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四百六十一章 不幸中之万幸
    沈落当下两手飞快掐诀,运转九九通宝诀,炼化此钟。

    小半日后,黄铜小钟最后一层禁制也被炼化,沈落也得知了此钟的名字:金甲仙衣。

    他豁然睁眼,掐诀一催。

    一道耀眼的黄光在眼前闪过,随即“嗡”的一声,一口黄铜大钟出现在他头顶,滴溜溜旋转间,散发出一道道如有实质的黄色光芒,形成一个钟型护罩,将他的身体笼罩在其中。

    随着沈落口中念念有词,附近河水波动一起,三道磨盘大小的旋转水刃浮现而出,发出尖锐的呼啸之声,正是他以前从碧水门那里学到的水系法术漩涡斩。

    “来!”

    沈落手中法诀一引,三道旋转水刃弩箭般射出,在水下划出三道雪亮痕迹,重重斩在钟型护罩上。

    “铛”“铛”“铛”三声足以震动耳膜巨响炸开!

    三道旋转水刃好像撞上礁石的浪花,轻易崩裂,化为无数水珠,而钟型护罩只是微微波动,立刻便恢复原样。

    沈落眼见此景,眼中露出一丝喜色。

    以他如今的修为境界,以及御水之术的威力,漩涡斩绝对比得上中品法器的全力一击,竟然根本无法撼动金甲仙衣的防御。

    他如今攻击法器有纯阳剑胚,五岳山形印,青色短斧等,防御法器方面有了金甲仙衣,可谓攻防兼备,在应敌实力上总算没了明显的短板。。

    想到这里,沈落越发心满意足,挥手解除了金甲仙衣的防御,又取出辰纲的储物扳指,施法探查。

    辰纲的储物扳指内空间颇大,足有一间屋子大小,可里面竟然空空荡荡,只零星的摆放着几件小东西,以及二三十块仙玉,连百分之一的地方也没有占用。

    “怎么会?丹阳子不是说辰纲是博物行供奉,之前还列出一长串的宝物名单让我挑选,怎么储物法器里面这么空荡!”沈落不禁大失所望。

    储物空间内的几件东西看起来都不是什么珍贵之物,两瓶丹药,一块令牌,三本书本,还有一个八角形的圆盘。

    沈落将这几样东西拿了出来,一一细看。

    两个药瓶内装的都是恢复类的丹药,那块令牌则是博物行的供奉令牌。

    三本书籍其中一本是名为《烈火玄功》的功法典籍,另一本则记载了辰纲收集的各种法术,秘技。

    沈落没有理会那《烈火玄功》,不过对于辰纲收集的各种法术,他倒是有几分兴趣,仔细翻看了一遍,也有些收获。

    最后一本书册则是辰纲的手记,记载的东西很杂,有关于博物行的事宜,一些修炼心得体会,平日遇到的事情等等,颇有些日记的感觉。

    沈落随意翻看,很快翻到了最后,神情顿时一凝,仔细阅读起来。

    片刻之后,他抬起头来,脸上露出复杂的神色。

    手记的最后几页纸在反复述说一件重要的事情,辰纲数年前一次探险中偶然得到了一张残缺玉简,里面记载了一件威力绝大的上古法宝炼制之法。

    此宝名为“五火神焰扇”,须用七种神鸟的羽毛,再融合五种天火,才能炼制而成,据称威力足可焚烧天地,灭神斩仙。

    辰纲修炼的本就是火属性功法,得到此玉简欣喜若狂,一心一意想要炼制出此宝。

    只是五火神焰扇乃是九天神器,根本不是区区凝魂期修士能够练成,辰纲退而求其次,和一位炼器大师反复讨论后,将炼宝工序精简,材料档次也大大降低,而五种天火降低到五种人火,弄出了一个改良版的“五火扇”。

    那个炼器大师,沈落也认得,正是之前主持轩辕阁拍卖大会的赤手真人。

    可即便是“五火扇”,炼制代价也极大,辰纲将所有家当几乎全部变卖,才在这几日勉强凑齐,交给赤手真人炼制此宝。

    而辰纲之前从沈落这里购买千年灵乳,也是为了炼制此宝,据手记上记载,改良而成的五火扇不是很稳定,千年灵乳似乎有稳定此扇的功效。

    三天前,赤手真人开始炼制此宝,辰纲在一旁护法,无法分身,这才耽误了前来追杀沈落,导致后面的事情发生。

    “原来是这样,我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沈落喃喃自语。

    若他早几日去古墓,辰纲八成会带着一身收藏,和邙山五友一同追杀过来,若能将其击杀,辰纲一身珍藏就都落在他手中的。

    不过辰纲若是和邙山五友携手同来,沈落估计也无法再将他们一一击破,最后身死的极有可能是他自己。

    他摇了摇头,不再想这些有的没的,将手记收起,拿起最后的八角圆盘。

    此盘周围铭刻了八卦方位,中间区域分成许多小格,组成了一个复杂无比的图案,有些类似法阵阵图。

    “这个东西,莫非就是感应我位置的法器?”沈落心中一动,运起九九通宝诀,试图催动圆盘。

    圆盘内也蕴含了禁制之力,只是这禁制非常古怪,和寻常法器内的禁制大不相同。

    只是九九通宝诀不亏是方寸山秘术,运转片刻,这八角圆盘也很快有了回应,一个白色光点在阵图中央处浮现而出,轻轻闪动。

    沈落略一沉吟,取出装着二元真水的瓶子,将其靠近圆盘,瓶底顿时一亮,浮现出一个小小的白色光点,和阵盘上的光点隐隐共鸣。

    “果然如此。”他默默点头,继续催动八角圆盘,试图弄清楚它的使用之法。

    不过九九通宝诀催动这圆盘也就只能到这个程度,无论他如何运转此法诀,圆盘也没有更深的回应。

    沈落也没有在意,找到辰纲追踪自己的手段,他也就放心了。

    他将所有东西收了起来,闭目盘膝,调整自己的状态,接下来,便是自己眼下最重要的事情,再次尝试突破凝魂期。

    数个时辰后,沈落缓缓睁开眼睛,心念一动,身周蓝光闪动,将数丈内的河水尽数推开。

    他随即起身,取出一些布置法阵的材料,在身下的石台上刻画阵纹,布置起了一个法阵。

    不多时,一个丈许大小的圆形黑色法阵布置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