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四百一十七章 诡异感应
    那片区域很是特殊,与周遭草木繁盛的景象格格不入,方圆不到百丈的范围内,满眼尽是赤红裸土,寸草不生。

    而在那片区域中央,则有一座方圆不过数丈的圆形池塘。

    众人停步在那片古怪裸土范围之外,远远看着那座圆形池塘,见其中蓄有一泓碧绿池水,水面浮着三片椭圆荷叶,中间夹着一朵颜色粉红的九瓣莲花。

    胡庸走在最前面,从袖中取出了一张黄色符纸,口中念念有词,随意在身前挥了挥,朝着那片裸土上扔了过去。

    符纸在空中略一飘荡,随即缓缓落在了地面上,没有出现任何特别的反应。

    胡庸眉头一挑,当先一步走入了裸土范围,俯身从地面上捡起了那张符纸,仔细打量了片刻,拍了拍上面沾染的泥土,将之重新收入怀中。

    众人见状,这才将信将疑地跟着走入了赤红裸土上。

    沈落一步迈入裸土,突然感到心中莫名一悸,他的视线突然变得一片模糊,眼前好似笼上了一层红色薄雾。

    然而,等他揉了揉眼睛再去看时,眼前的红色薄雾就已经消失不见了。

    他心中一阵疑惑,又转首向其他人打量了一番,结果发现他们皆是神情自若,似乎并未发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前辈,这片区域与周遭截然不同,寸草不生……恐怕是有什么古怪?”沈落心中犹疑,还是忍不住开口,对胡庸说道。

    众人闻言,也都纷纷看向胡庸。

    “你说的不错,不知你们有没有感受到,这里有丝丝缕缕的怨念煞气存在?”胡庸点了点头,颇为赞许地说道。

    “原来前辈也发现了,我还以为是自己的幻觉。”沈落微讶,将自己方才所见说了一遍。

    可听完他的言语,吕合等人看向他的目光,全都多出了几分疑惑且怪异。

    “怎么,你们都没有看到吗?”沈落皱眉问道。

    “其他人我不知道,反正我是什么都没有看到。”吕合摇了摇头,说道。

    云娘和金顿也都开口否认,林青则是默然摇了摇头。

    “不奇怪,这里的怨念煞气隐藏极深,不是所有人都能察觉的。你能感知到一丝痕迹,已经实属不易了。据我猜测,这里多半就是那鬼将长期盘踞之地,我看咱们也不用费劲去找他了。”胡庸闻言,更是面露激赏神色,缓缓说道。

    “前辈的意思是说,咱们就在这里守株待兔,等它自己回来?”吕合问道。

    “对,也不对。咱们要是光等着,可就太被动了。既然已经找到了他的老巢,何不在此布下个五元灭煞阵,我再以自身精血为引,诱它过来。届时我们有阵法加持,占尽天时地利人和,想要杀它还不是易如反掌嘛。”胡庸“嘿嘿”一笑,说道。

    “此法甚好。”众人闻言,大为叹服。

    “这鬼将也不知什么时候就要回来,事不宜迟,还请胡老马上传授我们布阵之法。”金顿神色郑重,主动请战道。

    “不急,不急,我先跟你们说说这五元灭煞阵的阵法布置和需要注意的事项,一会儿真摆开了阵仗,可都不要出岔子,否则五元一乱,咱们可就要吃亏了。”胡庸摆了摆手,说道。

    “胡老放心,我等绝不会出什么岔子。”林青抱拳说道。

    其余几人也纷纷附和。

    沈落正想开口,头脑再次传来一阵晕眩之感,眼前又是一阵模糊,浮现出一片血红颜色。

    他身形前后一阵摇晃,一只宽厚大手随即拍在了他的肩头。

    沈落目光一凝,这才看清楚,扶住他的人正是胡庸,其掌心光芒一亮,便有一阵柔和力量灌入他的体内,令他胸膛处一阵温热,继而眼前出现的那种幻象,立即消失。

    “多谢前辈。”沈落一抱拳,感激道。

    “你的状况,没问题吧?还能不能布阵?”胡庸关切的问道。

    “只是稍有点眩晕,不妨事。”沈落说道。

    “好。”胡庸笑着点了点头,又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

    片刻之后,胡庸给众人讲解完五元灭煞阵后,开口询问道:“关于法阵你们都听懂了吗,可还有什么问题?”

    “没有。”众人闻言,略一思量后,先后答道。

    这五元灭煞阵并无太多费解之处,只需要沈落无人分别驻守一个方位,手中各持一件镇鬼符,而后吟诵胡庸传授的口诀,催动自身法力即可。

    说起来,他们几人算是大阵的几处根基,大阵的核心,也就是阵枢,是由胡庸亲自坐镇,到时候他才是灭杀鬼将的核心力量。

    “这个便是镇鬼符,你们每人手持一个,作为阵脚法器使用。记住,大阵运转之时只需要渡入一丝法力维系即可,等到鬼将入瓮,再全力施为。”胡庸叮嘱道。

    沈落接过那镇鬼符一看,发现并不是往日常见的纸符,而是一块长方形的古制桃符,以陈年桃木雕琢而成,正面刻有一个模样狰狞的凶神,背面则刻画有一道道镇鬼符纹。

    “既然都准备好了,那咱们这就开始布阵。”胡庸说道。

    “好。”

    众人各自应了一声,然后就按照阵法布置安排,各自前往自己主阵的位置,围绕着那座生有粉红莲花的池塘,分散了开来。

    沈落手握桃符,从池塘右侧走过。

    其目光微凝,视线朝着池塘内打量过去,就见里面池水清澈通透,一眼可以直接看到水底,那里遍布着一条条奇怪痕迹,似乎是某种符纹脉络。

    他眉头微微蹙起,又仔细朝水池中央望去。

    就在这时,四周似乎突然起了一阵微风,池塘水面荡漾起一阵轻微涟漪,波光闪动之际,沈落眼前再次浮现出红色薄雾。

    恍惚之间,他看到那池中粉色莲花忽然红光一闪,好似燃烧起来了一样,当中猛地腾起一片赤红火焰,瞬间蔓延整个池塘,在水面熊熊燃烧了起来。

    那火焰之中,陡然有一道模糊的身影浮现,看起来似龙似蛇般蜿蜒扭动,周身似乎缠绕着缕缕浓稠到化不开的暗红煞气。

    沈落心中大惊,正要叫出声时,忽然胸口处再次有一股暖流升起,这次是明显地沿着任脉窍穴,上冲到了他的面目和头脑中。

    在这股暖流抚慰之下,沈落眼前似有一道光亮闪过,视线再次恢复如常。

    “怎么回事?”他心中一阵惊疑。

    “沈道友,怎么了,可是又出现了什么幻觉?”距离他不远的金顿,见他脚步迟疑,开口询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