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三百八十五章 横插一脚
    沈落朝那群渐行渐远的修士看了一眼,很快便收回目光,没有理会。

    “算了,在宛丘城这里待不了多久,说不定马上就要离开,身上的仙玉还有不少,日后需要赚钱时再想说吧。”沈落思绪被打断,此时转念一想,还是决定放弃。

    他继续信步在坊市内闲逛,很快来到街道最深处,谢雨欣所说的交易广场处。

    这里也就百来丈大小,稀稀拉拉的有一些散修在这里摆摊,摊位上零零碎碎的摆放了很多东西,与商铺那边相比,这里可要冷清了不少。

    沈落随意的在各个小摊间走动起来,逛了一圈下来,没发现什么明珠蒙尘的宝物。

    不过这样才正常,修行之人几乎每一个都见多识广,眼光毒辣,哪有那么多便宜留在那给他占。

    沈落本就不高的兴致很快淡了,转身正要离开这里之时,眼睛余光掠过附近的一个小摊,脚步突然停住。

    他的眼睛微微亮了一下,迈步走了过去。

    小摊后面坐着一个满脸风霜之色的中年大汉,左边的胳膊齐肩而断,空荡荡的袖子随意的塞进腰带里,看起来很是落魄。

    “这位道友,可是要买什么东西,小摊上的这些都是在下多年的藏品,物美价廉,你可以多看看。”看到沈落过来,断臂大汉急忙招呼道。

    沈落没理会大汉的吹嘘,目光看向摊位上的一块黑石,以及黑石旁边的一截通体灰白色的木材。

    黑石黝黑如碳,看不出丝毫出奇之处,只是上面偶尔会出现几个淡紫色的斑点。

    而灰白木材也不起眼,只是的断口处的年轮图案和普通树木的年轮大不相同,呈现出凌乱不堪的样子,组合在一起,看起来好像一朵盛放的菊花。

    “果然是黑元石和菊花木!想不到竟然在这里找到了!”沈落很快确认这两样物品的来历,心中欣喜,脸上却丝毫没有显露。

    这两样都是炼制纯阳剑胚所需的辅材,经过此前在建邺的一番搜罗,他已集齐了包括主材火麟木在内的大部分灵材,只差黑元石,菊花木这最后两样辅助材料。

    这两种材料俱是非常偏门的灵材,想不到竟然在这里遇到了。

    有了黑元石和菊花木,炼制纯阳剑胚的材料已经集齐,现在只剩下最后的灵火了。

    “这两样东西多少钱?”他也没有拐弯抹角的耍手段,指着黑元石和菊花木向断臂大汉问道。

    “客官您眼光真好,这两块灵材是在下数年前在一处海外荒岛上得到的,最近手头拮据才拿出来出售。我今天刚刚到这里摆摊,您是头一个顾客,自然要给个优惠,只要五块仙玉。”断臂大汉先吹嘘了一番,然后伸手比出一个“五”,说道。

    沈落心中暗笑,这断臂大汉显然不认得黑元石和菊花木,才会报这个价钱,以这两样材料的品相判断,起码价值十块仙玉以上。

    不过他自然不会特意提醒对方,点头答应,然后取出五块仙玉放在摊位上,伸手去拿那两样材料。

    “咦,黑云石,还有菊花木!”

    一个清脆的声音从旁边传来,却是一个容貌秀丽的白袍少女不知何时来到小摊附近,满脸惊喜的看着小摊。

    “铃儿小姐需要这两样材料?摊主,多少仙玉,我买了。”碧水门少主叶重站在白袍少女身旁,单手虚空一挥。

    一股蓝色霞光从其手中射出,朝着黑元石和菊花木滚滚卷去。

    沈落面色一沉,右手一点。

    一道水流凭空出现,然后瞬间凝成一柄水剑,凌空一斩,发出海涛波动般的破空声。

    只听“嗤啦”一声,那些蓝色霞光被轻易斩破。

    他另一手一伸,将那两样材料抓在手中。

    “大胆,把东西放下!”叶重脸上怒色一闪,手掌变掌为爪,凌空一抓。

    他掌心向下深深凹陷,五指上更泛起一层珍珠般的晶光。

    那些蓝色碎裂的霞光立刻重新凝聚,化为一只水缸大小的蓝色巨爪,上面也泛起一层晶光,闪电般抓水剑上,竟然将水剑一下捏碎。

    蓝色巨爪丝毫不停,继续风驰电掣的抓向沈落拿着材料的手掌,发出凌厉的嗤嗤锐啸。

    沈落冷哼一声,左手突然变得模糊,闪电般缩回,躲过了巨爪抓摄,而右手则紧握成拳,上面突然蓝光大放,将周围数丈范围笼罩在其中。

    但是随即,所有蓝光突然尽数长鲸吸水般收敛进拳头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紧接着沈落右拳击出,直捣蓝色巨爪正中心处。

    叶重眼中闪过一丝狞笑,五指猛然合拢,蓝色巨爪也随时一合,看那势头要将沈落的右臂一把捏碎

    可就在此刻,沈落的右拳突然爆发出十几道耀眼的蓝光,每一道蓝光都凝若实质,而且好像剑气般锐利。

    “噗噗”之声连响,蓝色巨爪被十几道蓝光洞穿,然后一声轻响后碎裂开来,化为无数蓝色光点消失。

    沈落眼中闪过一丝喜色,他刚刚施展的正是此前梦中金塔内对战的一名长剑天兵的手段。

    那名天兵不仅剑道高明,而且能够从全身各处的穴窍内射出剑气,全身上下皆可伤敌,让人如无法靠近,也无从下手。

    当初沈落花了很大功夫,才勉强战胜对方,得到了对方的这个神通经验。

    只是他修为尚浅,还做不到如那名天兵那样,从全身各处射出剑气伤敌,只能勉强从拳头的穴窍内射出剑气,却也威能不俗。

    “竟能破我的凝心爪,有些手段,难怪敢在我碧水门的地盘上闹事。”叶重阴沉着脸,没有停手,反而大步紧逼而上。

    旁边那些蓝袍人也齐齐上前,隐隐围了过来。

    “闹事?我只是遵循坊市的规矩,购买物品而已,阁下这是想仗着人多,想强抢我的灵材吗?”沈落目光一扫,并没有丝毫畏惧之色。

    这些蓝袍人人数虽多,却都是炼气期修为,眼前的叶重也只是和他一样的辟谷中期而已。

    “放肆!竟敢在宛丘城这样说话,你可知道这位是什么身份?”叶重旁边一名蓝袍中年男子怒声道。

    “哦,阁下的意思,这位有个了不起的身份,我便只能挨打不还手,还要乖乖奉上自己的灵材,否则便无法活着走出这座坊市是吗?若真是这样,我确实有兴趣了解一下,诸位到底是什么身份?”沈落嘴角露出一丝嘲讽。

    “你……”蓝袍中年男子一窒,一时间无言以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