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四百四十九章 偶遇五友
    “莫非陆化鸣得到的情报有误,这里没有辟谷后期巅峰的鬼物?”沈落心中不禁如此想道。

    “算了,信人不疑,疑人不信,既然选择来到这里,就继续朝前面看看吧。”他很快打消心中疑虑,收功起身,继续朝古墓深处前进。

    又接连走过了几条通道,沈落突然停住了脚步,朝前方望去。

    一阵阵碰撞的闷响从前面传来,还夹杂着呼喝之声,似乎有人在战斗。

    他没有觉得惊讶,阴岭山脉这地方阴气浓郁,盛产各种阴属性材料,每年都会有很多修士来此探宝,而这座古墓外又没有禁制阻隔,有人出现在这里很正常。

    而且他寻找了这么久,也没能找到合适的鬼物,难得遇到其他修士,或许可以向对方打听一二。

    一念及此,沈落很快继续前进,十几个呼吸后抵达了通道尽头,一间巨大的石室出现在前方。

    这间石室内部颇为空旷,只在角落处摆放了一座棺椁,此刻却翻倒在地上,一股鲜红色的血液从里面流淌而出,将地面染红了一大片,散发出刺鼻的血腥气和阴气。

    棺椁附近,五个修士正在和一头全身血红的僵尸鬼物厮杀。。

    “竟然是他们!”沈落面上露出惊讶之色。

    这五个修士,他倒是见过,正是之前在丹阳子府邸外遇到的邙山五友。

    而那头血红僵尸身高足有丈许,嘴里满是外凸的獠牙,身上的皮肤看起来好像老树皮一般,而且其满身浴血,不时还有血珠从其身上滴落,不知是不是从这棺椁中跳出来的。

    这头僵尸实力颇强,竟然达到了辟谷后期的境界,而且全身皮肤坚硬无比,刀枪不入。

    邙山五友仗着人多,虽然占着上风,可始终不能击杀此僵尸。

    “大哥,用火云葫芦吧,我们不能在这里耽误太久,去后殿才是正事。”邙山五友中的那个白袍青年久战不下,有些焦急起来,对为首的儒袍老者喊道。

    “后殿?”沈落和这五人虽是旧识,却并非朋友,正要悄然退走,听到这话,却站住了脚步。

    “好。”儒袍老者拂袖一挥,身前凭空多了一个大红葫芦,在上面一拍。

    葫芦口红光一闪,一片赤红色的砂砾从其中射出,每一颗都有豆粒大小。

    这些砂砾一碰到空气,上面立刻腾起赤红火焰,飞快涨大,转眼间化为一片赤色火云,气势汹汹的打向血红僵尸。

    整间石室内的温度陡生,沈落站在石室外面都觉得前面空气一热,如置身火炉附近一般,石室内的高温可想而知。

    邙山五友中的其他四人早已迅疾后退,只有血红僵尸还站在原地,直面汹汹而来的赤色火云。

    血红僵尸面上闪过一丝惊惧,全身血光大放,两爪向前一挥,那些血光脱体而出,在其身前凝成一道血红光幕。

    儒袍老者面露轻蔑之色,十指车轮般地飞快一掐诀。

    那片赤色火云猛地一涨,微一翻滚后,竟然化为一头十几丈大小的赤色火鸟,速度也加快了倍许,瞬间飞扑到僵尸身前,狠狠撞在血色光幕上。

    密集的爆裂之声在二者交汇处大响起来,赤色火焰和血色光芒一接触,立刻如同热油遇到冷水,纷纷爆裂而开。

    赤色火鸟的威力明显比血色光幕大得多,赤红火焰略一冲击,立刻便摧枯拉朽般轻易洞穿了血色光幕,然后狠狠打在血红僵尸身上。

    血红僵尸像一捆稻草般飞了出去,狠狠打在后面的墙壁上,全身被熊熊烈焰包裹,变成一个火人,满地翻滚,痛苦惨嚎。

    那些赤色火焰显然并非凡火,威力相当大,不过几个呼吸间,便将血红僵尸便化为了灰烬。

    石室外的通道内,沈落眼中闪过一丝惊讶。

    儒袍老者的这个火云葫芦威力不小,恐怕是一件品质颇高的上品法器。

    “什么人在外面窥视?出来!”儒袍老者豁然转身,面对着沈落藏身的通道。

    那只赤色火鸟立刻飞射而回,悬浮在老者头顶,蓄势待发。

    其他四人面上都是一惊,也马上飞射过来,站到儒袍老者附近,围住了那个通道。

    沈落眉头一轩,暗道这儒袍老者感应好生灵敏,他刚刚不过惊讶了一下,气息略微有些散乱,竟然便被其感知到。

    他心中念头急转,两手在脸上飞快揉捏,几乎在瞬间就变化成一个方脸青年,缓步走了出去。

    “一场误会,田某偶然听到这里有人斗法,于是过来看看,绝没有窥视几位的意思。”沈落平静地说道,声音也变得粗哑。

    “阁下是?”儒袍老者上下打量沈落,问道。

    “在下田铁生,不知几位道友高姓大名?”沈落报了一个假名,含笑说道。

    “哼!少在这套近乎,你什么时候到的这里?有没有听到我们刚刚说的话?”那个独目大汉眼中凶光一闪,逼近了一步。

    “听到如何,没听到又如何?阁下打算杀人灭口吗?可惜你还不够斤两!”沈落面色也冷了下来,体内法力尽数调起,辟谷巅峰的强大威压完全展现。

    对面五人神情都是一变,他们五人中只有儒袍老者是辟谷后期修为,其他四人皆是辟谷中期,和沈落相比都差了一截。

    “五弟住手,不可鲁莽!”儒袍老者呵斥了一声。

    独目大汉忙答应一声,顺势退了回来。

    沈落轻哼一声,也收起了爆发的气势。

    “田道友有礼了,我等五人居住邙山,被修仙界的朋友送了一个邙山五友的称号,在下方月公,这四位是我的结义弟妹……”儒袍老者拱手为礼,依次介绍了一下五人,然后掐诀在葫芦上一引。

    那只赤色火鸟飞射而回,重新变成赤红砂砾,没入葫芦内。

    “原来是邙山五友,幸会。”沈落瞥了火云葫芦一眼,抬手还了一礼。

    “田道友见谅,我们刚刚讨论的事情非常机密,牵扯到接下来要做的一件大事,所以在下五弟言辞激动了一些,还请道友勿怪。”儒袍老者解释说道。

    “是你们说的什么后殿吗?”沈落眉梢一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