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四百三十二章 天火红莲
    “嗤”

    一缕赤红火焰立刻从莲瓣上分离射出,无声无息的没入兔子的身体。

    活蹦乱跳的灰毛兔子身体突然一僵,然后彻底不动,气息全无,原本灵动的火红色兔眼,也变得黯淡无光,似乎一下被抽走了神魂一般。

    “此火果然能够杀灭神魂!这究竟是什么火焰,竟有如此神通?”沈落心中惊讶。

    不过他并未放心,又用另一只灰兔尝试这赤红火焰的能力,情况和第一只一样。

    连续两次尝试,令沈落对这莲瓣火焰的能力确信无疑,脑海中再度回忆看过的关于火焰的诸多知识。

    “赤红色,莲瓣形状,能够杀灭神魂,这火焰难道是传说中十大天火之一的红莲业火!”他突然想起以前看过的一本记载了天火的书籍,上面记载有红莲业火的信息以及图形,和眼前的莲瓣火焰很相似。

    沈落反复打量着眼前的火焰,越看越像。

    “不会错的,这莲瓣火焰无论外形,颜色,还是功效都和典籍中记载的红莲业火一模一样!而且传闻中红莲业火诞生于地府深处,这火焰正是从地府得来。”他喃喃自语,满脸激动之色。

    他炼制纯阳剑胚需要灵火,对于品阶根本不敢奢望,却四处寻觅而不得,想不到这次去地府执行任务,竟然得到了一团传闻中的天火。。

    红莲业火对神魂具有莫大的灭杀之力,而鬼物都是魂体,红莲业火可谓鬼物天生克星,比那只有人品的金阳灵火厉害了十倍,用于炼制纯阳剑胚更是极度契合。

    这下炼制纯阳剑胚的所有条件都达成,沈落打算再稍作准备,便开始炼制纯阳剑胚。

    他将石匣关上,收了起来,然后取出杏黄大旗和青色短斧,运转九九通宝诀祭炼起来。

    一日一夜后。

    小院之中,半空响起轰隆隆的巨响,好像一连串的霹雳炸起!

    青色短斧悬浮在半空,数道青色闪电从上面飞射而下,打在院中的一座石桌石凳上。

    石桌石凳立刻爆裂,化为一堆碎石,在青色闪电面前脆弱的仿佛豆腐一般。

    “好!”沈落掐诀将青色短斧召回手中,面露欣喜之色。

    青色闪电威力不小,比小雷符大得多,但和落雷符相比,还是差上不少。

    不过以青色短斧催生青色雷电攻击要方便的多,只要法力足够,就能源源不断发出青色雷电,不像落雷符那样,还需要画符,收取雷电等那般繁琐麻烦。

    沈落翻手将青色短斧收起,取出杏黄大旗,略微尝试了一下,威力也是不凡。

    他身上还有伤,没有再继续尝试,翻手将杏黄大旗收起,转身回屋,运功疗伤。

    如此过了三日,沈落身上的伤势已然基本痊愈,在这期间,周铁送来了一个令其有些震惊的消息。

    长安城聚宝堂竟然和邪教炼身坛有染,大唐官府调查之下,数名执事长老被揪了出来,确定是炼身坛成员。

    聚宝堂堂主大怒,一面向大唐官府致歉,一面彻查所有聚宝堂成员,一时间整个长安城闹的沸沸扬扬,其他商会也人人自危。

    沈落听到这个消息,也感到震惊,暗自钦佩程咬金的气魄。

    聚宝堂何等势力,他竟然说动就动,不亏是当年和本朝太祖一同打天下的猛将。

    只是聚宝堂和炼身坛有染,也让沈落暗暗担心,不知道马秀秀有没有牵扯进此事,毕竟是由于此女的邀请,自己才会去执行那次任务。

    当然从内心深处,他还是不希望马秀秀与此事有关,毕竟他想要炼制的丹药,还要依靠此女的关系。

    他决定再过两天,身上伤势彻底痊愈后,好好调查一番。

    就在此刻,一阵敲门声从外面传来。

    沈落眉梢一挑,起身开门,却见一个白色人影俏生生的立于门外,正是马秀秀。

    “马姑娘,你怎么来了?”沈落一怔,心中虽然有不少疑惑,但还是先将马秀秀请进了屋子。

    “沈公子,小妹此次过来,是专程道歉,本想助你炼丹,不曾想竟然将你置于危险境地,还请你原谅。”未等沈落开口相询,马秀秀深施了一礼的说道。

    “此事都是那胡庸所为,马姑娘不必自责。”沈落摆了摆手。

    “话虽如此,因为我的缘故,让沈公子涉险,小妹心中万分过意不去,那位炼丹师也感觉很对不起沈公子,让我替他向你致歉。”马秀秀诚恳的说道。

    “无妨,在下并无怨怼之意,之后还请马姑娘代为转达。”沈落淡淡一笑。

    “沈公子你不在意,我们不能当作什么也没发生,为了弥补我们的过失,那位炼丹师说,愿意免费为沈公子你炼制丹药。”马秀秀说道。

    “此话当真?”沈落面色一喜。

    “自然不假,不过炼丹的一些细节,他需要和你当面交流一下,不知你何时有时间?”马秀秀露齿一笑的问道。

    “现在就有。”沈落说道。

    马秀秀目前仍能自由走动,自然能说明一些事实,虽然不能尽消他的疑虑,但却不影响炼丹之事的付诸实施,这可涉及到他的寿元之事。

    此外,他从对方进门开始就一直在观察此女的神情举止,看起来不像作伪,心中疑虑也自然消了大半。

    “那就走吧。”马秀秀笑着说道。

    院外停靠了一辆马车,赶车的灰袍汉子迎了上来,向马秀秀与沈落行了一礼。

    沈落看了此人一眼,微微点头,之前拍卖会时,马秀秀所乘马车也是此人在赶车。

    两人登车而行,一个时辰后,来到了城北一个坊区内。

    此处和昌平坊一样非常安静,只是这里不像昌平坊那样杂乱,地面干净整洁,一片落叶,一根杂草也没有,打理的异常干净。各处的房屋建筑也都很高大华丽,显然都是富贵之人的居所。

    “这里是延寿坊,隔壁便是皇城,丹阳子大师的住处就在前面。”马秀秀说道。

    丹阳子,正是那位炼丹师的名字。

    “丹阳子大师所居之处,还真是别具一格。”沈落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