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四百四十五章 识破
    “据那人说,这乾坤袋乃是其祖上一位高手,按照上古宗门玄阴门传承下来的炼器法门,用一条阴蟒下腹的软皮为基础,再加上十六种阴毒之物辅助,花了九九八十一天才炼制成。此袋可大可小,最大能化为一间房屋大小,不仅能收摄鬼物,活物也能收取其中,禁锢之能非常强大,只要进入袋中,就绝难出来。”花蕊仔细讲解道。

    沈落缓缓点头,此物听着不错。

    “这乾坤袋不仅具有收摄,困禁的能力,道友若要杀灭对方,只需催动乾坤袋中的禁制,便能发出阴毒罡气,不管是鬼物还是活物,不消半刻,就能将其化为脓水。”花蕊继续说着,然后手掐兰花指诀,虚空一点。

    黑色小袋立刻飞射而起,化为数尺大小的一个黑色大口袋,袋口喷出一道乌黑光芒,卷住了雅间的一把硬木凳子。

    “嗖”的一声,凳子立刻消失不见,显然被收取进了黑色小袋内。

    几个呼吸后,袋口黑光一闪,一团腐土般的木渣从里面飞了出来,散发出一股刺鼻的气味。

    “看着还不错,这乾坤袋蕴含几道禁制?”沈落眼见此景,目光一亮,问道。。

    “此袋原本是蕴含九层禁制的上品法器,可惜曾经受过创伤,其中两道禁制散去,现在仅剩七道。不过此袋所用的材料乃是上品,在镇鬼法器绝对堪称翘楚。”花蕊说道,挥手收回布袋,递给沈落。

    沈落接过乾坤袋,手指和花蕊碰触了一下。

    花蕊娇呼了一声,俏脸上泛起一丝红晕,看起来楚楚动人至极。

    沈落怔怔的看着花蕊,似乎被其美态吸引,几个呼吸后才恢复过来,低头查看乾坤袋。

    “此物多少仙玉?”片刻之后,他抬起头来问道,神情间似乎有些茫然。

    “此物虽然受过损伤,可品质极高,神通奇特,威力比一般的上品法器还要厉害。且这乾坤袋刚刚收购来,道友立刻便上门购买,看来是和其有缘,那小女子也不多要,只要……三百仙玉,如何呀?”花蕊心中闪过一丝喜色,眼中泛起一层水波般的光芒,盯着沈落的眼睛,柔声说道。

    “三百仙玉?阁下此话当真?”沈落看着花蕊,双目内锐芒一闪,神情间的茫然刹那间彻底消失,似笑非笑的说道。

    “你……”花蕊愣在那里。

    沈落趁着此女呆住的瞬间,抬手一挥,迅疾无比将此女腰间的一个绿色香囊拿了过来。

    “你做什么!”花蕊一见此幕,立刻反应过来,惊怒交集喝道,神情间更闪过一丝惊恐。

    唰唰唰!

    花蕊话音刚落,雅间门扉被猛地推开,两男一女三个身穿紫袍的修士一闪出现在雅间内。

    三人都散发出强大的气息波动,两个紫袍男子是辟谷期巅峰,最后的一个紫袍少妇更是凝魂期存在。

    “阁下是何方人士,竟敢来我天工阁撒野?”紫袍少妇看着沈落,满脸寒霜之色。

    “撒野?在下可不敢。”沈落面对这个情况,丝毫没有畏惧,手上略微用力,将那个香囊撕开,一些粉红色香料颗粒流了出来。

    一股浓郁的清幽香气散发而出,正是花蕊之前身上散发出的幽香,只是没有了香囊阻隔,这个香气浓烈了很多。

    花蕊眼见此景,面上现出几分惊恐之色。

    “几位都是天工阁高人,想必都是见多识广之人,这些魅情香,想必不用在下给你们介绍了吧,此物这位花蕊道友身上戴着的,用魅情香和媚术来谈生意,一件七道禁制的上品法器竟然要三百仙玉,原来天工阁就是这么做生意的。”沈落呵呵笑道,声音很大。

    外面店铺内的客人听到沈落此话,议论起来,纷纷朝这里看了过来。

    紫袍少妇面色一变,拂袖一挥。

    一股袖风射出,将雅间门扉啪的一声合上。

    “阁下这是什么意思?想要杀人灭口?”沈落冷喝一声,体表蓝光大放,形成一个光罩护住全身。

    他手边蓝绿光芒闪过,子母剑和翠绿玉如意浮现而出,两股强大的法力波动席卷而开。

    “道友误会,长安城内所有地方都禁制争斗,我天工阁内岂敢违背,还请道友收了法器,有话好说。”紫袍少妇急忙说道,同时对身后另外两个紫袍男子使了个眼色。

    二人立刻退了出去,紫袍少妇也向后退了两步。

    而花蕊则呆立在一旁,脸上满是惶恐之色。

    “这件事,阁下打算怎么解决?”沈落视线四下一扫,掐诀收起了子母剑和翠绿玉如意,下巴微抬的问道。

    “此事的原委,小妇人都知道了,是我天工阁对人员疏于管理,才会发生这等丑事,此事定然给道友一个交代。”紫袍少妇立刻说道。

    她随即转向一旁的花蕊,沉声道:“花蕊,你竟敢动用媚术和惑人心智的香料,影响客人的神志,以此谋利,胆大包天,罪不可赦!从今日起,革去你在天工阁的一切职务,交由刑堂治罪!”

    花蕊面色惨然,双腿一软,跌坐在了地上。

    那些侍从虽然叫她小姐,她其实并不是天工阁阁主嫡亲子女,只是其的一位远方表亲,靠着这层关系,才爬到了天工阁执事的位置。

    如今因为这种丑事被一撸到底,阁主也不会庇护她,其他人更会竭力打压,再无翻身的可能。

    只是她无路如何也想不通沈落是如何察觉到魅情香的,此香她用了其他香料遮掩,而且分量下的极小,配合她的媚术,不知不觉就能影响对方的判断,事后也不会察觉。

    这手段极其隐蔽,就是凝魂期修士也未必能察觉,她才敢以此欺客。

    “是,属下领罚。”花蕊仿佛失了魂儿一般,呐呐的答应了一声。

    “下去。”紫袍少妇沉声喝道。

    花蕊挣扎着站了起来,慢慢退了出去。

    沈落看着此女背影,心中冷笑一声。

    若非他神魂之力比一般辟谷期修士强大,而且熟读《炼身秘典》,神魂之力运转之妙,感知之精,远胜以前,险些也察觉不到这一丝魅惑香气的存在。

    “这位道友,我这么处置,你可满意?”紫袍少妇转向沈落,温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