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四百一十一章 阎罗殿
    庙中前殿供奉着文武财神,香火鼎盛,进香之人排着队,给功德箱里投香火钱,中殿是城隍老爷的大殿,进香之人同样不少,只是投香火钱的少了些,诚心磕头的多了些。

    沈落与吕合径直过了中殿,一到后院,发现人立马就少了起来。

    沈落举目望去,就看到后方伫立着的那座大殿,门楣上挂着一块匾额,上面黑底金漆写着“阎罗殿”三个大字。

    而在大殿前的广场上,还站着两男一女,共三道人影。

    那三人虽然同处在大殿前方,但彼此之间都隔着些距离,似乎并不熟络的样子。

    其中,一名身材削瘦面容恍白,却颇为英俊的青年男子,其腰后横着一柄细长的青色长剑,正站在大殿院前的一棵古槐树下,仰头看着上面繁茂的槐叶。

    与其相距不远,临着殿前栏杆处,站着一名头戴月牙面甲,遮住左侧脸颊的中年男子,其身上穿着半套铠甲,只护住了心口附近位置,腰间则悬挂着一把金色长刀。

    而在距他四五步远的地方,则凭栏倚靠着一名身着红色纱裙的丰腴女子,其姿容不算太美,面上妆容颇重,只是一双酥胸实在太过饱满,在衣衫包裹之下,仍是大有呼之欲出之势。

    看到沈落两人走来,那名青年男子只是斜瞥了一眼,就收回了视线,而那铠甲男子和那名红衣女子则主动朝这边走了过来。

    “哟,来新人了……”

    红衣女子步履摇曳,每走一步,胸脯都要跟着颤上三颤。

    “见过诸位道友。”沈落主动抱拳,打了声招呼。

    “一个冷着臭脸,一个遮了半张脸,一个脸没法看,总算来了个俊俏的,多看上几眼,这次任务就已经不亏了。”红衣女子欠了欠身,毫无顾忌地盯着沈落上下打量,掩嘴轻笑道。

    “吕合,这位是?”铠甲男子抱拳回礼,问道。

    “商会新招来的,这次跟我们一起行动,叫做沈落。沈道友,那边那个槐树下的……”吕合闻言,便开始给沈落和其他人相互做起了介绍。

    那名槐树下的青年男子叫做林青,是他们这些人中最早跟随商会执行任务的人,不过时间也不算太早,至今也只执行了六次而已。

    那名铠甲男子叫做金顿,而那名红衣女子则叫做云娘,两人都比林青来的晚些,却比吕合稍早一点,执行过四次任务。

    这些任务中,他们几人互相都有过交集,自然不陌生,只是也算不上熟悉,所以吕合对每一个人的介绍,都显得简单而直白。

    几人正说话间,侧院一座拱门里,走过来一个身形佝偻,有如老猿的褐袍老者,手里拎着一只暗红色的酒葫芦,步伐虚浮地朝几人这边而来。

    沈落移目望去,就见其头顶前部已经秃了一片,从耳上一直到脑后,残余的发量也少得可怜,有些凌乱的披在颈后。

    老者脸颊颇圆,长眉垂到了耳边,酒糟鼻子红的发亮,颌下长须直到胸前,上面泛着水光,似乎还洒着没有干透的酒水,看着有些和善,又有些邋遢。

    与沈落的反应不同,其他四人一看到老者,立马全都迎了上去,满脸恭敬地抱拳道:

    “胡老……”

    “老什么老,说了多少遍了?要么叫我胡哥,要么叫我胡老哥,不许叫什么胡老。”老者一扬手中酒葫芦,抱怨道。

    “胡前辈。”

    沈落知道其正是吕合口中所说的胡庸前辈,立马也上前行礼。

    “哦?你就是秀秀丫头说的新来的那个,叫,叫……什么来着?”胡庸想了好一会儿,也没记起来沈落叫什么。

    “晚辈沈落。”沈落回道。

    “沈落,不错,只要好好跟着老哥我,保证你安安全全去,完完整整的回。”胡庸点了点头,用葫芦一点沈落,说道。

    沈落看着这一幕,不禁有些担忧起来,眼前这个酒蒙子一样的老者,真的能带着他们完成任务吗?不过看周围四人的神情,似乎对此已经习以为常了。

    “前辈,咱们这次任务是要去何处执行?”沈落问道。

    胡庸闻言,回身指了一下身后的大殿,努了努嘴道:“就在这里。”

    “就在这里?”沈落诧异道。

    其他几人眼中同样闪过疑惑之色,显然也有些不能理解。

    “你们先别着急,咱们要去的地方,还真就得走这里。”胡庸又灌了一口酒,一抹嘴巴,说道。

    喝罢,他终于塞上了葫芦口,将其挂在了腰间。

    而后,就见他捋了一把胡子,正了正自己的衣冠,率先朝着阎罗殿大步走去。

    沈落三人见状,连忙跟了上去。

    还未及进殿,一股凉风便从殿内透出,明明是七八月分天气,却仍是令沈落感到周身一凉,有了些森然之意。

    沈落迈过门槛,进入阎罗殿中,迎面就看到前方供桌后,正襟危坐着一个面孔白净,头戴冠旒的高大神像,自然正是民间常说的阎罗王。

    其头冠两侧垂香袋护耳,身穿荷叶翻边领的宽袖长袍,双手在胸前持着笏板,虽然为泥塑神像,却也带有几分威严气象。

    阎罗王雕像两侧,各站着一尊身着青黑官服的判官雕像,一个面容黄白与常人无异,另一个脸色黝黑形同恶鬼,全都为手持着文书判笔,当为世间广为流传的赏善罚恶两位判官。

    在判官之下,左边站着两个头戴高冠的削瘦雕像,一黑一白,正是黑白无常,而另外一边则并排站着牛头和马面。

    沈落的视线在马面脸上多停留了几分,心中只觉得眼前的泥塑马面,与自己现实中所见到的还是有些不太一样,呲牙咧嘴地显得有些凶恶。

    在四周的墙壁上,还绘制着一幅幅颜色艳丽,栩栩如生的壁画,上面所绘内容全都是地府十八层炼狱内的景象,入眼皆是剖心挖肝,刀山火海,油锅烹炸之类的惨烈画面。

    沈落看了几眼后,也觉得有些不适,便马上收回了视线。

    这时,就见胡庸手掌一翻,掌心中就凭空多出了三支颜色暗红的长香,他以指尖摩擦,在三支香头上轻轻一捻,香头就亮起红光点燃了。

    随后就见其双手掐了一个古怪法诀,捧着香朝着阎罗王等神像恭敬拜了三拜,然后就将那三支香插入了香炉中。

    而后,他便背着手站在一旁,似乎在等待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