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四百一十四章 阴兵借道
    然而,不等两人再杀向其他恶鬼时,先前被他们“杀死”的阴魂们,不管是胸口破溃的,还是拦腰截断的,伤口处都有黑色雾气快速聚拢,继而迅速修复,接着便一个接一个地重新站了起来。

    两人见状,都只是稍稍惊讶了片刻,便又再次驾驭法器,厮杀起来。

    只是这一次,两人都不再攻击阴魂鬼物的躯干,而是不约而同地打向它们的头颅。

    那些阴魂恶鬼的头颅一旦破碎,身躯便也会随之快速腐化,最终化为一团黑雾,融入其他恶鬼身躯之中,而吸收了那些残魂的恶鬼,身躯则会变得愈发凝实一分。

    “呵呵,还能互相吸收,有些意思啊……”吕合见状,冷笑一声。

    说罢,他口中诵念了几声咒语,手掐了一个法诀,朝着前方猛地一抬手。

    地面顿时响起一阵土石崩裂之声,一块块碎石悬空浮起,在一层黄色光晕的包裹下化作一道道尖锐石锥,朝着阴魂恶鬼们突刺而去。

    数十枚石锥呼啸而出,如疾风骤雨一般射入阴魂鬼物当中,发出阵阵“噗噗”声响,顿时将十数头鬼物打成了筛子。

    其中数头鬼物的脑袋被打得稀烂,彻底化为了飞灰,剩余的身上破口处也都有黄色光晕盘桓不散,令之如身负石块,坠地不起。

    沈落看在眼里,心中暗自赞叹,这几人法力属性各有不同,手段倒皆是不弱,特别是这个大个子吕合,看似憨厚粗笨,一手土系术法却控制得相当精细。

    “这些鬼物存留于阴阳交界之处,身形介于虚实之间,除非雷火两法克制,其余手段虽也有成效,不过会事倍功半就是了。”胡庸说着,喝了一口酒,视线落在了沈落身上。

    那眼神似乎是在说,大家都露了一手了,现在该你了。

    沈落本想着用手中金刀打打便是,可听了胡庸的话,只好从袖中取出七八张小雷符,加在指缝当中,略一调动法力,朝着阴魂鬼物甩了出去。

    几道小雷符飞出之后,顿时电光一闪,七八道雪白雷光如灵蛇一般蹿出,却在几条透明水绳的牵引下,精准无误地打在了几头阴魂头颅上。

    “轰隆”之声接连响起,被击中的阴魂恶鬼头顶冒出一缕白烟,纷纷灰飞烟灭。

    “不错。”胡庸见状,点头赞许道。

    其余几人也纷纷向沈落投来目光,眼中情绪各不相同。

    “沈道友不仅模样俊俏,就连手段也不俗嘛,咱俩天雷勾地火,不正是天作之合嘛。”云娘见状,眼眸蓦地一亮,竟是退出了战斗,又朝沈落靠了过来。

    沈落下意识向后退了些,与其拉开了些距离。

    就在这时,一阵好似闷雷滚动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密林深处也有阵阵有节奏的震动之声响起,那声音越来越响,也越来越近。

    沈落目光微微一缩,就看到另一侧的山林当中,忽然有一匹高头大马从一人高的灌木丛中猛然冲了出来,其浑身没有丝毫血肉,完全是一副白色枯骨,只有两个眼眶中,有两团绿油油的鬼火,飘闪不定。

    白骨战马身上跨坐着一具白骨骷髅,浑身披覆青铜铠甲,手里拎着一杆青铜长矛,上面结满了墨绿色的铜锈,看似衰朽不已,却来势汹汹。

    一骑白骨战骑当先突出,紧随其后,便有百余骑一模一样的家伙冲了出来,以军阵冲锋之势直奔沈落等人而来。

    “阴兵借道……”

    云娘一声轻喝后,方才脸上的玩笑之意,立即收了起来。

    吕合等人闻声,也都纷纷撤出与阴魂的战斗,几人并肩而列,迎向那百余骑阴兵。

    那群没有灵识的阴魂鬼物,之所以攻击沈落等人,不过是凭借对活人血食的本能渴求,相比之下,这些阴兵的战力要高上不少。

    它们虽然一样不具备多少灵识,却保有着一定的战斗本能,每一骑都有堪比炼气初中期修士的战力,合归一处后,集体发挥出来的力量,也实在不容小觑。

    几人刚一站定,铜甲阴兵就已经冲到了近前,为首的一骑纵马提枪直刺而来,枪尖凝聚出一团幽绿光芒,如鬼火一般直奔沈落心口。

    沈落手中长刀一挑,刀锋斜向上撩斩而去,刀身金芒大作,与那枪尖幽光对撞在了一起。

    阴兵纵马冲击之势凶猛,长矛裹挟力道亦十分强横,可沈落双脚却好似生根一般,牢牢钉死在地面上纹丝不动,双手紧握刀柄硬撼而上。

    “砰”的一声响。

    沈落手中金刀光芒一荡,一层半弧刀光倒冲而上,硬生生将青铜长矛压出一个夸张弧度,猛地崩了回去,刀光过处青铜铠甲顿时崩裂开来。

    那阴兵胯下白骨战马同样被这股强大力道冲击之下,前蹄高扬着向后退去。

    这百余铜甲阴兵齐冲之势被沈落稍一阻滞,后方兵马便继续冲击而来,云娘吕合四人也纷纷杀入阵中,与之混战在了一起。

    沈落正一刀劈开从身侧斜刺而来的长矛,才欲上前将其连人带马斩落下来,耳中忽又听到身后有马蹄声响,心中不禁暗道一声“不妙”。

    按照过往他看过的描写战阵的古书记载,骑兵惯用的一种阵势,便是左右两翼包抄,来回冲击中间敌军,以打乱方阵脚,继而重创敌军。

    很显然,在他们后方,还有这样一支铜甲阴兵,正朝着他们突袭而来,若是让两方形成了相互夹击,互为犄角地冲撞之势,即便他们几人修为远胜这些阴兵,也一样会有危险。

    不过很快,沈落就发现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因为一直在一旁看热闹的胡庸动手了。

    只见其不紧不慢地将酒葫芦系回腰间,手腕再一拧转,掌中顿时出现了一杆半人高的杏黄大旗,上面以黑色丝线绣着一个犬首狮身,背生双翅的异兽图案。

    “风犼……”沈落立马就认出了旗身上的异兽。

    “走。”

    只听胡庸口中一声轻喝,手中杏黄大旗一卷,朝着另一侧冲击而来的铜甲阴兵猛地一扫。

    霎时间,整片山林飞沙走石,风声大作,一道道黑色风刃从旗面上呼啸而出,在虚空中汇集成了一面混乱风墙,席卷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