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四百五十六章 意外
    沈落面色微变,立刻全力运转五岳山形印,五道山峰虚影尽数浮现,五倍的压力一落而下,整个地下通道也隆隆颤抖起来。

    火云葫芦也无法抵挡这股巨力,儒袍老者的身体噗的一声,直接被压扁,变成一团模糊的血肉。

    可就在此刻,一股强大吸力从火云葫芦内发出,儒袍老所化的血肉飞快融入葫芦内,消失不见。

    “嗡”的一声震鸣声响起!

    宛如太阳般刺目的白光从火云葫芦上爆发,将整条通达照射的犹如白昼一般,更有一股可怖的火焰波动从白光中爆发,远远超越了辟谷期的层次。

    沈落面色剧变,急召回五岳山形印,祭出纯阳剑胚。

    他两手飞快掐诀,瞬间施展出人剑合一之术。

    纯阳剑胚赤光大盛,将他的身体淹没在其中,然后化为一道刺目惊虹,朝着后殿深处全力飞遁而去。

    那头凝魂期将军鬼物正带领着诸多鬼物紧追而来,出现在前方,似是感受到了前面可怖的火焰法力波动,将军鬼物眼中透出一丝惊色,蓦然停住了身形。

    沈落看到前方的群鬼,不惊反喜,催动赤色惊虹略微偏转一点方向,让过那头将军鬼物,一闪没入旁边的群鬼之中,朝着更深处飞驰而去。

    他催动纯阳剑胚内的红莲业火,一层赤色火焰出现在剑虹之上,前方鬼物一碰到红莲业火,立刻便被烧化,化为袅袅青烟消失,毫无反抗之力。。

    一连串裂帛之声连响!

    赤色惊虹轻易将前方的鬼物洞穿,速度没有丝毫减缓,眨眼间便飞回了那座巨厅,此处的鬼物已经稀少起来。

    沈落刚刚踏进巨厅,一声山呼海啸般的巨响从后面传来,周围的一切都在猛烈震颤,好像一下天塌地陷了一般。

    耀眼白光从后面瞬间席卷而至,却是巨大的白色火浪喷涌而来,充斥了整条通道,将通道内的那些鬼物瞬间淹没。

    炙热无比的高温从白色火焰内散发而出,所过之处,通道内的石头直接融化。

    沈落神色再次一变,来不及飞进更深处,闪身躲进巨厅的角落,同时挥手将五岳山形印扔到身后,运起全部的法力催动。

    黄色光芒连闪下,五座黄色山峰瞬间浮现而出,挡在他的身后,将白色火浪隔绝在了外面。

    巨大的白色火浪狠狠冲击在五座黄色山峰之上,在黄白两色光芒的激烈冲撞中,光华四溅飞射,爆裂声迭起,声势惊人无比!

    五座山峰巨颤之下,散发的光芒明灭不定,所幸勉强支撑了下来。

    周围的巨厅也震颤不已,墙壁和地面出现道道裂纹,似乎承受不住这股冲击之力,行将坍塌。

    沈落心中咯噔一下,如果这里塌掉,他要出去就麻烦了。

    就在此刻,一声巨响从通道那里传来,好像亿万斤巨石落地,巨厅内的地面猛烈晃动,一块块大石从上面掉落而下。

    “是通道被烧塌了!”他一听便知道发生了何事,全力运转避水诀,同时挥手祭出翠绿玉如意,变大挡在头顶。

    好在他担心的事情没有发生,巨厅这里建造的颇为坚固,厅顶的石块落了一阵,很快停了下来。

    沈落又等了一会,厅内情况彻底平静下来,才掐诀收起了五岳山形印,从角落里走了出来。

    大片尘土在巨厅内飞扬,周围的视野瞬间变得模糊不清。

    他翻手取出一张清风破障符,施法一催,一股大风凭空出现,席卷着这些尘土,朝巨厅深处滚滚而去,涌入那里的通道内。

    巨厅内的视野恢复清朗,到处都是碎石,一团狼藉。

    而来时的通道被无数石块泥土封住,堵得严严实实。

    “那火云葫芦内究竟有什么鬼东西,竟然能爆发出这么可怕的破坏力,看来任何人都不能小看!”沈落看着被彻底封堵住了通道,犹有余悸。

    他刚刚若是跑的慢一点,不是被烧死,也肯定被埋在里面,不死也掉了大半条命。

    只是他如今虽然侥幸逃过一劫,可来时的通道被封堵,如何离开是个大问题,不知道后殿更深处还有没有其他通道。

    沈落朝巨厅深处望去,刚刚白色火浪给这里进行了一场大清洗,厅内零星的鬼物此刻全部不见,不知是被刚刚的白色火浪杀灭,还是逃到了后殿深处。

    此处的黑色鬼气也被蒸发消失,光线也明亮了几分。

    “咦!”他突然望向不远处的地面,挥手发出一股蓝光,震开一块落石,露出下面一杆白色小旗,正是云垂阵的阵旗。

    之前他追赶儒袍老者方月公前,用乾坤袋将红裙少妇,独目大汉等人的尸体,法器收走,不过云垂阵的阵旗在远处,他没有来得及收掉。

    沈落催动蓝光将小旗卷了过来,随即又在厅内各处寻找了一圈,很快将六杆白色小旗全部找到,没有丢失。

    这些白色小旗质地颇为坚硬,上面灵光未散,并未毁于刚才的那些白色火焰中。

    沈落运起法力探查六杆小旗,其中的禁制果然未损,心下暗喜。

    有这六杆小旗在,只要凑齐六人,就能再布下云垂阵。

    他亲自体会过这云垂阵,绝对是一门上乘的合击法阵。

    唯一可惜的是,方月公给他的阵图不全,如今对方已死,看眼前的破坏情况,方月公的随身之物恐怕也已经损毁,无法了解全部云垂阵了。

    沈落略微有些遗憾的收起六杆小旗,正要祭起乾坤袋,检查里面红裙少妇,独目大汉等人身上的东西。

    就在此刻,前方堵死的通道内黑影一闪,一道高大黑影从堵死的通道内踉跄飞出,赫然正是那头凝魂期将军鬼物。

    只是将军鬼物看起来有些凄惨,半边身体已经被烧毁,剩下的半边身体也千疮百孔,看起来马上便要彻底崩溃。

    沈落愣了一下,然后右手虚空一指。

    纯阳剑胚电射而出,一个模糊之后变化成十几道赤色剑影,当头罩向将军鬼物。

    他的左手也没有闲着,立刻祭出乾坤袋,将里面的白星,独眼大汉等人尽数甩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