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四百零九章 炼丹线索
    会场内一片寂静,无人应声。

    金魁将军,眠月居士,青华仙姑三人正如马秀秀所说,没有出手竞拍金阳玄火,沈落提着的一颗心慢慢放下。

    “四百一十仙玉!”可就在此刻,仿佛老天要和他作对一般,一个清脆的声音突然响起。

    沈落面色一沉,朝那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瞳孔微缩。

    “是她,又来破坏我的好事!”他心中暗怒。

    说话之人不是别人,却是青华仙姑身后的那个李姓少女,此女算没有认出自己,但却也好巧不巧的又和自己过不去。

    “四百三十仙玉!”沈落举牌报价。

    “四百八十仙玉!”李姓少女看了沈落一眼,似乎有些不耐烦了,神色自如的一下加了五十仙玉。

    “五百仙玉!”沈落心下泛起不祥之感,报出了自己能出的最高价。

    “六百仙玉。”李姓少女冷笑一声,竟然一下加了一百仙玉,简直视仙玉如粪土一般。

    沈落心中咯噔一下,面色变得有些苍白。

    “沈公子,灵火虽然罕见,但长安城内偶尔还是会出现,这个价位已经明显高了。”马秀秀看到沈落这个样子,急忙安慰道。

    “那就麻烦马姑娘,再帮在下留意一下。”沈落深吸一口气,平复心情,说道。

    高台之上,赤手真人面露兴奋之色,连问了两遍价钱,很快宣布金阳玄火的归属。

    拍卖会至此,才渐渐进入高潮阶段,接下来的时间里,各种天才地宝,珍贵的丹药法器接连出现,连极品法器也出现了好几件。

    只是沈落心情低落,没有多少心情去看。

    转眼两个时辰过后,拍卖会终于接近尾声。

    会场内的气氛却没有消退多少,仍然热火朝天。

    当最后的压轴拍品,一件蕴含十六层禁制,距离法宝只有半步之遥,能发出极其厉害音波攻击的极品法器“百音编钟”被金魁将军以两千六百仙玉的高价拍下,拍卖会才彻底结束。

    沈落三人随着涌动的人群,离开了轩辕阁。

    此刻外面的天色已经大亮,西市内仍旧人潮涌动,似乎热闹了一夜。

    金阳灵火在眼前溜走,沈落心中失落,无心闲逛,当即和谢雨欣告辞离开。

    “沈公子,我这边会继续替你打听灵火的事情,一有消息就马上通知你。”马秀秀说道。

    “那有劳马姑娘了。”沈落拱手的说道。

    “至于那位炼丹师的事情,如今嘉年盛会已经结束,我这便和其联系,相信这几日就能有结果。”马秀秀继续说道。

    沈落听闻此话,低落的心绪总算恢复了一些,再次相谢。

    马秀秀似乎有事要忙,招来一直等在外面的马车,登车离去。

    而沈落和谢雨欣没有在西市停留,很快返回了昌平坊。

    “沈道友,我有些事情要办,需要离开长安城几日,卖符之事可能要暂停了。”谢雨欣在昌平坊外停住脚步,没有进去,开口说道。

    “这倒无妨,不知谢道友要去做什么事情?可需要在下帮忙?”沈落有些惊讶,问道。

    “一些小事,我一个人足矣,就不劳烦沈道友你了。”谢雨欣说道。

    沈落见此,也没有坚持。

    “周铁是我多年的朋友,他虽然不知修士,但长年待在长安城,熟知城内很多地方,办事仔细,值得信任,你若是有什么杂事,可以吩咐他去做。”谢雨欣继续说道。

    “好。”沈落颔首。

    谢雨欣行事一贯风风火火,事情交代完,立刻起身离开。

    数日后的一个清晨,昌平坊墙内便响起阵阵嘈杂之声,处处有袅袅炊烟升腾而起。

    沈落暂居的小院虽距离热闹街巷较远,却还是依稀能够听到远处传来的,带有浓重烟火气息的市井声响。

    沈落从打坐修行中转醒过来,起身推开二楼临院的窗户,就看到外面一棵颇有些树龄的老槐树上,一群麻雀正在叽叽喳喳叫个不停,反倒是叫了大半夜的蝉鸣声消停了下去。

    他举目远眺,能够看到外面远处的街道上,不少沿街的商户已经挂上的旌旗幌子,打开了街门,准备开门迎客了。

    这时,内院那边的一道院门打了开来,一个容貌清秀俏丽的少女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走到楼下,少女仰头望了过来,与沈落四目相对,露出一抹笑意,正是马秀秀。

    沈落虽然觉得有些意外,但还是礼貌地笑了笑。

    不一会儿,二楼房门外响起叩击声,沈落立即开门将她迎了进来。

    “马姑娘,怎么一大清早就过来了?莫非是那件事有着落了?”马秀秀坐下后,沈落给其倒了杯茶水,问道。

    “那天你说过此事后,我就回商会询问过了,我们商会的供奉里的确有炼丹师,只不过能炼制乳灵丹的却只有一位。”马秀秀接过茶杯,又放下,然后才开口说道。

    “真的有,那太好了。”沈落闻言一喜。

    “沈公子,你先别忙着高兴,那位炼丹师是我们商会里供奉级别最高的几人之一,要想请他帮忙炼丹,代价可是殊为不菲。”马秀秀说道。

    “这个是自然,我已有心理准备。只是不知这位前辈开价多少?”沈落不以为然的问道。

    “炼丹一事比炼器更加耗费心神,平常时候这位丹师是不会接取商会以外的委托的,还好我与其有几分忘年交情,他才勉强答应。除了需要你支付八百仙玉作为报酬,另外不管最终成丹多少,他都要从中分去三分之一。”马秀秀如此说道。

    听闻此言,沈落眉头不禁微蹙了起来。

    且不说这报酬实在远超了沈落心里预期,就连乳灵丹都要分走三分之一,这让沈落实在有些难以接受。

    “这个代价……实在有些超乎意料,不知可有回寰余地?”沈落迟疑半晌,又道。

    “沈公子,非是我要故意为难你,实在是这位前辈本就生性古怪,也就是我能在他面前说些话,旁的人他都是不做理会的。而且,他说话从来都是说一不二,我还从未见过他与任何人讨价还价过……”马秀秀听罢,手指轻轻转动着茶杯,一脸的为难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