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四百二十六章 联手
    沈落收起子母剑,藏于袖中的手掌一翻,一张碎甲符却已经贴在了掌心,只等临近一瞬便要激发而出。

    十丈,九丈,八丈,七丈,五丈……

    就是现在,沈落手上力道运起,作势就要将那张碎甲符抛射出去。。

    然而就在这一瞬间,头顶上方一黯,在一阵“哗啦啦”声中,一张黑漆漆的斗篷从上方笼罩而下,直接将他覆盖了进去。

    沈落眼前顿时一黑,四周随即陷于一片寂静。

    “这是怎么回事?”沈落心中一紧,却发现先前那股拉扯之力消失了。

    他环顾四周,发现周围什么都看不到,什么都听不到,甚至连什么气味也都嗅不到,竟仿佛是陷入了一片虚无之地,连五感都丧失了。

    沈落惊慌了一阵,很快就冷静了下来,他不知道自己是真的被摄入了别的什么法宝空间,还是单纯陷入了某种幻境,但是绝不打算坐以待毙。

    就在此时,四周仿佛虚无一般的漆黑中,忽然亮起了两道幽绿光芒。

    沈落凝神望去时,另一边又有两道绿芒亮起,紧接着,一道又一道绿芒接连亮起,密密麻麻足有上千对,如同一丛丛鬼火,又如一双双鬼目,环绕在他四周。

    霎时间,冲天的煞气从四周狂涌而来,一道道绿光映照之下,成百上千的狰狞鬼脸浮现而出,全都张着撕裂到夸张弧度的大嘴,朝着沈落扑了过来。

    沈落神色一变,手掌一翻,掌心中顿时多出十数张小雷符来,想也不想的朝着四周猛甩了出去。

    “轰轰轰……”

    一连串的雷鸣之声接连响起,一道道雪白雷光在四周炸裂,迸射开了的雪白电丝钻入一张张虚无鬼脸当中,瞬间打得那些阴魂鬼物鬼哭狼嚎。

    其中十数头鬼物被雷光正面轰击,一张鬼脸瞬间撕裂,化作烟雾消散开来。

    只是雷光湮灭之后,这些鬼物却是丝毫不惧,反而更加凶悍的涌了上来,沈落只得继续使用小雷符将它们击退。

    尽管为了这次任务,沈落准备了大量的小雷符和七张落雷符,可是即便如此,也架不住这些鬼物潮水般的攻击。

    很快,不止沈落的小雷符消耗殆尽,连他本就恢复不满的法力,也有些捉襟见肘了。

    他一手抓着五张落雷符,另一手将剩余七八张小雷符一股脑扔了出去,只等着鬼物蜂拥而上的时候,将五张落雷符同时催动,做最后一搏。

    若是这五张落雷符同时爆炸的威能,可以破开周围漆黑虚空,他就还有一线生机,若是不能的话,便算是拉着更多鬼物同归于尽了。

    “轰轰轰”

    那七八张小雷符接连爆裂,雪白电光将周围炸出一片雪亮。

    忽然间,沈落看到雷光闪现之处,露出了一线裂隙,透过缝隙处,他看到了陆化鸣的身影一闪而过,很显然其也没有放弃,正在积极营救自己。

    他心念一动,脚下闪现一片月光碎影,身形疾冲而上,朝着那处裂隙一冲而过,临近之时,手中五张落雷符同时激发,朝着那边打了过去。

    五道雷符交错飞出,其上符文同时亮起,符纸“嗤”的一声碎裂开来。

    “轰”的一声雷鸣!

    五道粗壮的雪白雷电交错而出,在虚空中拧成一股,化作一道巨大的雷电长矛直刺而出。

    与此同时,陆化鸣心急如焚,只知道沈落被鬼将以斗篷兜了进去,想要施救却都不知如何下手,只能不断催动古剑斩向鬼将。

    就在这时,一声巨大的雷鸣突然炸响。

    一道雪白光柱突兀的从鬼将身后斗篷此处,当中迸射出一道道儿臂粗细的电弧朝着四面八方劈打而去。

    黑色斗篷上传来阵阵鬼哭狼嚎之声,大量阴魂鬼物惨呼不已,争相从斗篷上脱逃而出,只是未及飞远,就已经烟消云散了。

    陆化鸣惊喜看到,沈落的身影从雷光刺开的破洞中一穿而出。

    鬼将扭身,一剑朝身后横斩而来,沈落却早已经身形一坠,向下沉了一尺。

    那柄青铜长剑从他头顶一斩而过,带起一片阴煞鬼气扫向沈落。

    沈落此刻却是无暇顾及,口中大喊一声:

    “陆兄,就是现在!”

    其话音刚落,已经一掌朝着鬼将下腹拍了过去,一张碎甲符光芒一闪,化作一道箭矢光芒,近距离地射在了鬼将丹田位置。

    “啪”的一声轻响!

    鬼将身上铜甲轻微一震,表面立即浮现出一层刺目白光,继而从丹田处蔓延开来,迅速遍布全身,一闪之下溃散开来。

    青铜铠甲之下,亦有密密麻麻的白光耸动,如活物一般渗入鬼将躯体,令其发出一声让人牙酸的尖锐叫声。

    但紧接着,一道锋锐光芒突然闪过,从其丹田处一穿而出,于百丈之外现出一道人影,却是陆化鸣手握长剑,口喘着粗气,浑身颤抖不已。

    沈落目光微滞,压根儿没有看清陆化鸣方才那一剑是如何施展的,心中只剩下震撼。

    但紧接着,“苍啷”一声响动,陆化鸣手中长剑无力掉落,身子也是猛地朝前一栽,几乎摔倒在了地上,显然也付出了不小代价。

    只见那鬼将丹田处,破开了一道口子,四周蔓延开一道道龟裂痕迹,里面有金色华光透射而出,光芒映照之下,鬼将浑身煞气升腾,黑雾喷涌,流散四方。

    周围残存的阴魂鬼物见状,竟像是发现了什么饕餮珍馐一般,全都朝着这边狂涌过来,争相吞噬其身上发散出来的煞气。

    一时间群鬼争食,鬼将身躯被吞噬殆尽。

    “怎么样,你没事吧?”沈落踉跄着冲到陆化鸣身旁,将其搀扶了起来。

    “没关系,消耗有些过头了。这些鬼物蚕食了鬼将煞气之后,会变得更加凶残,我们得尽快离开这里。”陆化鸣摇了摇头,捡起身前古剑,说道。

    “嗯,先离开这里再说。”沈落也赞同道。

    接连恶战,两人皆是消耗过甚,此刻身上都没有什么法力了,只能徒步朝出口方向奔去,好在周遭鬼物也都被鬼将发散出来的煞气吸引,一时间竟是没有多少鬼物攻击他们。

    沈落两人寻了一个地方,休息片刻,恢复了些法力后,才驾驭飞剑,离开了这片鬼蜮。

    密林中央那座池塘边,一阵微风吹过,一直呈跪坐之姿的胡庸尸身,朝前一扑,倒在了地上,四周寂静一片。

    谁都没有注意到,那池塘中的粉色莲花,从九瓣之数,变成了八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