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四百六十二章 九殿下
    沈落先运转通灵役妖之术,召唤出浪生在周围护法,这才在法阵外盘膝坐下,取出乾坤袋放置在法阵中央。

    他掐诀催动此法阵,一股黑光从法阵内腾起,将乾坤袋缓缓托了起来,更有丝丝黑光融入了袋内。

    乾坤袋周围黑色幽光闪动,缓缓出现一个朦胧的黑色身影,正是那个将军鬼物的形象。

    “辛苦阁下助我一臂之力了。”沈落微微一笑,起身走进法阵内,在乾坤袋下方坐下,将军鬼物虚影正好笼罩在他身上。

    他缓缓运转以鬼养神的秘术,丝丝幽光从鬼物虚影内透出,朝着他的眉心处汇聚。

    沈落眉头微蹙,面上露出一丝痛苦之色,却强行忍耐,运起无名功法,再一次尝试冲击凝魂期瓶颈。

    转眼间,过了数月。

    新年已经过去,黄河这里天气仍旧一日冷过一日,今日更下起了大雪。

    茫茫河面上雪花飞舞,天地间一片笼统,几乎分不清哪里是河面,哪里是天空。。

    此等天气不适合航运和捕鱼,故而河面上一艘航船和渔舟也没有。

    不过此等美景,却正适合不为生计犯愁的文人贵胄们赏雪观景。

    只见一艘长足有二三十丈,高三层的画舫在黄河中缓缓而行,上面笙旗飘扬,竟然是明黄颜色,绣龙画凤,显然画舫中有皇室中人。

    阵阵丝竹管弦之乐,歌舞之声从里面传出,间或还有人高声诵念一首诗词,赏雪正酣。

    就在此刻,距离画舫前方数百丈外的河面突然剧烈翻滚,浮现出一个巨大的漩涡,周围还有无数小型漩涡交替浮现,引得附近狂风大作。

    与此同时,河面的天地灵气也剧烈紊乱,朝着巨大漩涡汇聚而去,天空之中也掀起阵阵狂风,形成一个更大的气流漩涡,发出滚雷般的长鸣声。

    画舫的船帆也被狂风波及,一阵剧烈晃动,船上数面旗帜直接被狂风折断,卷上了天空。

    “怎么回事!”船上的歌舞之声戛然而止,一群人从船舱内慌忙涌了出来。

    为首之人是个身穿明黄长袍,头戴金冠,手持折扇的青年男子,此人看起来二十几岁,星眸秀眉,天庭饱满,眉心隐现紫光,给人一种极为尊贵的感觉。

    金冠青年身旁还站着一人,却是一个身穿明黄长裙,头戴凤冠的少女,赫然正是沈落在宛丘城坊市和轩辕阁拍卖会见过两次的李姓少女。

    二人身后站了十几个人,都是些锦衣青年男女,气度不凡,显然都是大有身份之人。

    还有几个身穿道袍的羽士站在周围,却都是修士。

    那个武姓青年此刻也在这里,不过站在人群边缘,脸上的高傲早已不见,有的只是谦卑和恭敬。

    武姓青年身前站着一个紫色道袍,戴雷阳冠的中年羽士,两人五官轮廓有些相似,似乎有着血缘关系。

    “启禀九殿下,前方灵气潮涌,狂风成漩,应该是有修仙者在河底闭关,试图突破境界,因而引发天象。”金冠青年身后站着一个手持尘拂道人,打量了前方河面一眼,嘴角露出一丝笑容,开口说道。

    这道人相貌清奇,满头白发,脸上却没有一丝皱纹,看起来极为年轻,只是面色不知为何,有些病态的苍白。

    说话之间,此人一挥手中尘拂。

    一层青光凭空出现,笼罩住整艘画舫,青光中闪动着一道道奇妙的纹路,更有点点光芒闪动,如同夜空中的星辰。

    画舫立刻变得平稳下来,任凭天空狂风吹拂,河中漩涡汹涌,都不能影响其分毫。

    就在此刻,远处半空的灵气漩涡突然停止运转,发出一声清鸣后崩溃飘散,天空之中浮现出道道彩虹般的霞光,看起来很是美丽。

    河面上的漩涡也随之消失,几个呼吸后,一切恢复了平静,雪花继续飘荡而下。

    “好像结束了,国师,可能看出此人什么境界?刚刚突破是否成功?”金冠青年颇有兴趣的问道。

    “突破已经成功了,看这灵气波动,应该是凝魂期的修士。”道人含笑说道。

    “哼!一个刚刚突破凝魂期的修士,竟敢打扰九皇子殿下和淑公主赏雪,更损毁皇旗,罪大恶极,在下去将他揪出来,请殿下发落。”武姓青年身前的紫袍羽士突然冷哼一声,大步走了出来,朝金冠青年行了一礼后说道。

    “据国师所言,此人是闭关突破,这才引发天象,并非有意为之,就不必大动干戈了吧。”金冠青年摇头说道。

    “虽是无意为之,但此人损毁皇旗却是事实,若不严惩,不足以彰显我大唐皇室之威,若此事传开,更会让那些修仙宗门蔑视朝廷,还请殿下明察。”紫袍羽士似有不甘,再次说道。

    谈及朝廷威信,金冠青年也不禁面露迟疑之色,不由得看向那个被称为国师的道人。

    “武道友所言也有理,殿下不如准了,我们也正好欣赏一下武道友的焚天仙法。只是此处乃是黄河之上,水气浓郁,正克制武道友的火系神通,可要袁某助你一臂之力?”国师道人嘴角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说道。

    “区区一名刚刚突破凝魂期的修士,不劳袁国师费心,诸位稍后,我去将他拿来。”紫袍羽士冷哼一声,也不见其如何施法,身形已经飞了出去,几个呼吸便到了之前漩涡的上空。

    “何方妖人,竟敢妨碍皇船行驶,给我出来!”此人怒喝一声,屈指一点。

    “咻”的一声锐啸,一道赤色剑光从他袖中射出,疾若流星的刺向河内,发出极其响亮的尖啸,响彻十几里的河面。

    “武道友的流星剑威势越发大了,武贤侄,你父亲的修为距离凝魂中期已然不远了吧?”船上另一个鹤发童颜的羽士朝武姓青年问道。

    “大方真人目光如炬,家父近来修炼确实大有精进,他曾言有把握在三年内能突破凝魂中期。”武姓青年有些骄傲的说道,然后目光投向那李姓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