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三百八十六章 冤家路窄
    附近广场的散修听到这里的巨大动静,纷纷聚拢了过来,指指点点,窃窃私语。

    叶重和蓝袍中年男子面色难看起来,这坊市是他们碧水门的一棵摇钱树,若是传出不好的名声,生意定然会受到影响,回了宗门,碧水门门主绝不会轻饶他们。

    “呵呵,这位道友莫要误会,这里是坊市,买卖东西的地方,我们还是以价格来论定吧。这位摊主,你的那两样灵材卖了多少钱,我出双倍,可否让给我们?”白袍少女身旁的青衫男子轻笑一声,上前一步,冲独臂摊主说道,并未去看沈落。

    沈落眼见此景,眉头一蹙。

    他虽然已经付了仙玉,但如果摊主反悔,对方便能借机生事,麻烦不小。

    “这……很抱歉,这两样灵材我已经卖给这位道友了,他也已经付了仙玉,按照坊市的规矩,钱货两讫,不得反悔,那两样东西已经和小人没有关系了。”独臂摊主迟疑了一下,摇头说道。

    沈落闻言,不由对独臂摊主生出几分敬意。

    不过青衫男子听闻此话,双眉一皱,转身望向沈落。

    “这位道友,我二人是普陀山门下弟子,这两样材料是李师妹必得之物,我出三倍的价钱,阁下将这两样材料让给我们,如何?”青衫男子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说道。

    “普陀山弟子……”附近人群中顿时响起一阵低低的惊呼。

    白袍少女秀眉微蹙,似乎对青衫男子透露师门不是很赞同,却也没有说什么,双目直勾勾的望着沈落手中的两件灵材。

    青衫男子对周围众人的反应很是满意,看着沈落的眼神也不觉泛起了一丝居高临下之意。

    “普陀山!”沈落眼睛一眯。

    自从聂彩珠被那宫装女子带着,他四处打听普陀山是什么地方,可惜没什么收获,之后在梦境中,他通过向白霄云打听,才终于弄清楚了普陀山的来历。

    正如他之前猜测,普陀山是南海观音大士的道场,不仅如此,那里更是一个极其庞大的宗门,秉承观音菩萨教导,修习清心宁性之术,更精通五行咒术。

    无论是声望势力,还是实力,普陀山都丝毫不在化生寺之下。

    普陀山虽然也是名门正派,可能是因为那宫装女人毫无商量余地就带走了聂彩珠的关系,沈落对于普陀山的印象可不怎么样。

    “抱歉,这两样灵材也是我找寻了许久之物,没有出售的打算。”沈落回以一笑,一口回绝。

    “阁下最好识趣一点,莫要为了两样材料,搭上自己的小命。”青衫男子面色一僵,火气上头,阴恻恻的说道。

    普陀山地位崇高,天下人人敬仰,他一向以此为荣,在外面行走时不管面对什么人,只要报出师门名号,对方都会变得毕恭毕敬,想不到今日竟然被一个看起来像散修的人无视,心中不禁大怒。

    “哦,阁下言下之意是要杀人夺宝?普陀山弟子竟然都是这样的,在下真是见识到了。”沈落满不在乎的轻嗤道,还故意抬高了几分声音,引得周围围观之人议论声也不觉大了几分。

    青衫男子话一出口,便觉得不妥,正在后悔,听见沈落的讽刺之语,一张脸变得酱紫,身上青光一闪而现。

    “武师兄,不得胡言!”白袍少女伸手拦在青衫男子身前,轻声吒道。

    青衫男子看了少女一眼,勉强压下心中怒火,别过头去。

    “这位道友,我这位师兄刚刚胡言乱语,还请你不要放在心上。不知阁下尊姓大名,师承何派?”白袍少女转身面向沈落,敛衽行了一礼。

    “在下一介散修,无门无派,至于姓名更是不足挂齿,不说也罢。”沈落抱拳还了一礼,自然不会傻傻报上姓名。

    “既然道友不愿说,小女子自然不会勉强,只是这两件灵材,小女子志在必得,这样如何,我用一瓶‘萃脉丹’和阁下交换,此丹药具有孕养法脉的功效,对辟谷期修士来说是不可多得的灵药,足可以节省十年以上的修炼时间。”白袍少女取出一个青色药瓶,脆声说道。

    “萃脉丹!师妹,这是师父从方寸山花了很大代价才换来的珍贵丹药,怎能拿来换这区区两样灵材。”青衫男子面色大惊,急忙说道。

    白袍少女并不理会青衫男子,只是目光直直望向蒙着面的沈落。

    “我刚刚已经说过了,这两件灵材也是在下渴求许久之物,不会拿来交换的。”沈落看了青色药瓶一眼,仍旧摇头说道,语气倒是缓和了几分。

    说话此话,他不愿和这些人纠缠,将两样材料收进怀里,转身朝远处走去。

    唰唰两声,几个蓝袍碧水门弟子出现在前面,挡住沈落的去路。

    “素闻碧水门治派严谨,这宛丘坊市也一向公平合理,严禁任何争斗,想不到真实情况竟然是这样。”沈落停下脚步,环视冷笑,声音很大,远远传播出去,引得更多人聚拢过来。

    拦路的几人面色一僵,望向叶重。

    叶重面色难看,抬手一挥,几人让开了道路。

    沈落没有在此停留,快步离开摆摊的空地。

    得罪了碧水门的人,他虽然不怕,却也不会继续留在这险地,立刻朝着坊市门口行去,很快来到入口的蓝色光门处。

    他微一迟疑,朝不远处的酒馆望去。

    谢雨欣还在坊市内,两人约好在酒馆相见,他现在不方面过去相会了,给其留个口讯也不妥,肯定会被碧水门得知,反而有可能害了她。

    “算了,我在坊市里闹出这么大的动静,相信很快就会传到谢道友耳中,虽然我蒙着面,但她心思灵巧,应该能猜到是我。”沈落心中念头转动,迈步踏进了光门内。

    他眼前一花,等回过神来,重新出现了那个偏僻小巷内。

    沈落没有在此停留,快速朝前面行去,找了另外一个偏僻之地,脱下身上的衣服,并且用火烧掉。

    修仙界内各种诡异手段数不胜数,刚刚在坊市内冲突的时候,谁知道对方有没有在他身上留下暗手,保险起见还是烧掉衣服的好。

    沈落随即又取出一套衣物换上,快速出了宛丘城。

    他略一沉吟,朝着天坑客栈方向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