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四百三十一章 莲瓣异火
    沈落微露喜色,正要再凝聚出两只水掌,尝试开启木盒。

    灰色木盒内发出咔的一声轻响,盒盖竟然自行打开。

    他定睛望去,只见木盒之内摆放了一卷帛书,绢帛轻软,上面写满了蝇头小字,除此之外,再无他物。

    “帛书?莫非记载了什么功法秘术?”沈落心中猜测,拿过帛书展开。

    只见帛书开篇写着四个大字:炼身秘典。

    “果然是秘籍!”他暗道一声,朝下面看去。

    这秘典收藏的如此机密,内容定然非同小可。

    刚看了几眼,沈落面色立刻大变,现出惊喜之色,不过这股惊喜没有持续太久,他的神情又变得古怪起来,最后化为极度的失望和沮丧,甚至有些愤恨。

    足足一盏茶过后,他才恢复过来,但看着手中帛书,仍旧有些怔仲。

    炼身秘典上记载的东西,实在让人震惊,里面详细记载了炼身坛内秘传的一些功法秘术,其中便有谢雨欣寻找的重塑丹田,再造经脉,修复神魂创伤等秘法。。

    这些秘法精妙无比,沈落手握无名功法,黄庭经,纯阳剑典等多本绝顶功法,在梦境中更修炼到了大乘期,对修仙道法的领悟极深,看了这些内容,仍然觉得大开眼界。

    此炼身秘典对于肉身,经脉,神魂的阐述极其深刻,许多奇思妙想,更是闻所未闻,尤其在淬炼肉体,修复神魂方面,更是精妙无比。

    沈落不知道的是,这炼身秘典是炼身坛最为高深的镇坛秘典,胡庸此次执行的释放泾河龙王鬼魂任务,涉足大唐官府和地府的势力范围,极其危险。

    炼身坛总坛为了鼓励胡庸,将炼身秘典的副册赐予了他,但也在上面下了极其厉害的禁制,事成之后才会替其解除。

    而且有禁制在,也不怕被人得去,窥探到炼身坛秘法。

    谁曾想,胡庸任务失败,木盒落入沈落手中,他还掌握有黄泉竹这种天地奇珍,恰好能破解盒上的禁制。

    一切,只能说的机缘巧合。

    这些功法秘术妙则妙矣,沈落却也并不是很在意,可这炼身秘典内记载了一门开辟法脉的秘术,却着实让他震惊了。

    沈落之前便听谢雨欣说过,炼身坛内拥有开辟法脉的办法。

    不过他一直都以为那是炼身坛为了拉拢信徒,胡乱吹嘘之言,毕竟法脉乃是修士的一大根基,代表了修士的天资高低,是生来注定的东西,根本不是人为所能改变。

    但这炼身秘典中却明明白白的述说,可以用这门秘术将体内的寻常经脉,转化成法脉。

    此秘术名为玄阴开脉决,顾名思义,便是用阴煞之气刺激体内经脉,以及上面的穴窍,再经过一系列复杂无比的演变,炼化,使得经脉发生异变,转化成法脉。

    这些开辟出来的法脉,比正常诞生的法脉差了一些,没有天生的法脉宽,柔韧度也逊了一筹,修炼之时吸收天地灵气的速度也更慢。

    虽然问题颇多,这些开辟出来法脉保留了存储法力的能力,也可以随着法力的温养,将其扩大,价值仍旧极大。

    这玄阴开脉决虽然精妙,不过炼身秘典上也说了,施展此法非常凶险,如同高空走钢丝,任何一步踏错或者出现疏漏,都会导致开辟的经脉损毁,甚至彻底坏死。

    “此法光看就觉头大,就算天资悟性再好的人,也无法保证不出任何差错的完成,只要稍微行差踏错一步,就会导致经脉损毁,葬送所有修炼前途,风险实在太大了!”沈落摇了摇头,便要将帛书装入木盒内。

    但下一刻,他动作停在了那里,眼睛慢慢亮了起来。

    这玄阴开脉决,对别人来说或许艰险无比,但他也许还有机会。

    他可以梦境之中修炼此法,梦境中纵然经脉损毁,甚至死亡,也能复活。

    如此积累了足够的经验,再返回现实开脉,成功率就会大很多。

    沈落越想越觉得此法可行,唯一让他忧虑的是,经过上次入梦,他已然明白在梦境中死亡,会导致现实中的自己寿元减少,此事需得再权衡一下。

    他心中转着这些念头,将炼身秘典收了起来,打算下次入梦时尝试一下。

    沈落随即将银色戒指内的其他东西尽数取出,收入琳琅环内,然后将这银色戒指也藏好。

    储物法器非常珍贵,很多人凝魂期修士也没有一个,价值不菲。

    他处理完胡庸的这些东西,微一默然,挥手又取出一物,却是那个白色石匣。

    此石匣在封印之地,收取了不少那神奇的赤红火焰,他之前事忙,一直没有来得及检查里面什么情况,现在空闲下来,他自然要探查一番。

    沈落回想起被那赤红火焰诡异烧死的胡庸,退后一步,再度掐诀凝练出两只水掌,轻轻打开石匣。

    只见之下内漂浮着一团鸡蛋大小的赤色火团,而在火团深处,则悬浮着一块赤红色的莲瓣,轻轻转动,似乎想要从里面射出。

    可石匣内似乎有一股禁制之力,将莲瓣火焰尽数限制在其中。

    “这石匣看起来不简单,之前以为只是一个储物石匣,竟有收摄封印的神通。”沈落暗道一声,很快便不再管石匣,细看那团赤红的莲瓣火焰。

    他心中一动之下,催动水掌靠近莲瓣火焰,小心翼翼的碰触了一下火焰。

    可这莲瓣火焰和刚刚的黑火截然不同,二者接触之后,无论是莲瓣火焰,还是蓝色水掌都没有任何变化。

    沈落双眉一挑,又用木材,金属,石块,其他火焰等物接触这莲瓣火焰,莲瓣火焰仍然没有任何变化。

    他略一思量,将石匣重新盖上收起,大步朝外面走去。

    片刻之后,他又走了回来,双手各提了一只活蹦乱跳的灰毛兔子。

    沈落将兔子放在桌上,用水流凝成的绳索禁锢住,然后再度打开石匣,露出其中的莲瓣火焰。

    他掐诀催动一只兔子身上的水绳,带着其靠近莲瓣火焰,兔子的一条后退和赤红火焰略微碰触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