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四百三十三章 丹阳子
    刚刚沈落一进入这个坊区,便感觉到了此地灵气比别处浓郁不少,而且左侧区域隐隐传来一股庞大威压,如巨龙盘踞,如渊似海,原来那边是皇城。

    他的记忆没有错的话,大唐官府也在这附近,有这两处泰山镇压,这里当真是再安全不过。

    “此地灵气浓厚,环境清静,更靠近皇城,安全方面有足够的保证,是炼丹和修炼的最佳之选。沈公子若是喜欢这里,也可搬到这里来居住,我可以为你寻找一个住所。”马秀秀说道。

    “这就不必了,沈某一向随意惯了,住在这个规规矩矩的坊区会睡不着觉的。”沈落笑着说道。

    “想不到沈公子也会说笑话。”马秀秀掩口一笑。

    二人闲谈间,来到一处府邸前,府邸大门两侧分别摆放了一头一人多高的火狮雕像。。

    在大门侧面修建了一座凉亭,里面石桌周围坐了五人。

    为首的是个花白长髯的儒服老者,其他四人男女皆有,不时望向紧闭的大门,神情间隐现焦急之色。

    “这些人是?”沈落好奇的问道。

    “丹阳子大师的炼丹之术闻名长安城,这些人应该都是来请大师炼丹的,不必理会。”马秀秀看也不看那些人一眼,径直走到府邸门前,敲了敲门。

    片刻之后,紧闭的大门吱呀一声,打开一条缝隙,一个头上扎着冲天小辫的女童探出头,看摸样只有七八岁大,长的粉嘟嘟,瓷娃娃似的,十分招人喜欢。

    “马姐姐。”女童看到马秀秀,小脸上露出兴奋之色,似乎和马秀秀很熟稔。

    但其随即看到后面的沈落,小脸上又现出警惕的神情,上下审视起来。

    “这位是沈公子,是我的朋友,我们找丹阳子大师有事,之前已经约好的。小苏,大师现在可有空闲?”马秀秀揉了揉女童的脑袋,问道。

    “原来是沈前辈,在下失礼了,爷爷刚炼完丹,现在正在房间休息,二位请随我来。”女童闻言,朝沈落敛衽行了一礼,带着二人走进门内,一副小大人的模样。

    外面凉亭内的五人看到此幕,顿时一阵骚动。

    丹阳子大师的炼丹之术大大有名,和他的炼丹术一样,丹阳子的古怪脾气也同样人所共知,若是其看着顺眼的人,可以免费为其炼丹。

    但若是他看不顺眼的人,就是拿来再多仙玉,他也不会动心。

    他们五人都在外面已经等候了十几天了,却连门槛都迈不进去,沈落和马秀秀竟然直接便进去了。

    “大哥,这见多识广,可知道两人是谁?”五人中一绿裙少妇忍不住率先开口,向那儒袍老者问道。

    “看那二人面相,以及他们的对话,那少女应该是聚宝堂的新秀人物马秀秀,不过那个男子我也不认得。”儒袍老者微一沉吟后道。

    “这二人这般轻易就进去了,看起来和丹阳子大师颇为交好,既如此,那件事或许可以从他们二人那里入手。”老者旁边,一个手持描金扇子的白袍青年突然说道。

    “二哥所言甚是。”其他几人闻言,眼眸都是一明。

    ……

    此刻沈落和马秀秀被那女童带领着,来到一处前厅中。

    厅中布置雅致,正中央是一套紫檀木家具,做工极为精巧细致,一看就是大家之作,而在大厅墙壁上悬挂了几幅山水画卷,房间四角还点了熏香,闻之便觉得心平气静,显然是上等香料。

    “马姐姐你们在此稍坐,我去请爷爷过来。”女童人说话待客很有章法,给二人各上了一杯灵茶后,快步朝里面走去。

    “真是个机灵的孩子,他是丹阳子大师的孙女?”沈落看着女童背影,不由得想起了家中的小妹。

    “不是,丹阳子大师一生精力和光阴都奉献给了丹道,没有成亲生子,这孩子是丹阳子大师一次外出时捡到的,大师见其孤苦,就带了回来。”马秀秀说道。

    “丹阳子大师真是善心之人。”沈落赞道。

    “所以善有善报,小苏不仅性格极为乖巧,在炼丹之术上天赋亦是极高,假以时日说不定又是一位大师。”马秀秀深以为然的笑道。

    沈落闻言,面上现出惊讶之色。

    炼丹之术对天赋要求极高,据他了解,想要成为一名炼丹师,首先要拥有一种厉害火焰,其次是需要强大的精神力,最后还要有足够的悟性,同时有强大财力支持,经过足够次数的炼丹积累,才能在丹道上有所成就。

    他即便有梦境相助,能够快速领悟很多东西,却不敢尝试成为炼丹师。

    “呵呵,秀秀此言差矣,善心人的称谓,老夫可不敢当,只是当年和这孩子有缘,这才救下她,若然老夫觉得和其无缘,哪怕她在我门前跪哭三天三夜,老夫也不会动一下手指头。”就在此刻,一个声音从屋内传来。

    话音未落,一个身材高大,鹤发童颜的老者走了出来。

    “丹阳子大师。”马秀秀立刻站了起来,拱手见礼,态度异常恭敬。

    沈落也急忙起身,拱手参见。

    “你就是沈落?”丹阳子对马秀秀略一点头,视线看向沈落。

    “不错,在下正是沈落。”沈落点头。

    “沈道友,因为老夫的缘故,前些时日让你陷入了险境,老夫在此向你致歉。”丹阳子面露惭愧之色,朝沈落拱身行了一礼。

    “丹阳子大师快别这么说,此事已经过去,而且当日也是我自己决定要去,和大师你并无太大关系。”沈落急忙扶起对方,而后还了一礼。

    丹阳子是个年高长者,而且是地位尊崇的炼丹大师,肯向他这个年轻人低头,已经非常难得。

    不管对方是真心实意向他致歉,还是迫于大唐官府的压力才这么做,他都接受。

    更何况他还要请这人炼丹,更加要搞好关系。

    “沈道友不怪罪就好,我听秀秀说了,沈道友想要请老夫用千年灵乳炼制丹药,为了表示诚意,老夫愿意无偿为道友炼制乳灵丹。”丹阳子没有再坚持,顿了一下后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