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四百零三章 求符
    “当年我因为一桩要事,被发配到建邺城,为免麻烦,这才假装成先前的样子,实非有意欺瞒,还请沈公子见谅。”马秀秀敛衽行了一礼。

    “发配?”沈落敏锐的扑捉到这个词汇。

    “实不相瞒,小妹乃是聚宝堂麾下之人,当年因为犯了一件错事,被罚到建邺城经营一家小商铺,近日才终于得到宽宥,返回长安城总堂。”马秀秀坐了下来,说道。

    “马姑娘是聚宝堂的人!”沈落面露惊讶之色。

    他来到长安已经大半个月,虽然没有怎么出去,却也从谢雨欣那里听说了很多长安城的情况,了解了长安城内修仙之人中的几个大型势力之名。

    长安城内自然是以大唐官府为首,但化生寺,普陀山等大宗大派在长安城也有修士驻扎。

    而聚宝堂也是长安城内的一个大势力,不过和大唐官府,化生寺等宗门不同,聚宝堂乃是做生意的巨商豪门,是长安城三大商会之一,麾下分堂如云,几乎遍及大唐所有修仙大城,甚至听说大唐以外也有聚宝堂的影子,势力可谓极大。

    “小妹不过是聚宝堂内的一个小小成员而已,不是什么大人物。”马秀秀浅笑一声。

    “一个小小成员都能轻易查到沈某的下落,聚宝堂的实力真是深不可测。”沈落笑了笑,似有深意的说道。

    “沈道友莫要误会,小妹此番前来,确实有些冒昧,不过并无恶意。我来这里,是因为这张符箓。”马秀秀急忙说道,右手一翻。

    她掌心紫影一闪,多出一张紫色符纸,正是一张定身符。

    这张符箓上的笔画,纹路,沈落都非常熟悉,正是他亲手绘制的。

    他心中念头一转,已然明白马秀秀是如何找到这里的。

    “当年在建邺城,小妹经手贩卖沈公子绘制的符箓无数,对你绘制的符文习惯颇为了解,偶然得到这张符箓后,从上面的符文上看出一些沈公子的痕迹,所以动用了聚宝堂的一些人脉,调查了此符的来历,一路找到了这里。”果然,马秀秀飞快的解释道。

    “不错,此符确实出自我之手。”沈落没有否认,点头说道。

    “果然如此,沈公子你当年在白家的时候,还只绘制小雷符那样的低阶符箓,这才没多久,就能开始绘制高阶符箓,沈公子你果然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制符天才。”马秀秀脸上露出兴奋之色。

    “马姑娘谬赞了。马姑娘如此大费周章,是有事找在下?”沈落习惯性谦逊了一句,然后问道。

    “小妹登门拜访,确是有事相求,还请沈公子看在你我相识多年的份上,务必相助一二。”马秀秀突然深施了一礼。

    “马姑娘不必如此,你我既然是旧识,若在沈某能力范围内,定会出手相助,只是不知你所求何事?”沈落急忙扶起此女。

    “此事对沈公子来说,并不复杂,小妹想请沈公子为我绘制一张符箓。”马秀秀说着,从怀中取出一张白纸,上面记载了一张符箓。

    沈落定睛看去,这个符箓符文异常复杂,远在落雷符,定身符等高阶符箓之上,应该也是某种高阶符箓。

    只是旁边的附录里却说绘制此符,对符纸和符墨却没有特别的要求,用最寻常的黄符纸和普通符墨就行。

    “这是什么符?”沈落颇为惊奇,询问道。

    “此符名为忆梦符,乃是高阶符箓,催动之后能够潜入别人梦境之中。因为此符性质特殊,不需要激发出强大威能,所以用普通的符纸符墨即可绘制。”马秀秀解释道。

    “原来如此,符箓之道果然博大精深,竟然有能够潜入梦境的妙符。”沈落喃喃说道,随即目不转睛的研究起忆梦符的符文,一副痴迷的样子。

    马秀秀见此情形,只是静静端坐在一旁,没有打扰。

    就这么足足过了一刻钟,沈落才回神抬头。

    “抱歉,在下揣摩符文一时入迷,将马姑娘晾在了这里,还请见谅。”他一拍脑袋,懊恼的说道。

    “哪里,沈公子你这般入神专研符箓之道,小妹只有佩服。”马秀秀笑道。

    “不知马姑娘想要绘制此符,是用来做什么的?”沈落突然间想到了什么,问道。

    “沈公子放心,小妹绝非要用此符做什么恶事。此事要从一年前说起,家父也是聚宝堂成员,数月前,家父和堂内其他人执行一次危险任务,被一妖人暗算,就此昏睡不醒。聚宝堂内的一位高人看过,说家父中了那人的邪术,神魂沉浸在了梦境,需要用这忆梦符潜入其梦境之中,破解那个邪术,才能唤醒家父。”马秀秀轻叹了一声,娓娓说道。

    “令尊昏迷不醒?莫非是马掌柜?”沈落眉头一挑,不觉有些疑惑。

    “马掌柜实乃小妹远方表亲,当初在建邺城只是为了行事方便,才以父女相称,小妹的父亲另有其人。”马秀秀摇摇头,说道。

    “原来如此,不过据我所知,聚宝堂麾下也有诸多符箓大师,莫非绘制不出这忆梦符来?”沈落点点头,又问道。

    “这忆梦符制作起来极其困难,小妹已经请了几位符师帮忙,可惜都已经失败,聚宝堂内虽然有高明符师,可我在聚宝堂内并无多少权力,请不动那些真正的大师。如今家父情况越发不佳,这才来拜求沈公子。”马秀秀两眼一红,楚楚可怜的说道。

    沈落闻言,默然坐在那里。

    “沈公子,家父修为不高,虽然我用丹药维持其肉体生机,恐怕也见此不了太久,还请你千万出手相助一次,小妹定不会让你白白出力,你有什么要求可以尽管提。”马秀秀看到沈落沉默不语,哀声求道。

    “马姑娘,并非在下不肯帮忙,其实在下在符箓一道上的天赋也就一般,全靠一位高人指点和花费大量时间勤修苦练才能勉强绘制几张高阶符箓,如今那位指点我的高人已经离开,单靠我一人,实在是没有把握能帮你绘制出这忆梦符。”沈落嘴角动了一下,抬头直视着马秀秀,说道。

    他其实也是有苦难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