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四百五十五章 反制
    儒袍老者等人被豹头凶汉的变化吸引了注意,等留意到沈落那边的情况,其已经脱困而出,面色尽皆大变。

    赤色惊虹一脱困,立刻朝儒袍老者四人飞卷而去,速度比御剑飞行还要快了三分,一个闪动便出现在距离最近的独目大汉身前,劈山开海般一斩而下。

    “混蛋,给我四弟偿命!”独目大汉以为豹头凶汉已经陨落,眼睛变得血红,不退反进,祭出黑色长刀,狠狠朝着赤色惊虹一斩而去。

    若其能冷静下来,凭其辟谷中期的修为,或许还能挣得一线生机,可他此刻怒火上脑,已经失去了冷静,注定了陨落的命运。

    赤色惊虹突然一扭,仿佛一条灵动无比的小蛇,妙到毫巅的一晃让过黑色长刀,从独目大汉腰间一绕而过。

    独目大汉登时斩成两截,大片鲜血飞溅而出,当即陨落。

    斩杀了独目大汉,赤色惊虹的威力似乎耗尽,一闪解体,重新化为纯阳剑胚和沈落。

    他刚刚施展的是纯阳剑典内记载的一门“人剑合一”的高深剑术,只可惜他对这一招用的不熟,只能人剑合并几个呼吸的时间,法力消耗也颇大。

    “五弟!贼子偿命!”

    白袍青年和红裙少妇目眦欲裂,立刻催动灰色飞轮和银色圆环打向沈落。

    他们邙山五友结义已经数十年,平日虽然偶尔也会有争执,可数十年形影不离,情义比亲兄妹还要亲,眼见沈落连杀二人,白袍青年和红裙少妇哪里还能忍耐的住。。

    “二弟,三妹住手!此人实力强大,我们不是对手!”儒袍老者还有一些理智,想要阻拦二人,可惜迟了一步。

    沈落见二人攻来,不惊反喜,拂袖一挥。

    一枚黄色小印飞射而出,黄芒闪动间,五座山峰虚影在小印周围浮现,和灰色飞轮,银色圆环撞在一起。

    一声霹雳巨响过后,黄色小印岿然不动,可灰色飞轮,银色圆环却好像狂风中的落叶,被轻易震飞。

    白袍青年倒没有什么,红裙少妇脸上现出震惊之色。

    她的银色圆环名为银玉琢,看似不太起眼,实则是一件已经蕴含九层禁制的上品法器,本身材质更是奇硬无比,坚不可摧,配合其中的禁制,投掷出去能暴击万物,威力极大。

    这银玉琢并非红裙少妇自己炼制,而是在一次探险中得来,和敌人的法器硬碰硬从未失利过,不曾想今日竟然落了下风。

    “这黄色小印莫非是极品法器?”少妇望向仍然闪动着浓郁的灵光的黄色小印,脑海中浮现出一个念头。

    极品法器珍贵无比,就是凝魂期存在也未必有,可是能一击将她的银玉琢击飞,只能是极品法器了。

    一念及此,红裙少妇发热的头脑如同被泼了一盆冰水,瞬间冷静下来,一边急召被震飞银玉琢,一边转身朝远处入口逃去。

    可沈落早在三人法器硬碰的时候,便暗中驱动纯阳剑胚,从另一个方向飞射了过来。

    红裙少妇刚刚飞出两三丈距离,眼角纤细的赤色剑光一闪而现,然后脖颈一痛,便陷入了无尽的黑暗。

    白袍青年眼见红裙少妇也殒命于此,心胆俱裂,哪里还有报仇的念头,转身飞逃。

    可一道白光从下面射来,打在青年身上,却是地面的白星瞅准时机,又发出了一次攻击。

    白袍青年身上白光闪动,整个人也瞬间变成一只白色海星,“啪嗒”一声,掉落在了地上。

    不过两三个呼吸之间,在场只剩下儒袍老者一人。

    此人狡猾无比,趁着沈落击杀红裙少妇和白袍青年的间隙,快速朝后殿入口那里逃去,已经逃出了二三十丈。

    “该死!想不到这个沈落这般厉害,早知道就不贪图辰纲的赏赐,算计此人了!”儒袍老者心中后悔万分。

    “看你还能往哪里跑!”沈落岂会让其逃走,挥手发出一道蓝光,将地上的诸多法器尽数卷起收走。

    至于白星,豹头凶汉,白袍青年所化三只海星,以及独目大汉,红裙少妇的尸体,也被沈落用乾坤袋暂时收起,然后立刻掐诀催动纯阳剑胚,施展御剑之术,朝儒袍老者追去。

    通道深处的那头凝魂期将军鬼物实力虽然高强,但灵智未开,只有懵懂的意识,眼见沈落和儒袍老者朝入口奔去,将军鬼物以为二人要逃走,凶性发作,顿时忘记了对红莲业火的忌惮,立刻追了上去。

    其他鬼物见此,也尽数紧随其后,浩浩荡荡朝着入口奔去。

    沈落施展御剑飞行之术,速度何等迅疾,一两个呼吸便追上了儒袍老者,正要给其从后面来个一剑穿心。

    儒袍老者此刻豁然转身,猛地催动火云葫芦。

    一大片赤色砂砾从葫芦内射出,也没有凝聚火云火鸟等物,直接打向沈落,发出劲弩般凄厉的破空声。

    沈落眉梢一动,但他对此也早有防备,右手一挥。

    五岳山形印从他手中再次射出,上面黄芒大放,瞬间凝成一座数丈大小的山峰虚影,挡在他身前。

    赤色砂砾打在山峰虚影上,发出一阵雨打芭蕉的闷响,山峰虚影上黄芒连闪,轻易将这些砂砾尽数挡了下来。

    山峰虚影随即向下一落,压在儒袍老者和火云葫芦上。

    一股难以置信的巨力落下,儒袍老者顿时被压倒在地,火云葫芦也压在他身上。

    老者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身体几乎要被压扁,全力催动火云葫芦试图抵挡黄色山峰,可惜一点作用也没有。

    “下辈子投胎时,招子放亮一点!”沈落毫不留情,掐诀一催五岳山形印。

    黄色山峰虚影一下涨大倍许,压力也陡增一倍。

    “这是你逼我的,大家一起死吧!”儒袍老者面上露出疯狂之色,蓦然狂吼一声,两手突然按在葫芦上,体内法力尽数注入其中。

    “噗”的一声,他的双手竟然融进了葫芦内。

    老者猛地咬破舌尖,张口喷出一团精血,也一闪融入火云葫芦内。

    火云葫芦上红光大盛,葫芦表面浮现出一只头生羽冠,尾带长翎,看起来异常神骏高贵的圣禽图案。

    一股庞大的灵压从火云葫芦内透出,竟然抵挡住了五岳山形印的重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