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四百五十四章 图穷匕见
    不过此鬼全身上下插满了箭矢,被射成了刺猬一般,可怖之余也透出几分滑稽。

    “不对,这是凝魂期鬼物!”沈落面色变得阴沉,立刻从刚刚的交手情况,判断出这头将军鬼物的实力。

    他的境界虽然已经大进,也多了好几种厉害法器和手段,但仍然不敢夸口可以对付凝魂期鬼物。

    好在他现在身处云垂阵内,集合六人之力,还是有些把握的。

    沈落正要运转法阵之力,调取其他五人的法力相助,突然感到身后的空气中传来异样的波动,心底骤然生出一丝警兆。

    他立刻条件反射般身形一弓,朝着旁边横移开去,可肩膀仍旧传来火辣辣的疼痛,一道灰光飞射而过,鲜血飞溅而出,正是邙山五友中那个白袍青年催动的灰色飞轮法器。

    紧接着,又有一道银光射来,却是红裙少妇的银色圆环。

    “你们!”沈落怒吼一声,不及多言,立刻催动青色短斧拦向银色圆环。

    “铛”的一声金铁交击的巨响,好像炸雷似的,震的他耳膜生疼,周围方圆十几丈内银色宝光乱闪,四散迸射。

    青色短斧和其一碰,竟然毫无反抗之力,翻滚着倒飞了出去。。

    而沈落的身体也猛烈一抖,蹬蹬蹬连退了几步才站稳,他手中乾坤袋和右臂上的青铜护臂也被甩飞了出去,落在数丈之外。

    不等他做出任何应对,五道白光射了过来,眨眼间飞射到他身周数尺处,扎根般停在那里,正是五杆催动法阵的白色小旗。

    他身上的那杆白色小旗也脱手而出,脱离他的掌控,落在了另外五杆小旗旁边。

    六杆白色小旗在沈落身周围成一个圆形,原本罩住六个人的白色光圈也迅疾缩小,眨眼间缩到数尺大小,笼罩在沈落身上。

    儒袍老者五人此刻飞射到数丈之外站定,齐齐诵念咒语,手中飞快掐诀不止。

    一道道明亮白色光芒从白色光圈内射出,罩在沈落身上。

    沈落的身体骤然变得变得沉重无比,好像压了一座山峰,动弹一下手指也非常困难。

    他体内法力也被一股无形的禁制之力罩住,运转变得异常艰难。

    被震飞的翠绿玉如意和青色短斧原来都还悬浮在半空,可沈落现在法力运转被禁锢,如意,短斧上的光芒迅速熄灭,两件上品法器仿佛两块顽石掉落在了地上。

    这一连串的变化兔起鹘落,眨眼间便完成,沈落被突施暗手的五人牢牢禁锢在那里,动弹不得。

    甬道内鬼物不知道发生了何事,不过看到沈落不再动弹,立刻兴奋的朝着他飞扑了过去,无数鬼影黑气刹那间淹没了沈落的身影。

    一阵阵鬼啸之声从那里传来,似乎在进行狂欢的盛宴。

    “呼!这小子还真是谨慎!”

    “是啊,提心吊胆这么久,终于成了!大哥,快联系那辰纲吧。”独目大汉面上露出兴奋之色,对儒袍老者说道。

    他旁边的豹头凶汉看到掉落在附近的青色短斧,翠绿玉如意,乾坤袋还有那个青铜护臂,眼中露出一丝贪婪,挥手发出一股黑光,将四件物品卷了过来。

    其他几人也没说什么,这些收获之后肯定会平分。

    “早联系了,他此刻好像在忙别的事情,很快就到。我们先退出后殿,这里鬼物太多,不是我们能应付的!”儒袍老者也露出一丝喜色,飞快说道,然后招呼几人赶紧后退。

    可就在此刻,前方包裹着沈落的无数鬼影突然发出惊恐的啸声,轰然而散,转眼间跑了个精光,逃回了通道深处。

    沈落的身影显现出来,完好无损,只不过他头顶多出了一柄尺许长的赤红短剑,上面燃烧着一团赤色火焰,隐隐呈现莲花形状。

    那些鬼物对短剑上的赤红火焰似乎极其畏惧,离得远远的,丝毫也不敢靠近。

    而那头凝魂期的鬼物也紧盯着短剑上赤色火焰,眼神中满是忌惮,一时也没有上前。

    “原来如此,你们五个是那个辰纲派来的,那就难怪了。怎么,他还在惦记我身上的千年灵乳?”沈落脸色平静的看着五人,淡淡开口说道。

    “你……怎么会……”

    儒袍老者眼中闪过一丝惊慌之色,但随即看到沈落仍然被法阵禁锢着,这才暗自松了口气,下意识扫了一眼其头顶的赤色短剑。

    “其型如莲,百鬼退避!那是红莲业火!你竟然能操控红莲业火!”儒袍老者盯着短剑上的赤红火焰,突然失声惊呼。

    “什么,红莲业火!”其他几人也听说过这天火的大名,面色大惊,随即又有些恍然。

    难怪那些鬼物尽数惊慌而逃,原来是遇到了克星。

    “哼!你有红莲业火又能怎么样,你现在被云垂阵禁锢,法力即将彻底溃散,到时候看你还能不能激发出红莲业火救命!我们走!”儒袍老者目光闪动了几下,很快平静下来,转身朝后面退去。

    其他几人闻言,神情也平静下来,纷纷跟上,那独目大汉临走还不忘回头望了一眼沈落头顶的赤火,独目中透出几分贪婪。

    就在此刻,豹头凶汉手中的青铜护臂白光一闪,瞬间化为一个磨盘大小的白色海星,正是白星。

    白星嘴巴一张,一道白光从其口中射出,打在豹头凶汉身上,瞬间没入其体内。

    豹头凶汉的身体立刻被一层雾状白光包裹,噗的一声,竟然变成一个脸盆大小的白色小海星。

    “四弟!”旁边的独目大汉惊呼出声。

    豹头凶汉变成海星的瞬间,沈落身周的一面白色小旗上的灵光,突然迅速黯淡下去。

    笼罩在其身周的白色光圈也剧烈波动,出现一个缺口。

    “好!”

    沈落体内法力的禁锢消散大半,兴奋地大喝一声,将所有法力尽数鼓荡而来。

    悬浮在其头顶的纯阳剑胚赤红光芒大放,一声清脆剑啸后,爆射出数丈长的剑光,然后向下一个飞射,缠绕在他身上。

    “嗡”的一声,沈落和纯阳剑胚瞬间融为一体,化为一道刺目的赤色惊虹,散发出惊人的剑意波动,朝着白色光圈的缺口电射而去。

    一阵“嗤啦”的裂帛之声响起,赤色惊虹略微顿了一下,最后还是射出了白色光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