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三百七十六章 合力(第二更)
    而另一边的封水,也已经手握住了一柄水蓝长剑,上面可见流水般的纹路,朝着谢雨欣当头劈砍了下去。

    几人中反倒是谢雨欣反应稍慢了一分,在沈落提醒下,才近乎本能地将身形向后撤去。

    “轰隆”一声爆鸣!

    沈落最先甩出的落雷符炸裂开来,一道粗壮雷光迸射而出,直接劈打在了童贯乌光覆盖的手掌上,却被其五指一合,竟是直接抓入了手中。

    雪白雷光像是被其五指捏碎一般,化作一道道不规则的电弧,从其指缝当中迸射而出,映出一大片刺目电芒。

    紧随其后,那张闪着濛濛紫光的碎甲符上,“破军”二字率先亮起,接着整个符纹大方光明,一片灿烂金光从其上亮起,化作一道仿若枪矛的金光虚影,直射童贯。

    童贯以手掌硬撼落雷符,虽然硬生生捏爆了雷电,但此符的威力还是超出了他的预料,令他整条手臂都有些麻木。而在感受到这第二张符箓上传出的强大肃杀气息时,其心中更是生出了一丝惧意,自是不敢再冒险硬接。

    只见其握住旗杆的手上亮起乌黑光晕,原本平静的旗面顿时“哗啦”作响,旗身猛地席卷而过,竟是直接将碎甲符笼罩了进去。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实在超出沈落预料。

    他本就因同时使用两个高阶符箓,体内法力消耗过度,有些难以为继,想要出手干预也根本做不到,只能眼睁睁看着好不容易绘制的碎甲符,被那黑色大旗给收了进去。

    下一瞬,碎甲符所化的光芒,便被那杆黑色大旗吞噬了进去。

    “好小子,差点着了你的道了。”童贯手抓着旗杆,身形倒退开来,心有余悸的说道。

    沈落同样施展斜月步,与之拉开了距离。

    他目光微转,瞥了一眼右侧林间,谢雨欣正与封水厮杀一处,两人暂时难分上下。

    “余馨,你这贱女人竟敢杀我兄长,背叛圣坛,我定要你生不如死。”封水双目泛红,死死盯着谢雨欣,恶狠狠地说道。

    谢雨欣则一语不发,手持红菱与之对战。

    沈落不敢分心太多,又将注意力全都放在了童贯身上,面对一个已有防备的凝魂中期修士,毫无疑问,他没有任何胜算。

    不过就在这时,他的嘴角忽然一扯,露出了一抹笑意。

    “嗤”

    一声轻微到几乎不可察觉的布帛撕裂声忽然响起。

    童贯神色骤然一变,猛然扭头看向自己手中的黑色大旗,顿时大惊。

    只见旗面之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一道道碎瓷般的细密纹路,丝丝缕缕白色光线从中透射而出,并不断膨胀开来。

    下一瞬,一声清越嘹亮的龙吟忽然从旗面上传了出来。

    “嗷……”

    只见一道金光从中暴起,一颗硕大龙头从膨胀开的白色裂隙中挣扎冲出,像是爬出深渊裂谷一般,身子猛然挣脱旗面束缚,一下子冲入了高空。

    而那杆黑色大旗,也在白光分裂中撕裂成了无数碎片。

    “不……”童贯满眼痛惜,怒目喝道。

    他目光一转,看向沈落这个毁坏他重要法器的家伙,双眼怒火欲喷。

    只见其手掌一探,一柄尺许来长的金色小刀就从其袖间滑落,并随之金光一闪,化作了一柄三尺来长的金色长刀。

    童贯身形一个疾冲,脚下似有黑风环绕,速度快到了极点,直冲向了沈落身前,手起刀落朝着他当头劈了下来。

    沈落早有所备,自然不敢硬撼,脚下月光一闪,斜月步运转而起,身形一个模糊,横向朝后一闪,避让了开来。

    那金色刀锋贴着他的鼻子斩击而下,其上迸射出一道延长十丈的金色刀光,轰然落地。

    “轰”的一声爆鸣!

    大地之上烟尘四起,数十棵参天古木被刀光企及,纷纷爆裂开来。

    一道深不见底的巨大沟壑出现在了前方。

    “谢道友,莫要恋战,赶紧走。”沈落暗暗咋舌,不敢再有丝毫迟疑,立即大喝道。

    说罢,他自己便当先运起斜月步,一边朝着天坑边缘疾驰而去,一边已经捏住了藏在袖中的飞行符。

    可就在此时,他的脚下忽然传来一股有些熟悉的冰寒气息。

    沈落忙低头看去,就见地面似有一缕白色雾气流过,一层冰晶瞬间凝,竟是直接将他的小腿冻结住了。

    他扭头一看另一侧,谢雨欣小半个身子都冻在白色冰晶里,而距她不远的地方,封水正手掐法诀,握着一块冒着缕缕白汽的圆形罗盘。

    “给我去死。”

    童贯对沈落恨意犹深,此刻一心想要先杀沈落,手握金刀就直冲了上来。

    其手中金刀光芒亮起,再次朝着沈落纵劈而下。

    眼看刀光暴起,就要落在沈落身上,将他一分为二之际,高空中却有一道巨大身影极速俯冲而至,一只巨大的金色龙爪,朝着童贯当头抓摄了下来。

    龙爪之上金光锋锐,蕴含着一股切金断玉一往无前的气势,直落而下,速度极快。

    童贯一凛,立即手腕一转,改纵劈而下为斜撩向上,斩向金色龙爪。

    “锵”的一声锐鸣。

    刀势突转,力道随之骤减,金色刀光划过龙爪,迸射出无数金色火花后,又斩落在了敖弘所化的金龙身上。

    刀锋过处,虽然未见血光,但仍是有不少金鳞剥落,掉了下来。

    然而,这一击之下,敖弘竟是没有被逼退,龙爪依旧重重下压,抵住了金刀锋刃,将童贯整个人压在了身下。

    沈落趁机施展控水之术,勾了勾手指,冻结住他小腿的冰晶,便开始一点一点融化开来。

    “哼,都言世间水行龙力最强,6行象力最盛,故而有龙象之力为称,今日一见,我看也不过如此嘛。”童贯被敖弘压在巨爪之下,冷声笑道。

    说罢,他空着的另一手,单掌一抬,向上一拍刀背。

    一道巨大的金光圆弧顿时从其拍击之处扩散开来,化作一道上冲而起的沛然巨力,如山海一般撞击了上去,引来剧烈一震。

    “轰”的一声沉闷爆鸣!

    敖弘的龙爪上一道血光迸现,庞大的身形也随之被击飞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