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四百四十一章 二元真水
    而在白纸下面赫然有两样灵火,分别是天心灵焰和白莲真火。

    这两种灵火都是人品灵火,排名比起金阳灵火要略微靠后一点,但都是难得的灵火。

    不过可惜,沈落如今已经得到了红莲业火,还练成了纯阳剑胚,已经不再需要这些灵火了。

    只是眼前的情况,若是拒绝这个交易,辰纲和丹阳子未必肯让他轻易离开。

    他正在迟疑之间,目光突然一凝,看向纸张上的一个物品名字:二元真水。

    “阁下有二元真水?”沈落抬头问道。

    辰纲见沈落没有询问灵火,还有名单上价值最大的五色神石,反而问起了二元真水,先是一怔,立刻就回过神来。

    “哈哈,沈道友看上了辰某的二元真水?真是好眼力,这二元真水是博物行前不久收购,据说是有人于东海偶遇一头濒死的白鳞蛟龙,击杀后从其体内提取而来的,沈道友修炼的若是水属性功法,这瓶二元真水足以助阁下修为大进。”辰纲从怀中取出一只蓝色小玉瓶,放在桌子上。

    他虽然尽量放轻了动作,仍然发出“砰”的一声沉闷重响。。

    “可否让在下一观瓶内真水?”沈落看了一眼玉瓶,问道。

    “当然可以,道友请便。”辰纲笑着挥手道。

    沈落对其点点头,这才伸手去拿玉瓶。

    这玉瓶看着不大,却极其沉重,不过拇指大小,却足有上百斤。

    他拔掉瓶塞,里面装着大半瓶亮银色的液体,比当年他得到的三元真水更加明亮。

    一股惊人的水属性灵气从瓶内涌出,在瓶口几乎形成水雾状,使客厅内的空气也为之一润,确实是二元真水无疑,且数量还不少。

    “这瓶二元真水我换了,只是你这瓶内的真水太少,最多能换两瓶千年灵乳。”沈落盖好瓶塞,不动声色的拂袖一挥,两只装满灵乳的玉瓶出现在桌上。

    “只有两瓶,太少了些,沈道友不如再看看我那些东西,继续选一两件,多换两瓶灵乳给我?”辰纲略一皱眉,说道。

    “沈某只有五瓶千年灵乳,换给阁下两瓶已经是极限,若不愿意,那交易就此作罢。”沈落淡淡说道,抬手去拿桌上的两瓶灵乳。

    “别,两瓶就两瓶吧,就按沈道友所言。”辰纲手迅疾一伸,抢在沈落之前将两瓶灵乳抓在手中。

    沈落心中暗笑,面上却没有表露出分毫,将这瓶二元真水收了起来,然后起身告辞。

    “我送你。”马秀秀急忙说道,跟了上去。

    “丹阳道友,那在下也告辞了,此番多谢你的帮忙。”辰纲看着沈落二人身影出去,也告辞道。

    “你记得就好,我们约好的事情,你莫要忘了。”丹阳子哼了一声说道。

    “丹阳道友尽管放心,我答应你的事情,何时没有兑现过。”辰纲哈哈一笑,起身想外面行去,却没有走正门,而是去的府邸偏门。

    此时,马秀秀已将沈落送至府邸之外。

    “马姑娘,沈某接下来要离开长安城一段时间,你需要的那张符箓我会努力尝试,一旦绘成,会派人送至聚宝堂。”沈落如此说道,却已没有了此前的亲密之感。

    “好,那小女子就静候沈公子佳音。”马秀秀察觉到沈落语气的冷淡,妙目波动,脸上笑容不减的说道。

    沈落没有再和马秀秀说话,转身离开。

    那辰纲准备了两种灵火,显然是马秀秀将他需要灵火的事情告知了对方。

    马秀秀是聚宝堂的商人,以此事谋利,没有什么可褒贬,只是经此一事,他已经无法将其再当成朋友对待。

    “沈公子这是要回去吗?小人送您吧。”孙同此刻仍然等在外面,看到沈落走出,立刻驱车上前。

    “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做,就不劳烦孙兄了。”沈落摇了摇头,快步向前而去。

    他身法极快,几个呼吸便消失在远处,让孙同愣在了那里。

    马秀秀目送沈落身影远去,俏脸沉了下来,默然而立的一会后,这才转身走回了府邸。

    客厅之中此刻只有丹阳子一人,在悠然喝茶。

    “丹阳子,事情和之前说好的不一样啊,按照我们先前商定,先由你我提出和沈落的交易之事,等其同意后,再让辰纲和他见面,你怎么直接将辰纲带了过来!”马秀秀面色阴沉,质问道。

    “有什么关系,按照你的估计,那个沈落八成会答应交易的事情,直接让他们见面岂不省事的多。”丹阳子淡淡说道。

    “你这样未经沈公子的许可,直接带人向他购买千年灵乳,让人家怎么看我们聚宝堂?”马秀秀冷声问道。

    “一个辟谷期散修而已,地府之事既然已经有了交代,老夫的时间宝贵的很,可没有那么多空闲陪你奉承那小子!”丹阳子神情也冷了下来,重重的将手中的茶杯放在桌上,发出“啪”的一声大响。

    “哼!如果因为你的缘故,导致忆梦符一事受影响,我不会善罢甘休的!”马秀秀娥眉向上一扬,双眸之中射出两道寒光。

    说完此话,她转身朝外面走去,留下了满脸怒容的丹阳子。

    ……

    沈落离开了延寿坊,混入外面一条大街上的人群中。

    他迅速在人流中穿行,很快横穿了数个街区,来到一条城内河流边。

    他左右张望,来到一个无人之地,毫不犹豫的潜入水中,施展避水诀和御水术,在水底朝前进。

    沈落在水底潜行了一个多时辰,从城北来到了城东,这才从一个隐蔽之处出水登岸,躲在岸边一处茂盛灌木丛内。

    他全身上下的衣服已经在水底更换了一遍,更彻底清洗了一下身体,确保没有人能够追踪过来。

    此时的沈落面色有些凝重。

    今日之事,给他敲响了一记警钟,让他猛然意识到已经依赖聚宝堂太多,也让对方知道了自己太多的事情。

    若是聚宝堂对其有歹意,随时可以像今天这样,从他身上拿走任何东西,做的再绝一些,甚至可以直接杀人夺宝,凭借他现在的实力,根本无法反抗那么庞大一个组织。

    好在他及时醒悟,立刻脱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