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四百二十八章 引荐
    二人虽是朋友,不过沈落毕竟是外人,陆化鸣也没有仔细介绍。

    沈落自然不会追问,目光四下张望,面色突然微变,驻足朝上方望去。

    只见天空之中浮现出不知何时一道巨大的圆形光幕,中央处是七柄巨剑虚影,呈现赤橙黄绿青蓝紫七种颜色。

    巨剑外围是一道道小了很多的剑影,组成一个环型,再外面,又是一层剑影,大小要更小一些。

    光幕上的剑影如此层层叠叠,分了七层之多,风车一般滴溜溜转动着。

    “这是大唐官府开创之处,本朝太祖花费偌大代价,请了一位上清高人布置的七绝剑阵,作为我大唐官府的守护法阵。此阵极为厉害,据说脱胎于传闻中的诛仙剑阵,就是大罗金仙步入其中,也是魂飞魄散的下场。”陆化鸣看到沈落这个样子,介绍道。

    “七绝剑阵!”沈落喃喃自语了一声。

    头顶的剑阵虽然看着不凡,但他却也没有想到连大罗金仙也能斩杀,大唐官府的底蕴真是深不可测。。

    “走吧。”陆化鸣似乎有些焦急,很快带着沈落转进前面一条偏僻的小路,很快来到一座二层精舍小楼前。

    “国公大人在里面?”沈落打量眼前小楼,有些奇怪的问道。

    “不,这是我的居所,我有些要事需要处理一下,稍后再去拜见国公大人。”陆化鸣说了一声,然后快步走进楼内。

    沈落心中有些困惑,但还是跟了上去。

    还没有踏进小楼,一股浓郁的酒香从屋内传来,其中还夹杂着大口喝酒的咕咚之声。

    沈落一怔,随即看到陆化鸣坐在屋内,抱着一个大酒坛,正在豪饮。

    其旁边的桌子上,还摆放着好几个酒坛。

    沈落摇头一笑,走进了屋内。

    “呼,真是馋死我了!”陆化鸣放下酒坛,抬手抹掉嘴边酒渍,满脸陶醉的说道。

    “陆道友你说的要事,就是喝酒?”沈落有些发愣。

    “嘿嘿,对我来说,喝酒可是第一等的大事,一天不喝,肚子里的酒虫就会造反,偏偏国公大人不许我外出执行任务时带酒,这几日可馋死我了。”陆化鸣嘿嘿笑道,又猛灌了了几口。

    “看你这样子,好像几年没喝酒了一般。”沈落失笑一声。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啊。”陆化鸣叹道。

    沈落摇头一笑,不再说什么。

    “沈兄要不要来点?”陆化鸣将一个酒坛推了过来。

    “稍后要去拜见国公大人,此刻喝酒不妥,我就不喝了。”沈落闻着酒香醇绵,颇有些意动,但想起接下来要做的事情,还是拒绝了。

    陆化鸣也没有勉强,自顾自喝了三大坛酒,这才停下。

    “走吧。”陆化鸣打了个酒嗝,带着沈落离开小楼,来到一处大殿外。

    “这是大唐官府的议事大殿,国公大人平时处理公务之处。”陆化鸣带着沈落直接进入其中。

    这座大殿从外面看巍峨高大,比附近其他大殿都要高出不少,但内部摆设却并一丝奢华气息,除了待客的桌椅,旁边只放着两排兵器架,摆满了各式兵器。

    “这里真的是议事大殿?”沈落看到眼前情景,有些不敢相信。

    “呵呵,程国公乃是武人出身,喜欢舞刀弄棒,而且他老人家觉得金银玉器,古董珍宝都是腐人心智之物,所以严禁在这演武大殿内出现。”陆化鸣笑着说道。

    “这位国公大人还真是位妙人。”沈落说道。

    “陆师兄,这位道友请用茶。”两个侍从走了出来,给二人各上了一杯灵茶。

    “国公大人可在?”陆化鸣问道。

    “陛下今日召国公大人入朝议政,尚未归来。”一个侍从说道。

    “哦,那我们等他一下吧。”陆化鸣略微有些意外,转头对沈落说道。

    沈落点点头,坐在一旁等待起来。

    结果这一等就是小半个时辰,不过有陆化鸣在旁边陪着说话,天南海北的说着他近些年的见闻,他倒也不会觉得无聊。

    又过了片刻,一阵霍霍的脚步声从外面传来,又响又急。

    “国公大人回来了!”陆化鸣眉稍一动,站起身来。

    他话音刚落,一个身材魁梧的老者走了进来。

    此人身穿一套金色战甲,满脸浓密的络腮胡子,一双铜铃大的眼睛,看起来极为威武。

    “奶奶的,做了官还要天天上朝,真是麻烦。”

    沈落站起身,正要上前见礼,听闻魁梧老者此话,整个人愣在了那里。

    陆化鸣大有深意的朝沈落瞅了一眼,似乎在说:“你看,我说的没错吧。”

    “师傅,弟子回来了。”然后其大步上前,躬身行了一礼。

    “师傅……”沈落面露惊讶之色,陆化鸣和程咬金原来是师徒关系。

    “臭小子一身酒气,又跑去喝酒了吧!上次的教训还不够,说,这次有没有耽误事情?”程咬金鼻子一抽,立刻瞪向陆化鸣,举手欲打。

    “师傅在上,弟子这次在任务中绝没喝酒,身上的酒气是任务回来后喝酒粘上的,不信你问沈道友,他亲眼所见!”陆化鸣急忙向后跳去,大声辩解道。

    “哦,还有个小家伙,你姓沈?这臭小子说的可是实话?”程咬金目光一扫,落在旁边的沈落身上,问道。

    “在下沈落,见过程国公,陆兄没有说谎,他确实是完成任务后才饮了几杯。”沈落上前行了一礼,说道。

    “既然这样,那这次就饶过你。”程咬金哼了一声,不再理会陆化鸣,又转首看向沈落。

    “你叫沈落?没听过这个名字,你是来拜师的?小家伙根骨看着不错,人看着也老实,不像那个小酒鬼。”他上下打量沈落一眼,大大咧咧的说道。

    “国公大人误会,在下此次前来,是有事要向您禀告。”沈落一窒,急忙说道。

    “咳!师傅,这位沈兄是我以前认识的朋友,踏水诀便是他传授给我的。这次任务,他也有牵扯进去,所以和徒儿一同过来向您禀明情况。”陆化鸣走了过来,插话道。

    “哦,踏水诀是你的法术啊,此术对我等抵御水妖帮助很大,大唐官府算是欠你一个人情,日后需要帮忙,尽管来找俺。”程咬金一怔,然后用力一拍沈落肩膀,哈哈大笑的说道。

    程咬金力量大的惊人,沈落被拍的一个趔趄,肩膀生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