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四百七十章?针锋相对
    沈落心中一动,站起身来到门前,略一犹豫后,推开门走了进去。

    才刚一入内,那金甲天将眼中就有金光喷射而出,再次将他拉入了战斗空间。

    “莫非是因为太久没有入塔?”沈落心中一叹。

    正思量间,石台对面就有银光闪烁,又一名银甲天兵的身影浮现而出,其身形高大,手持双锏,冷眼望向沈落。

    沈落有心出去修炼玄阴开脉决,自然不愿在这里花费太多时间,当即取出六陈鞭,身形一动的主动冲了上去。

    银甲天兵一直冷冷注视着沈落的动作,身形岿然不动,就连双手握锏的姿势都没有半分变化,直到沈落冲到身前十来丈距离时,双目中突然暴起两道精光,身形一矮,足尖猛一点地面,朝着沈落疾冲了过来。

    其脚下盘旋着两团银色气流,双手握锏在身前交叉,几乎一个冲刺就来到了沈落身前,两手同时朝前一挥,锏上迸射出两道金色弧光,相互交错着直冲沈落而去。

    双方距离极速拉进,沈落闪避不及,只能身形一顿,反手握住六陈鞭,重重朝着地面上一杵,鞭身之上乌光大作,一层层鞭影朝着两边层层延伸,仿佛在沈落身前竖起了一道黑色樊篱一般。

    交错的金色弧光瞬间打在黑色樊篱之上,发出一阵阵爆鸣之声,层层鞭影接连破碎,最终打在了六陈鞭主体之上,砰然碎裂。

    沈落一步向前,双手猛然斜向上一挥,以一记野火撩天之势挥鞭出去,鞭身上顿时迸射出一道粗壮鞭影,拔地而起直奔银甲天兵面门。。

    眼见鞭影直冲而过,就要打在银甲天兵身上时,其体表忽然光芒一闪,眉心处亮起一道光线纵分而下,身形从中一分而开,竟是化做了两个天兵。

    沈落目光一凝,发觉两个银甲天兵不仅容貌一模一样,就连身上气息也都完全相同,皆是大乘中期模样。

    两道身影刚一站定,就各持一柄金锏,左右包抄着冲向了沈落,其脚下皆有银色气流旋转,身形一个模糊,左右各滑出一连串残影,连续不断,将沈落包围在了中央。

    “雕虫小计。”

    沈落视线落在周围残影当中,一眼就分辨出了其中两道影子明显与其余不同,口中轻啐一声,手中六陈鞭便朝着其一打了过去。

    一道鞭影突袭而至,那道残影偏过头看了沈落一眼,却并未有任何动作,紧接着其他残影也都跟着做出了偏头的动作。

    沈落手中六陈鞭猛然砸下,其上迸射出的乌光,瞬间就将那道残影撕裂了开来。

    眼见于此,沈落不由心中一沉,手中六陈鞭猛然抽回,朝着头顶上方横举了过去。

    他的鞭身刚刚举过头顶,便有“铮”的一声锐鸣传来,一柄金锏已经从身后当头砸下,重重地磕在了六陈鞭上,巨大的力道硬是将沈落打了一个趔趄。

    他向后跌退了两步,还没能站定,就看到眼前围绕着他的残影中,忽然有一人冲了出来,一锏刺向了自己的心窝。

    沈落心中一紧,龙象之力运转,单手握爪朝前一抓,试图挡住那突兀一击。

    结果,等他一抓递过去的时候,那人影却如烟雾一般散开了。

    沈落还不及做出反应时,身后突然风声大作,竟是又有两道人影从残影中分离出来,手中握锏朝他突刺了过来。

    他不敢有丝毫大意,连忙一个撤步,躲开其中之一,手中六陈鞭朝着另一挥砸了过去。

    然而,这一击砸下去的时候,那道人影也如烟雾般消散,竟同样也是幻影。

    沈落面上闪过一丝凝重,就看到一个接一个的残影站了出来,围在他四周,手中皆是握着金锏,朝他攻了过来。

    他目光微微一缩,手中六陈鞭猛然一挥,朝着四周横扫而去,鞭身乌光大作风声呼啸,一道道残影稍一接触便被一一扯烂,打得灰飞烟灭。

    可那些消散开来的残影中,忽然又有一道身影凝聚而出,从背后突袭而至,一锏直刺沈落后心。

    沈落眉头一挑,腰身岿然不动,上半身却陡然向后拧转,手中六陈鞭发出一声鸣响,竟是如长枪一般倒刺而出,正中刺来的金锏。

    这一记突兀倒刺,所借之势正是先前一名银甲天兵的那记“回马枪”,不过因为所用的兵刃乃是六陈鞭,故而时机把握更难,回转之势更短。

    “铮”

    两者针锋相对,发出一声金属交击的尖锐声响!

    沈落体内龙象之力汹涌而出,六陈鞭上乌光暴涨,如一团黑色骄阳在长鞭顶端炸裂,银甲天兵手中金锏随即被一击震断。

    沈落手中的六陈鞭随即长驱直入,“噗”的一声,径直贯穿了银甲天兵的心口。

    然而,那银甲天兵却没有立即消散,其胸口破溃之处,突然有金色光丝涌出,如蚕织茧一般层层覆盖而上,沿着六陈鞭包裹而上,直奔沈落手臂而来。

    沈落立即猛地一抽长鞭,结果却被一股力量死死拽住,一时间竟不能脱身。

    就在这时,他的身后突兀响起一阵轻响,另一个银甲天兵身影浮现而出,手中金锏再次朝着他后心穿刺了过来。

    沈落根本来不及躲避,心口处就有一道血光溅起,一截金色长锏从中刺穿了出来。

    他口中闷哼一声,体内龙象之力运转而起,双臂陡然粗壮一倍,化作了尖锐龙爪,舍了六陈鞭,转身朝着身后一抓探出。

    银甲天兵被其一抓扯住头颅,“砰”的一声,捏成了粉碎。

    直到这时,那两具天兵残尸才开始消散,最终融合一处,化作了一团白光飞入了沈落的神魂当中。

    灭杀了银甲天兵之后,沈落收起了六陈鞭,这才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胸膛。

    只见心口位置,有一个拳头大小的空洞,里面鲜血淋漓,模糊一片,已经看不到心脏了。

    “好险,差点就要死上一次了。”沈落轻叹一声。

    说话间,其心口空洞内,有一团模糊的白色光晕亮起,一层肌肉缓缓蠕动着向两边退开,一颗鲜活跳动的心脏从中露了出来。

    原来先前银甲天兵偷袭的瞬间,沈落就以大开剥术操控着体内肌肉,将心脏从原本位置移了开来,这才避开了原本致命的以及。

    心脏复位之后,那团柔和白光蔓延开来,将他整个心口位置包裹了起来,里面断掉的经脉,血管和肌肉开始快速生长修复,不一会儿就已经恢复如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