只有达到出窍期,才能在全身各处散布足够的法力,护佑全身。

    不过沈落并不想用大开剥术护住全身各处,只要能保护一小部分,保证他施展玄阴开脉法不会留下隐患就足够了。

    沈落闭目静坐,缓缓运转纯阳剑诀,体内法力很快便有感应,按照纯阳剑诀的方式开始运转。

    他的丹田之中,悬浮着一柄红色小剑,正是纯阳剑胚。

    随着他运转纯阳剑诀,剑胚嗡嗡震颤,发出欢快的剑鸣之声。

    自从练成这口纯阳剑胚,沈落便一直将其收入丹田,用法力温养,可他并没有修炼纯阳剑诀,效果不是很好。

    如今他开始修炼纯阳剑诀,纯阳剑胚的培养终于踏上了正途。

    有了梦境的经验,沈落对纯阳剑诀的修炼速度自然称得上一日千里。

    十余日后,他豁然睁开双目,垂在身前的手臂突然抬起,并指掐诀。

    “噗嗤”一声,他指尖射出一道略带赤红的剑气,震得附近的空气嗡嗡颤抖,看起来锋利无比。

    有丹田内的纯阳剑胚相助,他不用将纯阳剑诀修炼的多么高深,就能发出纯阳剑气。

    沈落手指一动,指尖的纯阳剑气朝着左脚的小腿落去,开始大开剥术第一阶段“剥皮”的修炼。

    时间一晃而过,半年很快过去。

    沈落盘膝坐在屋内的木桶中,眉头紧蹙,身体绽放出道道水波般的蓝光,翻滚之间隐约发出水波涌动的声音,散发出的气息波动比之前浑厚了不少。

    良久之后,他身上蓝光长鲸吸水般收缩而回,融入体内,睁开了眼睛。

    这半年来,他不仅在修炼大开剥术,也在利用之前剩下的一些二元真水修炼。

    修炼大开剥术过程极其痛苦,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人的神经,但修炼无名功法却很舒服,能够舒缓紧绷的心神,如此一张一弛,更有效率。

    不过有了梦境中的经验相辅,他修炼大开剥术颇为顺利,已经完成剥皮,割肉,刻骨三个阶段,开始练习梳理经脉。

    梳理经脉的难度要远超之前三个阶段,他即便有梦境的经验,一时还是没能达成。

    不过他能感觉的到,距离成功应该不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