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四百六十四章 梦回金塔
    沈落掐诀一点,设下的纯阳剑胚剑光大放,风驰电掣的朝前方疾射而去,不到半片刻就抵达了长安城。

    他施展捏骨易容之术变化了新的容貌,轻易通过了守门修士盘查,很快进入城内。

    沈落没有回曲池坊,那里的住处已经被辰纲知道,说不定除了邙山五友,还有其他人监视。

    他来到城东,在常乐坊购买了一座院子,作为自己新的居住之地。

    将院子各处打扫了一番后,他便在院子各处游走了一圈,指尖不时射出一道蓝光,在院落周围的地面刻画出一道道类似阵纹般的图案,取出一块仙玉安插在阵纹中。

    一刻钟后,沈落回到院子中央,目光四下一扫,掐诀一点。

    那些蓝色纹路猛然一亮,形成一层蓝色光幕,将整个院子都笼罩其中,但很快便又隐去。

    他看到此幕,满意的点点头。

    他刚刚施展的,是从辰纲那本秘术典籍内学来的一门简易的法阵,具有警戒的作用,任何人靠近院子,他立刻便能感知到。

    做完这一切,他才进入内室盘膝坐下,长长舒了一口气。。

    他此次能够顺利进阶凝魂期,最重要的是寿元大增,较之前又增加了百余岁,短时间内倒也可以安心修炼了。

    不过沈落没有高兴多久,突然便想起即将到来的魔劫,心情立刻又低沉下来。

    他就算寿元大增又如何,一旦魔劫到来,仙神都可能会陨落,更何况他这个凝魂期的小修士。

    “不能放松,还要继续努力精进修为!”沈落心中暗道,盘算接下来的修炼计划。

    长安城这里资源丰富,是个修炼的好地方,不过他的资质不高,若无外力相助,修炼速度太慢,仍需要大量类似二元真水的资源。

    他之前已经试过,进阶凝魂期后,二元真水仍然有很大的效果。

    只是二元真水珍贵无比,想要弄到,除了花费大笔仙玉外,还要有一定的门路才可。

    沈落沉吟间,一阵微弱的鬼啸从他身上传来,空气中浮现出点点阴气波动。

    他翻手取出一物,正是乾坤袋,鬼啸之声也正是从袋内传出,应是那个将军鬼物所为。

    乾坤袋乃是阴煞法器,内部蕴含不少阴煞之力,那将军鬼物这些时日待在里面,竟然吸收袋内阴气,竟然逐渐恢复了伤势。

    以乾坤袋蕴含的禁制,还有那些封印符箓,渐渐无法再压制此鬼。

    如今他已经顺利进阶凝魂期,袋中的将军鬼物可说已经无用,只是此鬼具有凝魂期的实力,就这么舍弃掉太过可惜。

    “小茅山擅长驱鬼驭鬼之术,我记得纯阳宝典内还有一些驯鬼法门,能够驯服鬼物,变成类似灵宠般的存在。”沈落心念一转,取出纯阳宝典,飞快翻阅。

    纯阳宝典前半部是纯阳剑诀,后半部记载的各种秘术,非常驳杂,他虽然看过几遍,有些地方还是模模糊糊的。

    沈落寻找了一会,很快便找到了关于驯鬼之术的内容,发现此术并不复杂,和通灵役妖之术差不多,总的来说就是压服鬼物,使得其收敛凶性,为自己所用。

    “试试看吧,如果实在不行,就将此鬼处理掉,带在身上太麻烦了。”他心中暗道一声,将乾坤袋放在身前,按照纯阳宝典记载,缓缓运起驯鬼之术。

    他口中念念有词,手指射出一道道黑光,不断融入乾坤袋内。

    转眼间小半个时辰过去,沈落收回了手,满脸疲惫之色。

    施展驯鬼之术极耗神魂之力,他刚刚突破凝魂期,神魂之力还不算非常强大,经不起这般使用。

    不过他能感觉将军鬼物安顺了一些,不再像之前那般狂躁。

    “看来这驯鬼之术效果还不错。”沈落眼中闪过一丝笑容,将乾坤袋收起,倒头睡下,很快陷入了梦乡。

    ……

    不知道过了过久,沈落双目缓缓睁开,眼前却是一片明晃晃的亮光。

    他连忙抬起手臂挡在眼前,视线透过指缝一扫前方,就看到眼前白茫茫一片,远处摆着一张白玉石椅,上面正端坐着那位手托金塔的金甲天将。

    “看来是又入梦了……”沈落心中叹息一声。

    金甲天将目光冷冷扫过他身上,口中便响起了一阵吟诵之声。

    紧接着,其手中天册一挥,上面立马有一片金光挥洒而出,将沈落卷了进去,带入了那片金色空间,落在了那座方圆数百丈的石台上。

    沈落才刚一站定,眼前蓦地闪过一点寒光,一杆银色长枪骤然刺出,直奔自己眉心而来。

    他心中一凛,下意识地歪了一下脑袋,耳尖擦着枪尖闪避而过,却感到一股森然寒气透了过来,令他半边脸一阵冰寒。

    沈落没有丝毫犹豫,闪避的同时,已经抬起一臂,朝着枪身横砸了过去。

    只听“砰”的一声闷响,一股大力落在枪杆之上,顿时炸起一团漩涡气劲,那柄银色长枪猛地一弯,直接荡开了数丈远,连带着后方握枪之人也给击退了开来。

    沈落借势向后退开数步,与那人拉开了些距离,再一打量才发现,其看起来约莫三四十岁年纪,脸上蓄着短须,神情木然,身着银色铠甲,手持一柄霜白长枪,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波动,却已经达到了大乘中期层次。

    银甲天兵被沈落一击打退后,手中长枪一挺,再次朝沈落杀了过来。

    其手中长枪一个前刺,枪尖寒光一闪,抖了三抖,虚空中顿时浮现出一片雪白枪影,朝着沈落当头笼罩了下来。

    沈落手腕一转,掌心一阵乌光闪过,那柄六陈鞭就出现在了手中。

    他不退反进,朝着那片枪影迎面冲了上去,手中六陈鞭猛然一转,朝着上方横扫出去。

    “呼”的一声,劲风作响,六陈鞭上乌光大作,在半空中划出一穿模糊鞭影,与那雪白枪影搅在了一起,发出一连串的碰撞声响。

    雪白枪影被尽数扫灭,枪身也在一次次碰撞中,被打退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