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四百六十七章 转念神通
    沈落目光猛然一缩,体内法力顿时疯狂灌入六陈鞭中。

    鞭身之上乌光一振,竟如先前的长剑一般,在鞭身上凝出了一团黑色太阳,其上发散出的光线里赫然蕴含着精纯至极的玄阴之气。

    那一点金光打在黑色骄阳之上,竟是没费什么力气,就直接一穿而过,抵在了六陈鞭上。

    沈落只觉得一股极具穿透力的力量透过六陈鞭,直接打在了他的手臂上,令他双臂一沉,身子也忍不住跟着一颤。

    “喝!”

    他口中轻喝一声,体内黄庭经功法运转,一股龙象之力振臂而出,直冲银甲天将。

    六陈鞭上亮起的乌光,顿时如潮水倒涌一般直冲而出,逼得那点金光骤然爆裂,炸起一片炽烈金光。

    一金一黑两轮骄阳相互抵触,两种光芒相互侵蚀,全都飞快消融起来。

    眼见各自金光消散之际,沈落忽见对面的银甲天将单手掐诀,身后亮起一片金色光幕,当中似有一圈环形符纹流转。

    还不等他看个分明,那符纹当中便有铮鸣之声大作,数百道金色剑光从中一穿而出,化作一片剑雨,朝着沈落迎面穿刺而来。

    两者距离实在太近,沈落根本来不及闪避,只能全力运转黄庭经功法,浑身亮起光芒,两只手臂在龙象之力的催动下,化作两条粗壮的龙爪。。

    其一横在身前格挡剑光,另一猛地一抽六陈鞭,朝着前方横砸了出去。

    金色剑光打在手臂之上,虽未能直接破开其上龙鳞甲片,阵阵锋锐劲力却直接透过肌表渗入,仿佛打在骨骼上一般,另沈落疼得牙关紧咬。

    其横扫出的一鞭,带起一连串模糊鞭影,发出阵阵破空之声,直接将数百道金色剑光打散,蛮横无比地砸在了银甲天将的腰肋处,发出“砰”的一声闷响!

    银甲天将顿时腰身一折,整个人几乎被折断,直接横飞了出去。

    其落地之后,身形在地上弹了几弹,却没有就此消散,而是借势翻身而起,双脚猛然一蹬地面,身形如陀螺一般倒旋而回,朝着沈落直直的冲刺过来。

    其手中长剑光芒一闪,竟是化作点点金光消散了开来,然而消散开的金光却没有就此湮灭,而是落在其身上,隐没了进去。

    金光尽数汇入银甲天兵身上时,其浑身绽放出金色华光,身上气息开始极速暴涨,瞬息间就达到了大乘后期层次,直接化作了一柄金光璀璨的光剑。

    沈落看着这“人剑合一”的一幕,心知这多半便是银甲天兵最强的手段,自然不敢松懈半分,同样全力运起法力,灌注进了六陈鞭中。

    鞭身之上乌光环绕,气势大涨,沈落双目一凝,两腿化作粗壮象足,朝前一步踏出,龙爪握鞭朝着直冲而来的“金色光剑”重击而下。

    “轰”,六陈鞭重重砸在剑身之上,顿时发出一声雷鸣般的轰响!

    金色光剑上响起“咔”的一声脆响,当中浮现出道道光痕,继而砰然碎裂开来。

    崩散的金光当中,无数道细小无比的金色光剑横冲直撞,朝四面八方一股脑地飞射而出。

    沈落只能匆忙回护胸腹要害,双臂却被密密麻麻的剑光戳中,传来一阵阵剧烈锐痛,等他低头去看时,那些鳞甲缝隙里便已经有道道殷红血迹流淌出来了。

    好在那金光只持续了数息时间,便自行消散开来,一团白色光芒从中飘飞而出,从沈落眉心当中一穿而过,与他的神魂相融在了一起。

    沈落收起六陈鞭后,体内龙象之力也收了起来,双臂之上竟然露出了近百道伤痕,上面鲜血淋漓,看着十分凄惨。

    他试着提了一下双手,两臂深处顿时像是过电一般,传来一阵阵刀刮骨头般的尖锐疼痛,疼得他面容一阵扭曲。

    “好厉害的剑气,功散之后竟然还有如此多的剑气残留,这次只怕连经脉也损伤到了。”说话间,沈落四周光芒一闪,就已经回到了金殿中。

    他看着椅子上高坐的金甲天将,忍不住抱怨道:“你手下这什么三十六天罡兵,还真是没一个好对付的,连杀手锏都用上了。”

    话音刚落,那天将手中宝塔光芒一亮,便有一枚丹药飞掠而来。

    沈落手臂刚想抬起,那种剧烈疼痛便再次席卷而来,令他倒抽了一口冷气,只得张口一吸,将那丹药直接吸入了口中。

    他口含着丹药,缓步走出大殿,像一只斗败的公鸡,垂着双臂坐在了台阶上。

    只见其喉结滑动了一下,将那枚丹药吞咽了下去。

    丹药入腹,立即化作一股热流,从胸腹朝着四肢流淌而去,药力所过之处皆如雨露滋润,十分舒爽,可偏等其流至双臂上时,却好似江河淤堵,竟不能顺延而过。

    沈落心中微讶,这才发现自己还是小瞧了那天兵最后一击的威力,其残留在自己手臂经脉中的剑气,竟然损伤到了经脉,令药力无法通过。

    他旋即忍着手臂上刺骨的疼痛,双手在身前掐了个法诀,盘膝坐好,开始运转起无名功法,试图以法力引导药力通向双臂。

    然而,当他的法力从两侧肩井穴灌入之后,行至极泉穴时,便被堵塞住了。

    沈落眉头蹙起,丹田内法力快速调动,大力朝着极泉穴突进而去,试图以法力强行冲破剑气阻隔。

    结果才刚一尝试,一股百倍于前的剧痛,顿时从肩头传来。

    沈落只觉得头皮骤然一紧,额角便有冷汗淌了下来。

    “怎么会这样?”

    他心中大为不解,却也不敢再继续做尝试,生怕一个不小心,将原本只是被剑气堵塞的经脉,给彻底冲断开来。

    “这下好了,丹药之力无法进入,根本无法加速伤势恢复,若只靠着时间流逝,让那股剑气消失,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去。”沈落不禁叹道。

    他知道,这时候再去后悔与天兵交战时过于大意已经迟了,得想个办法将那剑气从自己经脉中移除,并修复好自身经脉才行。

    一念及此,沈落目光忽的一闪,猛然记起纯阳剑诀中有一名为《大开剥术》的神通,相传练成此术之后,修炼之人即便开膛破肚也可不死,断骨截肢也能重生。

    甚至修炼大成之后,哪怕是斩头挖心的致命伤势,也可在转瞬只见恢复如初,若是能够修成次术,想来修复个小小经脉应该不是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