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四百二十三章 五岳真形印
    金甲法相当中,陆化鸣缓缓睁开双眼,双眸之中竟然都泛着金色,只是目光多少有些冷然,丝毫看不到情绪变化,有如神明一般。

    “诛魔。”

    只听其口中一声低喝,手中长剑随即一转,朝着池塘隔空劈了下来。

    那笼罩于外的金甲法相,也是亦步亦趋地挥动起了手中金色长剑,在半空中划过一道金光圆弧,直接劈落了下来。

    鬼将悬空立于池塘正上方,首当其冲,只能暂停吸收煞气怨力,双手一握青铜长剑,一记斜撩,朝着上方劈斩过去。

    其长剑挥舞之际,下方涌动的煞气顿时狂泄而出,随着剑势牵引化作一道煞气浪涛狂涌而上,与金色剑光轰然对撞在了一起。

    金色剑光当中仿佛自然存在着一种圣洁力量,那浓烈的阴煞之气与之相交融,顿时好似积雪遇骄阳一般,飞速消融开来。

    只是那阴煞之气,好似源源不断一般,在鬼将牵引之下,也迅速消磨着金色剑光。

    不过,有了这金色剑光的牵制,池塘中涌出的煞气,几乎全都朝其涌了上去,倒是让沈落周身压力一松。

    沈落稍有喘息之机,手腕一转,并指向上一勾,口中轻道一声:“去”

    其袖间便有一道蓝光飞射而出,却是那柄母剑飞掠,好似一条蓝色巨蟒般腾空而起,其身上还有一道水绳牵引而下,缠着沈落的手臂,将他带着一起腾空。

    然而,下方的血光漩涡还在拉扯着他,两者僵持不下,一时仍是难以脱身。

    沈落单手掐诀,心念一动,蓝色巨蟒之上“铿铿”两声脆响,便有两道细小飞剑射出,如两条灵动小蛇一般盘旋飞舞,朝着漩涡中疾冲而去。

    紧接着,沈落脚下就有两股力量,同时托举而上,令其身形拔高,逐渐挣脱开了血光漩涡的束缚。

    “休想逃。”胡庸见状,一声厉喝。

    其身形一跃,径直掠入池塘上空,抬手一掌拍下,掌心雷光攒簇,朝着沈落当头落下。

    沈落才刚要跃出漩涡,就被一片雷电劈中,再次朝着池塘中落了下来。

    只是落身之际,他手中母剑虚空一卷,便有一道蓝色漩涡浮现而出,扯住胡庸一截一角,将其连带着一起拉了下来。

    “你找死。”胡庸目光一凝,五指微曲成爪,朝着沈落心口猛抓过来。

    其指尖电丝缠绕,凝聚成五道尖锐的雷电尖锥,其上威势惊人,莫说是血肉之躯,就是寻常法器也根本抵挡不住。

    沈落立即一手横剑在胸前格挡,一手向上一抛,一枚小小印章随即飞上了胡庸头顶。

    胡庸心中讥笑,根本不相信沈落能够接下自己这一击,自然也没将沈落的手段放在眼里,只是加紧追击过去。

    只是就在其指尖迸射出的电丝即将触碰到沈落的时候,头顶上方却有一大片阴影遮蔽而下,令他心生警醒,下意识朝上方望了过去。

    上方虚空当中,三座巨大的青色虚光山峰从天而降,一层叠着一层,带着千钧巨力砸下。

    胡庸神色微变,握爪的手掌向上一举,五指之间雷光大作,丝丝缕缕青光电丝交错,汇成一颗硕大的青色雷球,轰然砸在了三座山峰之上。

    “轰隆”

    一声震天轰鸣剧烈炸响,三座山峰下方好似凭空生出了一座雷池,无数青色电丝如千万条游蛇一般四散窜开,一股强横力量上冲而起。

    三座青光山峰竟是被这一击,硬生生打退数丈之高。

    池塘中,沈落浑身随之一震,口中发出一声闷哼,一缕血迹随即从嘴角溢了出来。

    不过,他根本来不及理会自己的伤势,只能连忙掐动三山诀,口中响起一道敕令之声:

    “五岳真形,镇山不空,落!”

    其话音刚落,悬于高空中的那枚五岳真形印底下“镇岳”印文最先亮起,四周铭刻的四座山岳符纹同时亮起,连带着印章上端雕刻的山峰也一同,绽放出耀目青光。

    虚空当中被击退的三座山峰再度坠落而下,其上又有两道山峰虚影接连坠落,其一山石耸峙,山势奇险,另一山峰高耸,崖壁之上可见一处处摩崖石刻。

    这等五岳山峰同落的景象,在之前与童贯交手时都不曾出现,乃是因为其祭炼之法等级太低,无法将五道山峰印纹同时炼化。

    沈落也是凭借九九炼宝诀之能,才顺利将之完全炼化。

    五峰齐出,层层山岳相互叠加,原本皆是虚无光影的状态,在完全重合的一瞬间,虚浮的光影竟然开始显现出实质一般的色泽,五岳才算是真正有了真形!

    “五岳真形印,怎会在你手上?”胡庸神色骤变,惊呼一声。

    其眼中终于多了几分凝重之色,双手在身前抱元蓄势,浑身衣衫无风自鼓,猎猎作响,脸上须发皆张,浑身各处皆有丝丝缕缕纤细的青丝电丝凝聚,“噼里啪啦”响个不停。

    “八部真雷,玄应感天,撼雷诀。”

    胡庸口中一声狂呼,双手骤然上举,以托天之势向上抵去。

    其浑身电光顿时疯狂上涌,化作一道粗壮的青光雷柱,轰击在了垂落而下的山岳上。

    “轰隆”一声巨响传来!

    整片天地巨震不已,青光雷柱与山岳真形剧烈冲撞,激起一层巨大的冲击气浪,化作一股强大的气浪冲向四面八方,顿时将四周凝聚的阴煞之气也冲散开来。

    流散至周遭的青光电丝带起一连耀眼火花,裸土之外方圆十数丈范围内的古木被火光覆盖,尽皆烧成了焦炭,就连僵持在半空的鬼将和陆化鸣,都给逼退了开来。

    等到所有电光气劲散去,沈落和胡庸的身影重新浮现。

    前者口吐鲜血,胸前衣襟已经全都浸湿,后者则双手托举山岳真形,脸色铁青,额角青筋暴起,显然也不轻松。

    只是这般僵持了片刻,沈落终究还是支撑不住,踉跄倒地。

    那山岳真形凝成的峰峦也光芒一敛,消散开来,那枚印章则自动倒飞回了沈落手上。

    “区区辟谷期修士,能将老夫折腾到这般程度的,你是唯一一个。今日老夫就用所修真雷,打你个形神俱灭。”胡庸见状,松了一口气说道。

    说话间,他忽然神色一变,低头朝着身下池塘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