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三百六十八章 碧眼金蟾(第四更)
    “算不上,只是一些固本培元,用作锻体的基础功法。”沈落摇了摇头,说道。

    “好,我记下了。”沈元阁点头道。

    “虽然只是基础功法,但毕竟不同于江湖把式,一旦走漏了消息,难免会引来他人觊觎,届时我若不在家中,必定会是一场无端祸事,所以切记保密。”沈落叮嘱道。

    “这个中利害我清楚,会严守秘密的。”沈元阁郑重道。

    “除此之外,这两种功法交予族中子弟修习时,一定要先检视其性情品格,品行不端者不可轻传。或者……可以暂时先交予沈辞和沐沐兄妹两个尝试修炼,其他人等等再看。”沈落一边思量着,一边说道。

    至于具体等什么,他没说出口,实则是想等沈辞兄妹当中,有人能够通了法性,届时他会将无名功法传授给他们。

    “好,就依你的意思去办。”沈元阁重重点头,说道。

    说罢,他便从房中抱来一只不大的漆木箱子,将写满经方和功法的三沓宣纸,小心撞入其中,仔细锁好,放在了一处隐秘暗格中。

    交代完所有事情后,已经许久没有好好聊天的两人,难得地坐在书房里聊了许久。

    末了,沈落突然说起想吃榆钱饭,可惜不对季节。

    第二日清晨,沈落没有与任何人道别,只是带上那个收敛物品的石匣,就匆匆出了县城。

    ……

    时间一晃,已是三个月后。

    时值四月末,禹州正值雨季尾期,连日阴雨稍歇,天上仍旧笼着一层阴云。

    平丘县大历山,笼着一层朦胧雾气,远山望去峰峦模糊,近处却满眼都是湿润的青翠之色,一条灰白山道掩映其间,逶迤蜿蜒。

    有些泥泞的山道上,出现了一个头戴斗笠,身披斗篷的挺拔身影,其步履不急不缓,身后牵着一匹黑色骏马,朝着山道尽头赶去。

    山道尽头处,远远可见一座两层来高的黑色木楼,前院里竖着一根三四丈高的木杆,顶头挂着一张旌旗,上面写着一个大大的“酒”字。

    那人牵马来到院前,就看到一个店小二模样的年轻男子,正在往马槽当中倒着草料,旁边的栓马柱上还拴着几匹马。

    小二听到身后马蹄声,连忙将簸萁里的草料一股脑倒了进去,转身迎了上来。

    “客官,您打尖儿还是住店啊?”他一边熟络地接过缰绳,一边询问道。

    那人摘下斗笠,露出一张颇为清秀的青年面庞,正是沈落。

    “住店。”沈落笑了笑,说道。

    店小二麻利地将黑马拴在马槽旁,前边引着路,往黑色木楼走去。

    楼前有几级台阶,门上挂着厚厚的棉布门帘,店小二撑开门帘,侧身做了一个请的姿势,让沈落先一步进去。

    沈落迈过门槛走了进去,鼻头微微一皱,闻到了一股颇为浓郁的酒香气味。

    他的视线再一扫,就发现里面地方也不是很大,靠近门口的右侧,横着一座半人高的柜台,后面的架子上摞着一坛坛泥封的酒坛子。

    屋里摆着七八张颜色发黑的桌子,上面泛着油光,显然是用了很多年的老物件。

    正对着大门的一侧墙壁上,开着三个窗户,旁边各摆了一张木桌,在正当中的一张桌子旁,侧身坐着一个身着蓝色锦袍的年轻男子,正一手端着酒杯,扭头望着窗外。

    沈落瞥了一眼,就来到了柜台前,与站在后面的矮胖掌柜言语几句,订下了二楼的房间。

    “客官,是这会儿就带您上去休息,还是先吃点东西?咱这山野客栈,没有什么山珍海味,但也有些拿得出的野味,自家酿的青梅酒滋味也还不错。”矮胖掌柜笑着问道。

    “掌柜都这么卖力推荐了,我自然得好好尝尝。”沈落笑道。

    “好嘞,包您满意。”掌柜闻言,更是笑开了花。

    沈落点了几个菜,要了一壶青梅酒,就来到窗边另一张桌子坐了下来,他也如那锦袍青年扭头望向了窗外。

    这一看,他的眼眸不禁一亮,视线竟是久久不能收回。

    原来紧临着窗外,就是一道百丈悬崖,而悬崖的峭壁从客栈后方两侧呈弧形延伸开来,各自绕出一个巨大的半圆,又遥遥交汇在了千丈之外。

    客栈竟然是临着一个直径足有千丈的巨大天坑修建的。

    天坑之内,犹可见青翠茂密的植被覆盖,里面雾气弥漫,烟波升腾,风景竟是绝美。

    “这里的景色很不错吧?”这时,一个温和的嗓音突然响起。

    沈落循声望去,发现是那邻桌的青年男子正与自己说话,他刚要开口答话时,就突然愣在了当场。

    只见那人生着一头柔顺的水蓝长发,以一枚白色玉冠束起,一张年轻的脸庞英俊非凡,额前虽无峥嵘短角,沈落却还是一眼认出了他,东海龙宫九太子敖弘!

    “怎么是他?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他该不会也是为了碧眼金蟾而来?”沈落的脑海中,一下子冒出来许多问题。

    按照游记中记载,那碧眼金蟾就出没于禹州平丘县大历山天坑当中。

    “咳咳……”眼见沈落有些发愣,敖弘似乎觉得有些尴尬,轻声咳嗽了一下。

    沈落这才回过神来,抱拳道:“一时没反应过来,抱歉。”

    “是我突然搭话,唐突了。”敖弘抱拳回礼,笑意温和道。

    这时,店小二已经端着一壶青梅酒,给沈落送了过来。

    “咱们同是孤身出游,公子介不介意同桌而坐,饮上一杯?”沈落心中微动,提起酒壶,主动走到敖弘桌前,笑问道。

    “阁下盛意,求之不得。在下东海人士敖弘,不知公子怎么称呼?”敖弘微微一愣,眼中闪过一抹意外神色,随即笑道。

    “在下沈落,登州人士。”沈落见其以真名相告,随即答道。

    此刻,他也明白过来,千年以后敖弘之所以认得他,多半就是源于此次萍水相逢吧。

    “登州……那距离禹州可不近,沈兄怎会来到此处?”敖弘略一思量,问道。