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三百七十九章 救驾来迟(五更,求月票)
    童贯瞥见这一幕,忍不住怒骂了一声“蠢货”,其双眼之中暴起血丝,身上衣衫无风自鼓,猎猎作响。

    就见其脸色涨红,单手掐了一个三山诀,翻掌再次朝下一拍。

    那五岳真形印上的第四座山峰印纹,随即亮了起来,一座更加雄伟高耸山峰虚影自高空凝成,却没有和其余三座山峰重合,而是笔直朝着敖弘头顶砸落下去。

    “机会来了,就是现在!”沈落见此,暗道一声。

    说罢,他双腿上的神行甲马符顿时燃烧化为灰烬,缠绕在了小腿周围,脚下同时有月光亮起,碎裂成了一片模糊光影。

    沈落一步跨出,在神行甲马符和斜月步的双重加持下,速度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几乎一个闪身就来到童贯身后,一掌压着一道落雷符拍了过去。

    童贯根本来不及反应,后脊就遭到了重击。

    “轰隆”一声巨响传来!

    一道雪亮白光在天坑亮起,化作一道手臂粗细的白色雷光劈落下来。

    童贯周身一阵麻痹,受了多少伤势且不去管,体内法力流转却是被短暂地打断了。

    可就是这片刻的中断,半空中的五岳真形印便随之一颤,失去了法力催持。

    最后出现的那座山峰不及落下,就一下虽然成点点晶芒,消失不见了。

    而先前那三座山峰也是一阵模糊,力量大减。

    “嗷……”

    似有一道龙吟响彻夜空,那道僵持许久的龙影剑光终于如刀切豆腐一般,穿透了三座山峰虚影,刺中了后方的童贯。

    龙影过处,山峰虚影被寸寸撕裂,搅动得天地元气也一阵混乱。

    童贯口中传来一声惨呼,半边身子已经变得血肉模糊,人也倒飞着摔了出去。

    沈落同样被这股力量的余威扫中,被气浪冲击着倒飞了出去。

    只是半空中的他,忽然瞥见半空中有一事物正在坠落,立即抬手一抓,手上便有一条细细的水绳蜿蜒探出,卷住那东西飞了回来。

    沈落摔落在地上后,体内气血一阵翻涌,好半天才平缓下来。

    他看了一眼手中之物,顿时大喜,赫然正是那枚五岳真形印。

    这时,敖弘也已经从高空中落了下来,正手拄着长剑,脸色煞白地靠在一棵古树旁。

    而在其对面不远处,浑身凄惨的童贯竟然也重新站了起来。

    其右侧半边身子连同脸颊都像是被剥掉了皮一样,鲜血淋漓,手里拖着那柄金色长刀,朝敖弘一步一步走来。

    此刻,他已经被愤怒和仇恨眼眸,满眼血红之中只盯着那个龙族青年,金刀拖拽在地面上,磕碰到碎石上发出阵阵令人牙酸的声音。

    沈落心知敖弘服下的那药丸效力已过,此刻几乎就如砧板上的肉一样,根本没有反击的能力,双腿上的灰烬再次亮起,正打算冲过去救人。

    可就在这时,头顶上空忽然有一道青色流光飞射而至,骤然一闪便笔直落了下来。

    沈落目光微闪,还没来得及看清是什么时,那道青光已经落在了童贯身上。

    与之伴随着的,是“噗”的一声响动和大片泼洒出来的鲜血。

    沈落正诧异间,脚边传来一声轻响,低头看去时,才发现是童贯的那柄金刀法器掉落了过来,已经敛去金芒,重新化作了尺许来长。

    等他抬头再去看时,就发现童贯已经被一柄硕大的三尖托天叉,钉死在了地上。

    “谁敢伤我龙宫太子?”一声震天咆哮响起。

    随着话音落下,一道高大身影从天而降,如陨石一般“砰”的一声砸落在地,碎石四溅,尘土飞扬。

    沈落定睛望去,只见这高大身影裸着半身,生得青面獠牙,头上两团火发,背后和手肘皆生有鱼鳍,一手持着一块鬼面盾牌,张口咆哮时显得凶悍无比,赫然是那巡海的碧水夜叉。

    他双目瞪如铜铃,大步来到童贯身前,忽然抬起一掌,“砰”的一声拍在其脑袋上。

    童贯的头颅顿时如熟透的西瓜,给炸了膛。

    只见一缕幽魂从其中飘散而出,正想飞离时,却给那碧水夜叉一把扯了回来,直接塞进了嘴里,嚼吧了几下咽了下去。

    沈落被这一幕看得目瞪口呆。

    “还有你吗?”碧水夜叉铜铃大眼一转,看向沈落,又是一声咆哮。

    “青叱,别扯个大嗓门在那喊了,沈兄是我的救命恩人,不得无理。”敖弘连忙叫道。

    “属下救驾来迟,还请九太子责罚。”碧水夜叉闻言,连忙快步小跑到敖弘身旁,单膝跪倒,说道。

    “责罚什么?责罚你来得及时,救了我的命?”敖弘没好气的说道。

    名为青叱的碧水夜叉咧嘴一笑,随即又有些责怪道:“九太子,不是我说,你真的不该瞒着大家偷偷出来,这次若不是有个小虾米给我通报,后果真是不堪设想啊……”

    敖弘闻言,也有些心有余悸,一时默然不语。

    “龙王老爷已经知道了,这次九太子你回去,只怕是没有好果子吃了。”青叱见状,凑近几分,用一只蒲扇般的大手遮着嘴小声说道。

    “你通报给父王的?”敖弘闻言,急忙问道。

    “这等大事我不敢瞒,赶来救你之前,就已经让人回龙宫禀报了。”青叱讪笑一声,说道。

    “你的嘴怎么就那么碎呢?”敖弘顿觉一阵头大。

    “九太子,这个你可不能怪我,我若是隐瞒不报,你真出了事,灭了我子孙九代也不够龙王爷消气。再说了,这事儿吧,得怪你,你要是不瞒着大家,不就没这档子事了?再不济你别瞒着我呀,你带上我来,不就稳妥了?再说……”青叱一下子打开了话匣子,絮絮叨叨,说个不停起来。

    沈落在远处看得都有些懵了,这看似凶悍的家伙,竟然是个碎嘴子?

    敖弘无奈起身,来到沈落这边,在他身侧坐下,手腕一翻,又是凭空取出了一只白玉瓷瓶,从中倒出两枚黄澄澄的丹药,一枚自己服下,一枚递给了沈落。

    “这是我们龙宫独有的补益丹药,能助你快速恢复。”敖弘见沈落没动,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