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四百二十五章 鬼将
    沈落略一犹豫,还是朝着那边追了过去。

    只是还不等他赶到,天空中便有一道黑色旋风朝着那边砸落下来,又是一声轰隆巨震,陆化鸣的身影从林中倒飞了出来,摔在了沈落身前。。

    他连忙上前,将其扶了起来。

    “甲程兄,那老家伙呢?”陆化鸣抹了一把嘴角血迹,问道。

    “被封印所伤,已经死了。”沈落解释道。

    “那封印呢,可有被破坏?”陆化鸣连忙问道。

    沈落远眺了一眼池塘方向,答道:“看样子,应该是没有。”

    “那就好,那就好。”陆化鸣如释重负,说道。

    其话音刚落,前方山林中两棵参天古树“砰”的一声响,被人拦腰折断,朝着他们两人砸了过来。

    两人同时向后掠去,躲避开来。

    “还有个难缠鬼要处理,这是千年宝心丹,能够帮你快速修复伤势,恢复些法力,接下来还需要甲程兄你联手应敌。”陆化鸣从袖中取出一只瓷瓶,递给沈落道。

    沈落略一犹豫,接了过来,打开瓶塞一倒,便有仅剩的一颗青色丹丸滚落出来。

    他轻嗅了一下,一股浓郁的草木气息随即溢满鼻腔,而后仰首一抛,将丹丸扔入了口中,吞服了下去。

    丹药入腹,立即化作一股暖流顺着周身经脉蔓延开来,沈落胸腹间那道伤口处,顿时传来一阵又痒又麻的奇异感觉,伤口似乎正在一点点愈合。

    他的丹田里也开始有法力蓄积,之前那种空乏之感立时缓解了不少。

    “多谢了。”沈落对陆化鸣略一抱拳,说道。

    “先别谢了,这家伙先前又吸收了不少煞气,势力直逼凝魂期巅峰,灵智看着也提升了不少,咱俩要是能把他拿下,活着出去以后你再好好谢我也不迟。”陆化鸣目光紧盯着前方,沉声道。

    “好。”沈落爽快应下,手掌一翻,取出那柄子母剑握在手中,凝神戒备。

    这时,一声咆哮从前方传来,那身穿青铜铠甲的鬼将从林中猛然冲出,不知何时,身后竟然多出了一条丈许长的漆黑斗篷。

    沈落凝神去看时,才发现那斗篷上竟然能够看到一张张模糊又狰狞的鬼脸,密密麻麻地挤在一起,似乎都在挣扎着想要冲出斗篷一样。

    鬼将手提青铜剑,朝着两人遥遥一指,身后山林中顿时冲出一支数百人的队伍,里面既有阴兵血尸,又有僵尸阴魂,浩浩荡荡冲杀了过来。

    沈落见状,手中长剑一抖,法诀变化,铿铿两声脆响传来,剑身上就有两条灵动的细小飞剑射出,如同两条轻灵小蛇一般冲入了阴兵血尸当中。

    其所过之处,“嗤嗤”轻响不断,便有一个个阴兵被贯穿了头颅,摔倒在地。

    紧接着,沈落自己也随之冲了出去,衣袖猛然一抖,十余张黄色符纸同时飞射而出,其上小雷符文接连亮起,化作十数道白色闪电,砸落下来。

    一时间,阴兵队伍当中轰鸣不断,电光四溢,被击中的阴兵僵尸成片地倒在了地上。

    “干的不错。”陆化鸣见状,竖起大拇指称赞道。

    说罢,他一擎手中长剑,单手一掐法诀,剑身上符纹一闪,顿时笼上了一层朦胧青光,而后“嗖”的一声疾射而出。

    “散。”

    只听其口中一声轻喝,剑身上的青光顿时流散而出,凝成数十柄一模一样的青光剑影,带着一阵阵清越剑鸣,射入了阴兵当中。

    一时间,阴兵队伍又是死伤一片。

    那柄古剑真身从阴兵当中一穿而过,直奔鬼将而去。

    后者手中青铜长剑一提,朝着身前横剑一扫,一层浓郁煞气便从剑身汹涌而出,与陆化鸣的长剑冲撞片刻后,将其扫退了回来。

    “这厮身上煞气颇为难缠,不能与之靠近太久,容易被煞气侵体,那滋味可不是好受的。”陆化鸣接过倒飞回来的长剑,出言提醒道。

    “它身上可有何破绽?”沈落点了点头,问道。

    “这鬼将战力不俗,身上铜甲也不一般,要说破绽的话,灵智不高勉强算是一处,可惜意义不大。要斩杀它,必须破其丹田所藏煞丹,否则即便斩首都无用处,稍有喘息,其会再次聚煞复生。可偏偏其丹田处甲胄庇护最为稳固,哪怕我全力施为,也无法一击破之。”陆化鸣叹道。

    “若是我能先破其甲,你可有把握一击杀之?”沈落闻言,目光一亮,问道。

    “你有办法破其丹田甲胄?”陆化鸣有些惊讶道。

    沈落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好!你放心,只要你有办法破其甲胄,我就一定不会浪费你所创造的机会。”陆化鸣闻言,神色一肃,郑重说道。

    沈落见状,还想再说些什么,神色却突然一变,身形朝一旁闪过。

    一道漆黑剑光纵劈而至,将他和陆化鸣尽皆逼退,鬼将的身影疾冲而至,虚空抬手朝着沈落一抓,又一剑斩向了陆化鸣。

    匆忙间,陆化鸣横剑格挡,被漆黑剑光斩出了数十丈外。

    而沈落却感到四周虚空传来一股压迫之感,他丝毫没做多想,立即掐了一个避水诀,周身马上便有蓝色光幕笼罩,庇护住了自己。

    蓝色光幕刚一浮现,四周便有处处凹痕浮现,一缕缕肉眼难辨的煞气,竟在鬼将操控之下朝着沈落周身聚拢而来,如同一座无形牢笼困住了他。

    沈落手中长剑一提,正想要挣脱束缚,身子突然被一股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无形力量一扯,竟是直接朝着鬼将飘飞而去。

    他心中一紧,连忙手握母剑,朝着前方虚空一斩,一道水蓝剑光迸射而出,在半空中化作一道半月弧光,劈向了鬼将。

    鬼将眼见剑光飞至,只是抬手一挥,手中青铜剑随意一斩,就将那道弧光打散,另一手更是猛地朝回一扯。

    沈落耳边呼啸之声大作,身形更是加速朝着鬼将靠近,彼此间的距离很快就已经不足十丈,眼看着就要落入鬼将的手中。

    可越是临近,沈落的神情却越是淡定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