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四百六十三章 不可说
    不过李姓少女正目不转睛的看向远处河面,没有留意武姓青年的目光。

    大方真人听闻这话,眼中闪过一丝若有所思之色,面上含笑点头。

    不提二人在船上讨论,这边的交手还在继续。

    赤色飞剑势若闪电的射下,眼看便要刺入河中,下方河面“轰隆”一响,一道粗大水柱冲天而起,其速度也是迅疾无比,并不比那赤色飞剑慢,二者狠狠撞在一起。

    “嗤啦”一声,粗大水柱被斩成两半,可赤色飞剑也被反震而回。

    紫袍羽士面色有些难看,他御剑攻击,却被一道水柱挡回,颜面大失,伸出两根手指对流星剑虚空一点。

    流星剑竟如同车轮一般的自行旋转起来,散发出红光更猛然大放,然后又立刻收缩。

    剑光一缩一涨,无数道纤细红丝突然爆射而出,将其下方的数十丈的范围全都笼罩在了其内,更发出刺耳的尖啸声,威势惊人之极。

    不过下方河内之人也没有示弱,河面蓝光闪动,然后“嗤嗤”的破空之声大作,无数蓝色光丝从河内爆射而出,却是一根根蓝色水针,密密麻麻不知有多少,和漫天落下的赤色剑丝碰撞在一起。

    只见无数大大小小的光团在半空出现,一时呈现相持不下之势。。

    “这是千雨针术!只是威力何以如此之大,竟然能挡得住武道友的万丝剑诀!”船上的大方真人面露惊讶之色。

    武姓青年神情间也没有了得意,顾不得再去看李姓少女,神情间露出了几分担忧之色。

    赤色剑丝乃是剑光幻化而成,有其尽头,势头很快便衰弱下来。

    下方的水针却源源不断射出,非但没有衰竭,反而越来越密,立刻占据到了上风,将剑丝逼的节节后退。

    “找死!”紫袍羽士大怒,掐诀收回飞剑,全身红光大放。

    一团团赤色火云从其体内飞出,眨眼间形成一片十几丈大小的火云,将其身形淹没在其中。

    一股炙热无比的高温从火云内散发而出,密集的水针飞射而至,可刚刺在火云上,就嗤啦一声,被云中透出的高温瞬间蒸发。

    “好贼子,尝尝我的焚天大法!”紫袍羽士的冷笑之声从火云中传来,火云滚滚翻涌,便要朝下面扑去。

    可就在此刻,一声冷哼从水下传出,蕴含一丝怒意,周围虚空轰隆一震,一股铺天盖地的水元力从四面八方轰轰汇聚而来。

    火云周围虚空中水元力瞬间浓厚到犹如实质一般,这片空间的空气也变得沉重无比,比河水还要沉重百倍,仿佛瞬间从半空,转移到了万丈深海海底一般。

    紫袍羽士所化的火云被这股浓郁无比的水元之力禁锢在了半空,动弹不得,好像琥珀里的苍蝇。

    “轰隆”一声巨响,一道数丈粗的水柱豁然从河中冲天而起,如怒龙出水,席卷八方,瞬间冲上数十丈的高空,狠狠打在火云之上。

    “嗤啦”一声,十几丈大小的火云好像一朵小火苗,瞬间便被水柱冲垮浇灭,彻底消失,云中的炽热高温也被轻易一扫而空。

    紫袍羽士身影浮现而出,被震飞了出去,口中鲜血狂喷。

    船上众人眼见此景,面色都是一惊,只有那国师道人面带笑容,似乎早就知道这个结果。

    一道白光从画舫那里射出,托住紫袍羽士的身体,然后显现出一个人影,正是那个大方真人。

    “武道友,你没事吧?”大方真人面带关切的问道。

    “无妨。”紫袍羽士勉强稳住神情,但其眼中的惊恐,却是无论如何也掩饰不住。

    他直到此刻终于明白自己和河底修士之间的差距,那人对于水元之力的操控已经达到了一种不可思议的程度,远远超出他的想象,刚刚对方已经手下留情再留情,若那人想杀他,他已经死了起码十次。

    “哪一位高人在此,请出来一见!”大方真人将紫袍羽士的神情看在眼中,心中一凛,随即看向下方河面,扬声喝道。

    可话音落下良久,下方河面毫无动静,更没有人出现。

    大方真人微一咬牙,屈指一点,十几道白色雷光电射而出,打在河面之上。

    砰砰砰!

    河面炸裂开十几道粗大水柱,水花四溅,可河底仍旧毫无动静。

    “看来那位修士已经离开了,可惜,如此高人未能和其结识。”画舫之上,那金冠青年不无遗憾的叹道。

    “殿下不必惋惜,你和此人有缘,日后会有再见之时。”国师道人笑道。

    “国师看出此人的身份?”金冠青年眉梢一动。

    “不可说,不可说,时机一到,殿下自会知晓。”国师道人连连摆手,然后闭口不再说话。

    金冠青年对国师道人很是恭敬,见此也不好再问什么。

    船上其他人都是朝廷贵官的后代,平日也结识了一些修仙之人,可如此激烈的斗法,他们仍旧很少看到,此刻面露兴奋之色,热烈的讨论着刚刚的交手。

    李姓少女紧盯着远处的河面,神情颇为古怪。

    “十九妹,你怎么了?”金冠青年问道。

    “没事,只是看到二位前辈斗法,觉得有些震惊。”李姓少女急忙摇头。

    “没事就好。”金冠青年哦了一声。

    “刚刚河底那人的冷哼之声,怎么有种熟悉之感,莫非以前和其见过?”李姓少女心中暗道。

    紫袍羽士和大方真人飞了回来,满脸羞愧的自承失手,请求责罚。

    金冠青年自不追究,让紫袍羽士下去好好休息,然后带着众人也转身回舱。

    其他人还在兴奋讨论河底那位高人的来历,有两个贵官之子甚至提出了拜师的想法。

    ……

    此刻,河底的高人已经身处数十里之外。

    沈落正一袭青衫加身,站在纯阳剑胚上,御剑飞行。

    他双目精光四射,看起来极其有神,身上翻滚着强大的气息,赫然达到了凝魂期层次。

    在梦境经验加持,以及以鬼养神秘术的辅助下,他花费月许时间,终于一举突破瓶颈,达到了凝魂期境界。

    只不过他突破境界后,需要花些时间稳固修为,这才和那个修士略微交了下手,好在并未露面,倒不用担心暴露身份。

    其实他的修为境界还是没有彻底稳固,否则身周气息不会这般翻涌,需要花些时间慢慢适应。

    只是这种温养修炼,需要一个稳定的环境,他考虑了一下后,还是决定回长安城。

    他如今实力大增,加上有不少法器符箓傍身,倒也不用太过担心聚宝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