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四百零二章 马秀秀来访
    沈落早就为此事犯愁,此刻身上只有不到两百仙玉,在寻常辟谷期修士眼中算是一笔巨款,可是对于灵火而言,怕是就不够了,身上虽还有几件法器,但都是对敌保命之物,千年灵乳更是救命灵药,都万万卖不得。

    “长安城乃是国都,那些商铺做生意大都很正经,符箓商铺也是一样。我在白家时听闻沈道友善于制符,可是想着绘制符箓赚取仙玉?只是距离嘉年盛会已经时日无多,制符赚钱只怕不快。”谢雨欣看了沈落一眼,如此说道。

    “能赚多少是多少吧。”沈落轻叹一声,说道。

    “据我所知,长安城的百符堂,玉珍阁,聚宝堂信誉都不错,只是那些商铺背后都有固定符师提供符箓,外来符师的符箓,若是数量不多或价值不高的话,他们未必肯收。”谢雨欣想了想,又说道。

    沈落呵呵一笑,将自己掌握的落雷符、定身符等符箓和谢雨欣大略说了一下。

    “真是没想到啊,沈道友你竟还会绘制高阶符箓!长安城内也没有几个高阶符师的,你能绘制此等符箓,赚取仙玉还有何难?”谢雨欣越听越惊,豁然站起了身体。

    “这几种符箓,我还不是很熟练,成功率不高,能否赚到仙玉,还是未知之数。”沈落倒没有那么乐观。

    “按照沈道友你以前制符的成功率,赚取仙玉是十拿九稳的事情。不过……”谢雨欣摆了摆手,突然沉默下来,似乎在考虑什么。

    “不过什么?”沈落问道。

    “你这几种高阶符箓若能绘制成功,那些商铺自然乐于收购,只是价格肯定会被压低,你若信得过我,不如将绘制的符箓交予我手,由小女子替你贩卖出去,价钱会比卖给那些商铺要高上不少。”谢雨欣抬头看着沈落,说道。

    “谢道友若肯帮忙自然最好了,只是此事费事费力,只怕会耽误谢道友的时间。”沈落迟疑道。

    “我在长安有不少散修朋友,卖符并不困难,眼下左右也无要事,单等嘉年盛会召开而已,何况替你卖符,我也能得些好处,并非徒劳。”谢雨欣眨了眨眼睛,笑道。

    “既如此,那沈某就不推辞了,卖符所得报酬,谢道友可拿去两成。”沈落两手一拱的说道。

    “沈道友误会了,我说的好处并非是指这些。实不相瞒,如今世道有些动乱,你的这些符箓可都是好东西,我售卖出去同时,也能借此结识同道,单是这份交情已让我获益不浅。更何况制符赚钱本就艰难,再分润于我,你如何还能筹集到足够的仙玉?”谢雨欣见沈落误会,急忙解释道。

    “话虽如此,但我岂能独得所有收获,却让谢道友你白白出力。”沈落摇头道。

    “沈道友,我当阁下是朋友,何必这般生分,你再坚持的话,便是小瞧于我!”谢雨欣俏脸一沉,严词说道。

    沈落这些时日颇受谢雨欣恩惠,故而才打算以酬金报偿一二,不想谢雨欣反应这般强烈,只好作罢。

    “谢道友,我还有一事想要请问你,长安这里可有高明的炼丹师?”他想起一事,询问道。

    “沈道友你想找人炼制丹药?长安城乃大唐中心所在,炼丹师自然是有的,只是他们都身在大唐官府之中,或者一些宗门大派内,地位尊贵,我们这些散修是万难接触到的,你恐怕要失望了。”谢雨欣苦笑一声,摇头说道。

    “当真一个也找不到?”沈落虽有所预料,闻言仍有些不甘的问道。

    “我是无能为力,等我向其他道友打听一下,或许他们能联系到也说不定。”谢雨欣摇头说道。

    “那就拜托谢道友了。”沈落再次拱手道。

    由于囊中羞涩,加上炼丹师的信息也没有眉目,他心情有些复杂,也没有了去西市见识一番的兴致。

    不过昌平坊这里环境清幽,算是长安少有闹中取静之处,倒是适合画符修炼。

    沈落来到外面,付给关奉约定的报酬,打发其离开,又回到了小院。

    他随即将身上仙玉尽数取出,请谢雨欣代为采购绘制符箓的诸般材料。

    既然决定让谢雨欣帮忙,他索性将购买灵材之事也拜托给对方,自己也好全心全意投入到画符中。

    大半个月的时间很快过去。

    谢雨欣并没有说大话,沈落绘制出的符箓,都被其以颇为公道的价格售卖了出去。

    沈落绘制这些高阶符箓成功率不高,但价值却总算不低,这段时间刨去成本,倒也赚取到了近百仙玉,比建邺那时绘制小雷符要快上两倍。

    他兴奋之余,也暗暗下定决心,下次入梦时若有机会,定要将这几种高阶符箓再好好练习一下,以积累经验,若能将成功率提升至小雷符的一半,那赚取仙玉的速度还能在翻个倍不止。

    画符赚钱进展还算顺利,但寻找炼丹师的事情却毫无头绪,谢雨欣多方打探,也没能找到合适的门路。

    “算了,等嘉年盛会之后再想办法吧。”沈落叹了口气,拿过一张青霜纸,正要继续画符。

    “叩叩叩”一阵轻巧的敲门声从外面传来。

    沈落眉头微皱,这个地方只有他和谢雨欣知道,谢雨欣一大早就去卖符了,一般要到下午才会回来,而且她回来时从来不会这么敲门。

    “难道是那个铁匠?”他起身来到外面,打开院门,整个人愣在那里。

    只见一名青衣少女正俏生生的站在院外,此女肤色雪白,明眸绛唇,眉心处点着一处鲜红花钿,却是在建邺城结识的马秀秀。

    “马姑娘!怎么是你?”沈落没有掩饰脸上的惊讶。

    “怎么,沈公子不想看到我吗?”马秀秀理了理鬓角秀发,嫣然一笑。

    她此刻举手投足之间,都给人一种优雅从容的感觉,和当初在建邺城时胆小腼腆的样子截然不同,简直换了一个人。

    “当然不是,只是马姑娘你前后判若两人,让在下有些惊讶罢了,请进吧。”沈落脸上的惊讶之色很快敛去,浅笑的说道,同时将马秀秀让进院子,请到客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