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三百九十四章 影蛊
    影蛊闻到血食,眼睛微微一亮,一条粉红色的舌头如电射出,将这滴鲜血卷回吞下,身上泛起丝丝血光,精神立刻大振,颇为欢快的咕咕叫了两声。

    沈落嘴角露出一丝笑容,知道自己已经收服了这只影蛊,只需稍加训练,就能将此蛊完全收归己用。

    他小心的将袋子收好,别在腰上。

    其他东西已经查看完毕,只剩下了蓝色子母剑和翠绿如意两件法器了。

    沈落先是拿起蓝色子母剑,运转九九通宝诀炼化,子母剑上绽放出明亮蓝光,很快彻底炼化。

    沈落掐诀一催,蓝色母剑腾空飞起,射出两三丈长的蓝色剑光,在半空飞射游走,好像一条蓝色巨蟒在天空御风飞驰。

    随着“铿铿”两声脆响,两道细小飞剑从母剑中射出,围绕着母剑本体盘旋飞舞,仿佛两条灵动的蓝色小蛇。

    子母剑此刻所展现的气势,比在秃顶大汉那里强大了许多,主要是沈落操控法器经验远在秃顶大汉之上。

    法器每提升一个层次,威力都会有极大的提升,但操控难度也会加大。

    一般而言,对于沈落这种辟谷中期修士来说,使用下品法器最合适,中品法器也能操控,但使用上品法器就过于吃力了,甚至于实战效果还不如中品法器。

    之所以会如此,一方面是因为操控者法力不足,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上品法器禁制复杂,操控起来非常困难,需要很长时间的磨炼才能熟练催动。

    所以在法器催动方面,修士的修为和经验都同样重要。

    沈落在梦境中修为已达大乘后期,并开始使用法宝,在金塔的试炼中,他更吸收了不少天兵的战斗经验,里面也有法器法宝的使用经验。

    所以在法器法宝的操控方面,他的经验堪称极其丰富。

    这些经验是可以带回现实的,所以他此刻操控上品法器,甚至极品法器,在经验方面是没有任何问题的,而法力方面的不足可以通过经验来修补一二。

    沈落操控子母剑飞驰了片刻,挥手召唤回来,手指在上面轻轻摩挲,对这套法器十分满意。

    此剑威力不小,而且可以一分为三,正好可以发挥他法器操控经验丰富的优势。

    他把玩了这套子母剑一会,便收了起来,又开始对碧绿如意运转起九九通宝诀。

    一施法炼化,沈落立刻感觉和刚刚炼化子母剑不同,翠绿如意内部的禁制立刻震动不已,竟在阻止着他法力的侵入。

    “难道是因为那青衫男子还活着,所以这柄如意的禁制仍旧被其掌控着,其他人无法炼化?”沈落如今修为虽然已经不低,毕竟没有正统的师门培养,对法器了解不够多,却也立刻意识到了其中的原因。

    若真是这样,他将此如意夺来,也无法使用。

    想的更深一些,青衫男子甚至有可能通过和这翠绿如意的感应,追踪过来。

    那人之前没有将这如意带走,说不定就是在盘算此事。

    一念及此,沈落面上变色,立刻萌生丢弃这翠绿如意的打算,可又有些舍不得,毕竟这可是一件上品法器。

    “我用九九通宝诀再试一次,若是真的无法炼化这如意内的禁制,就立刻扔掉。”他心中暗暗下定了决心,运转九九通宝诀,再次祭炼起来。

    结果这一次,在他用出全力祭炼了足足一刻钟后,只见一道道蓝光从指尖射出,不断没入翠绿如意内。

    沈落眉梢稍稍一掀,眼中闪过一丝喜色。

    九九通宝诀果然玄妙,这件翠绿如意的禁制虽被外力占据,可在他全力祭炼一点点消磨之下,还是能侵入其中。

    又过了一炷香的功夫,如意表面泛起一道明亮绿光,里面第一道禁制终于被他掌控。

    沈落精神一振,继续全力祭炼起来。

    一个多时辰后,翠绿如意绽放出一团明亮绿光,发出猛兽咆哮般的脆响,从他手中飞去,在其周围盘旋飞舞起来。

    翠绿如意上面浮现出八道禁制纹路,尽皆闪闪发光,灵动无比。

    沈落睁开眼睛,对着翠绿如意掐诀一点。

    正在盘旋飞舞的翠绿如意蓦然停住,然后向前飞射而去。

    顶端的火红色晶石光芒大盛,和如意散发出的翠绿光芒融合在一起,化为一道赤青两色的长虹,迸发出惊人的灵力波动,好像一道划天而过的流星,一闪而逝的打在远处一块数丈高的巨石。

    “轰隆”一声巨响!

    足有房屋大小的巨石四分五裂,连带着下方的地面也被砸出一个大坑,方圆数十丈内的地面震颤不已,几个呼吸后才恢复平静。

    “好霸道的攻击!攻击方式虽然单一,不如子母剑诡异,但破坏力强大,比起梦中那半月环似乎还要强大几分,不愧是普陀山炼制的法器。”沈落抬手召回翠绿如意,目光落在镶嵌于其顶端的火红晶石上,喃喃自语了一声。

    其实刚刚的攻击,还不算是翠绿如意的全部威力。

    毕竟以他如今辟谷中期的修为,即便操控经验丰富,也无法彻底激发上品法器的所有威能。

    沈落有一种预感,若能将这颗晶石内蕴含的力量尽数催动,这柄翠绿如意的攻击威能定然能再上一层楼。

    “沈道友,没事吧?你方才是在试演法器?”谢雨欣走了过来,显然是被刚刚的攻击所惊。

    “这如意是我从那青衫男子处夺来,刚刚修炼完后,顺便祭炼了一下,还算不错。”沈落挥手召回如意,随意说道。

    “这法器是从那普陀山弟子手中夺来?我记得那人还活着,那你拿到这件法器不是福气,而是祸害!不对,你已经将这如意祭炼完成了?这怎么可能!”谢雨欣面色一变再变,目中透着不可思议。

    “你是指那人能够通过法器感应追过来?不过我已经将其留在法器内的法力印记抹掉了,这样他就应该无法追踪了吧?”沈落皱了皱眉,问道。

    “若这如意内的禁制被你彻底炼化,那人自然无法追踪。但这怎么可能?想要炼化法器内的法力印记,除非修为远胜法器的原主人,或者使用某些顶级祭炼之法才能做到,沈道友你莫非……”谢雨欣下意识想要问个清楚,但随即想到这是沈落的隐私,立刻收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